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久的回忆--黑龙江嘉荫县插队知青的岁月

知青岁月是激情燃烧的流金岁月,是无法淡漠的生活往事,更是铭心刻骨的历史烙印……

 
 
 

日志

 
 

沪嘉八年----农场发展期(胡勤龙)  

2009-11-28 13:43: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经过建场初期上海下放干部、知识青年和当地干部、老乡的共同努力,73年开始,农场各项工作进入快速发展时期,农场建设呈现出一派欣欣向荣、蓬勃向上的景象。

农场规模逐步扩大——73年底,农场党委根据农场发展的需要,决定新组建五连、六连两个连队。五连作为工副业连队,以加工木材、生产扁担木料为主,又称基建连。原三连连长杨发春调任五连连长。六连是以四连在西米干河的开荒地为基础组建的一个农业连队,我从三连调任六连党支部书记。75年初,以富饶公社前卫大队在福民河西侧的撂荒地为基础组建了七连。同年,嘉荫县委决定将富饶公社的隆安、新安两个生产队划归沪嘉农场,分别成为八连、九连。76年末,又以一连托管的方式在一岗组建了十连。

农场人口不断增加——随着农场的发展,“沪嘉”的名声也逐步在外面传开。怀着各种不同目的和想法的农民,以投亲靠友的方式,纷纷从关里关外、白山黑水之间来到沪嘉落户,为农场建设和发展增添了新的力量。农场人口从建场初期的400人左右,到75年末已超过了1000人。

职能机构基本健全——在那个政企不分的年代,农场既是经济组织,又是一级基层政权。在嘉荫县属各部门的支持下,陆续建起了供销社、信用社、邮局、公安派出所、学校、卫生院、林业站、粮库、农村经营管理站等各类机构和组织。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这些机构和组织的建立,基本覆盖了农场生产和知青及农民的生活需要。

知青不断成长——经过几年的艰苦生活磨练,广大知青从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城市学生,逐步学会了四季农活,有的还成为各个岗位上的行家里手。无论是开荒种地,还是伐木盖房、烧窑垒炕,到处都活跃着知青的身影。知青不仅已成为农场各项生产的中坚力量,而且在政治上也不断成长进步。据不完全统计,全场约有五、六十位知青入团,有近二十位知青入党。其中不少人走上了连队和农场的领导岗位,有的还担任了县一级的领导。还有不少知青被推荐参军、进入大中专学校学习,日后都在不同的工作岗位上做出了出色的成绩。

农业生产连续丰收——黑龙江由于地广人少,农业生产沿袭了几百年的广种薄收的粗放型生产方式。农场尽管已基本实现了机械化生产,但还是要靠老天脸色吃饭。在那个“以粮为纲”,以解决全国人民吃饭为第一要务的年代,农场主要以种植小麦为主,每垧地产量一般在三千多斤,超过四千斤已属于高产了。74、75年天公作美,连续两年风调雨顺,农业生产喜获丰收。交完了公粮,留足了口粮、种子,还有余粮,各连的日工分值都在一元以上,最多一个连队好像达到了1.7元,全场上下喜气洋洋。

上海干部离开农场——随着文革后期逐步落实干部政策,从73年末起,上海下放干部相继离开农场返回上海,或调往安徽铜陵、南京大屯煤矿工作,还有一些调往黑龙江其他地方担任慰问团工作。二连上海带队干部张雪成、蔡文成、毛贤钊等几位同志,以上海赴黑龙江上山下乡学习慰问团沪嘉小组的名义,继续留在沪嘉农场。张雪成同志为组长。

第一届党代会——75年春,农场党委在沪嘉学校召开了农场第一届党代会。说是党代会,其实也就是一个党员大会。印象中,全场只有28位党员。会议通过了季顺友代表党委所作的工作报告,对农场今后的发展提出了新的设想。会议选举产生了农场新一届党委。经嘉荫县委批复,季顺友任党委书记兼革委会主任,刘宝善任党委副书记兼革委会副主任,王本任党委副书记,刘德福、胡勤龙、奚红梅任党委委员、革委会副主任,沪嘉派出所所长“大迟”任党委委员。

扎根运动——75年初夏,在上海干部的推动下,农场兴起了一股扎根农场、扎根农村干革命的热潮。二连知青发出了扎根农村的倡议书,不少知青纷纷响应并在倡议书上签名。农场党委趁势在二连召开了现场会议,要求广大知青、知青干部,安下心来,扎根农场、建设边疆、保卫边疆。

农业学大寨——大寨是文革期间我国农业战线上的一面旗帜。农场党委曾经组织连队干部到山河农场参观学习,部分连队干部还远赴大寨学习取经。学大寨按理应该因地制宜、实事求是,但在那个政治高于一切的年代,许多做法明知无用还得干。比如冬季大搞农田水利建设,在容易积水的地块开挖排水沟。天寒地冻,劳动的强度和难度可想而知。沟虽然挖好了,但第二年春天一开冻又都坍塌了。又比如,农场地处高纬度的山区,无霜期较短,有时秋霜来得早,往往会影响黄豆的产量。记得有一年秋天,天气预报有比较严重的霜冻,场部组织三、四连干部老乡在大豆地里堆起一堆一堆的麦秸,到晚上一一点着,试图依靠麦秸燃烧产生的浓烟来驱散霜气,其实根本没有效果。在学大寨“人定胜天”精神的同时,还要学大寨勇于同资本主义倾向做斗争。当时各连都把老乡个人上山采木耳作为资本主义的尾巴来割,农闲时呆在家里可以,私自上山搞副业不行。其逻辑就是要穷大家一起穷,谁要冒富不行。九连连长老高是个比较有经济头脑的人,他不安心在家搞农业生产,总想着到外面搞副业,曾经组织老乡生产了一批石棉瓦,拿到新青区去卖。因质量问题买卖砸了,还赔了不少钱,因此经常受到场部领导的批评。(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