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久的回忆--黑龙江嘉荫县插队知青的岁月

知青岁月是激情燃烧的流金岁月,是无法淡漠的生活往事,更是铭心刻骨的历史烙印……

 
 
 

日志

 
 

记忆之重(长篇小说选节)四  

2009-01-21 08:3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
第二天的中午,当刘如水看到裸露在夏日刺眼的阳光下的她, 看到了门板上的血迹,刘如水似乎明白他错过了什么,或者说,他是那样的不可饶恕。
时光重叠,记忆的沉渣翻了上来。黑暗中, 二十年前那个午后惨烈的阳光,又一次灼痛了刘如水的眼睛,他情不自禁地闭上了眼睛。
那个夏日炎炎的午后,狗在树荫下伸着舌头,远处的山影笼罩在虚渺的蛰气之中。 人们抓紧中午的空隙休息,等钟声响起,大家又要扛起锄头下地。刘如水躺在炕上,从敞开的窗口看出去,他看见了她。
她跟在那个男人──那个一起插队的带队干部──的后面,懒懒地走着, 走向村子东头的木工房。那个人经常在那儿找知青谈话,谈诸如表现、再教育、入团入党之类的内容。 她一边走一边转动着脑袋,不时地环顾四周,像在寻找着什么。 她的目光在刘如水的窗口停了片刻,刘如水没有读懂其中的内容。刘如水也知道,白天从外面看里面,漆黑一片, 她什么也看不清。
刘如水就这么茫然地看着她走进木工房,他觉得内心涌上一股涩酸的味道, 像隔夜的馊菜。但刘如水很累,累得不能久想,就在炕上打了一个盹……
迷迷糊糊中,刘如水听到她在向他哭诉,她一改往日的娴静和寡言, 用头不停地叩他的肩膀。 她说:都是你……怪你……我会恨你一辈子的……刘如水不明白她为什么对他说这些没头没尾的话。刘如水向她伸出手去,摸到的只是一片虚空。她正在离他而去,刘如水徒劳地跟着她,始终无法缩短两人之间的距离。刘如水着急得要喊出声来……
这时候,刘如水听到了一片混乱的响动,梦被中断了。
村子里突兀地响起锣声,急促而又兴奋。 刘如水从昏昏沉沉的午睡中惊醒,睁开眼睛,以为自己睡过了头。刘如水从炕上坐起来,眺望窗外, 看见村道上有许多人向场院那边涌去,每个人的脸上挂着含糊不清的兴奋。刘如水迷惑地走出宿舍,迈着梦游似的脚步,跟随着那些人,朝锣声的方向走去。许多人和刘如水一样,被锣声召唤着,走向同一个方向。
夏日干净的场院上,人们三五成群地聚集在一起,围成了一个不规则的圆圈。 从现场暧昧和躁动不安的气氛中,刘如水判断一定是发生了不同异常的事情。 透过那些晃动不定的脑袋间的缝隙,刘如水看到在圆圈中央的空地上,立着一块白茬子门板。有一个人指着门板,正在大声讲述着,吐沫飞溅,声嘶力竭, 一副要把摄入眼珠子的景象都掏出来的样子。
那个人指着门板中央部分的点点血迹,大声说:“……他们就是在这块门板上干的……晌午时,我看见他们从那边树林里出来,一边说话一边走向木匠屋子。到了门口,她停住了脚步, 好象要往回走。这时候他一把拉住了她,把她拖进了木匠屋子。我这时才觉得事情不大对头, 悄没声地走到木匠屋子的后窗。这下我看得真切了……”
那个人一边说,一边兴奋地在自己的身上比划着。
"我看见,他把她摁在刚做到的新门板上,她开头还扭动了几下, 后来就像死去了一样……他的手从这里伸下去,一下子就把她的裤子撕开了,这会儿她又开始挣动,像要翻身爬起来……”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男人瞪大眼睛张大嘴巴,姑娘媳妇退到后面低着头, 半大孩子仰着头挤在最前面。几乎全生产队的人都来听这个故事。
“他骑在她的身上压住她,他的嘴在她的脸上一下一下地啃,她的头左右摇摆, 她说她要喊了,他说你不要嚷千万不要喊,他一边说一边脱下自己的裤子, 在她的身上上下耸动……”
刘如水已经挤到了说话的人的边上。他的眼光从血染的门板往下移。这时候, 刘如水看见了她,她衣衫不整地和一个男人蹲在地上,靠在那块白皮门板后面。 门板中央,那朵梅花状的血迹正在一点点变深变黑,一群苍蝇在周围起落盘旋。她两手抱着脑袋, 浑身像树叶似的簌簌抖动……
刘如水的脸一下子白得像块尸布,头脑嗡地炸开……  
挤在人群最前沿的男女,一个个凑近门板,仔细去看那朵暗红色的“梅花”。 处女的血激起了他们内心的疯狂,囚禁在人性深处的笼子里的野兽,来到了光天化日之下。
“干,再说一遍,我们没有听清楚。”
“让他们自己说,娘日的,不说就让他们这样晒着。”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男人们的叫喊声此起彼伏,那些人的脸在灼热的阳光下油亮发光, 犹如一场意外的节日狂欢。女人们站在稍远的后排,交头接耳点点戳戳,嘴里念着“罪过罪过”, 心里恨不得知道再多更多的细节……
场面渐渐地混乱起来,狂热的人不但动口也开始动手。 有人向她衣衫不整的胸部探过头去,她上下错位的钮扣缝隙中露出的白肉若隐若显。一个人率先伸出手去, 隔着薄薄的衣衫在她的胸前抓了一把,第二只手上去了,第三只手……以革命的名义, 在声讨罪恶的同时制造罪恶,阳光下的罪恶……
她双手捂着脸,两臂挟紧胸脯,蜷成了瘦小细长的一团,紧紧地向那个被同样对待的男人靠拢。
看着眼前的景象,年轻的刘如水低下头, 闭上了眼睛,他的心绞紧一样的疼,不知是为她的不幸, 还是为自己的懦弱……阳光下的她紧闭着双眼, 刘如水再也无法看到她的内心。她此时的内心在想些什么?刘如水至今也无法确定。也许她只是害怕到了极点,脑海一片空白。也许……
突然间,混乱停止了,四周一片寂静。刘如水听到了她那一声惊天动地的尖叫。她站起来,发疯似的向外突围。人群散开了一条道。刘如水抬起头来。 所有的人呆呆地立在原地,看着她大叫着向山上的林子里跑去……逃脱了人群以后,她放缓了脚步,但始终没有回头。她沉默着,向山的那一边走去,渐走渐远……
她从村子里消失, 从刘如水的视野中消失,永远地消失了。
这一切只有短短的几十分钟,然而却在刘如水的记忆里成了长长的一生。
刘如水永远也不能原谅自己的沉默,对爱的沉默,对暴力的沉默, 对过去的沉默……他无数次地设想过她出走后的结局。他相信她没有死,为无知而死毫无意义; 刘如水宁愿相信,她现在在一个无人知道的地方,和一个男人相伴,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在以后漫长的岁月里,关于她的去向, 有着种种猜测,有人说她去了南方,在那里嫁了一个农民,也有人说她回了老家上海, 更多的说法是她死了,死在水流湍急的黑龙江里,可是至今没有人看到她的尸体……
于是,她常常在刘如水的梦中不期而至,成为他生活的一部分。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