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久的回忆--黑龙江嘉荫县插队知青的岁月

知青岁月是激情燃烧的流金岁月,是无法淡漠的生活往事,更是铭心刻骨的历史烙印……

 
 
 

日志

 
 

记忆之重(长篇小说节选)一  

2009-01-20 09:2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正在创作中的长篇小说《记忆之重》中的片段。该小说将从六个知青各自不同的视角,回顾当年在嘉荫下乡生活,展示他们如今的境遇。以此纪念我们下乡四十周年(1970-2009),请兄弟姐妹们指正。

一.回顾展放在仓库里
管志文的凌志轿车停在门外的马路上,一连揿了几次喇叭,可是刘如水右手中的钥匙怎么也打不开左手上的锁头。好几个月没有开过这扇铁皮大门,锁孔锈住了。尽管刘如水刚才喝了点酒,眼前有点恍惚,可头脑还是清醒的。刘如水只得从边上的小门跑出去,向管志文要了点他车上的机油,再跑回来滴进锁孔里,又鼓捣了一阵,锁头终于打开了。
凌志轿车驶进大门,管志文从车上下来,站在长满了野草的空地上,双手卡腰,环顾四周,那神情气度就像一个高级干部在巡视。不过,管志文现在的职位放在以前,也可以算是一个地师级干部了,所以他的这副样子不是装出来的,是天长日久在工作中自然形成的。再说他也没有必要,在刘如水这个几十年前的插兄面前显摆。他的目光盯着那个半圆屋顶的大仓库看了一阵,又走近敞着的库门,伸长了脑袋朝里探头张望了片刻。
“不错,我看知青回顾展就放在这里了。”管志文随后说。
两人回到了门口的小房间里。这里就刘如水一个看门的,平日很少有人光顾。小房间里除了两把椅子和一张桌子是干净的,其他的摆设杂乱无章尘土蒙盖。这块场地公司已经决定向社会出让了,一旦公司和哪个开发商谈妥了价钱,这儿成了别人的地盘,立马就会被夷为平地。别说清洁卫生这样的小事没人会来管,就是刘如水每天上班喝上那么几盅,整天一半清醒一半醉,也无人来过问的。
“你就喝这种酒?”管志文在椅子上坐下,拿起桌上的空酒瓶说。
“就这个生活水平,老婆还管着不让喝,只有在自己的零花钱里省下来,解解酒馋而已。”
“还而已呢,听说你有一次回家,走到了隔壁人家的房间里,还质问人家怎么在你家里的……”管志文说着从自已随身提包里拿出两瓶五粮液,放在刘如水面前,“喝劣质白酒伤身体的。喝好一点,喝少一点,对你身体有好处。”
刘如水眼睛盯着那两瓶酒,嘴里说:“你这是干什么,想行贿啊。”
管志文说:“你爱怎么想怎么想,我们还是谈正事吧。”
管志文和刘如水三十年前一起去黑龙江插队,在一铺土炕上睡了三四年,后来他去当工农兵大学生,才就此分手了。当年在一个生产队的插兄现在大多下岗或提前退休了。刘如水也好日子不长,待这个仓库的地皮找到买主,就回家拿下岗工资了。只有管志文的日子过得不错,在一个国营大企业当董事长兼总经理,事业上蒸蒸日上。照理说,两人是两股道上跑的车,碰不到一起的。可是,管志文这个人好象有点怀旧,每年如果没人出面召集,他总会打电话叫上当年一起下乡的人,找个地方聚一聚,回忆一下那个遥远的岁月,然后由他买单大伙吃上一顿。同样的话题翻来覆去的讲,其实没有多少激情了,不过,无所事事的日子,相识了几十年的人在一起说说话,感觉还是不错的。管志文好象不是这样想的,他不只是为了叙旧,还把这件事看成了他事业的一部分。他不但和一个队的插兄聚会,还参与了整个黑河地区的上海知青联谊会的工作。
这一次,知青联谊会筹划的知青回顾展可能也是出自他的主意,不然的话,他也不会这么起劲。
刘如水问他:“你日常的应酬都忙不过来,为什么还要在过去的事情上花费工夫, 你难道真的认为值得这么去做,它真的对你们具有不可缺少的意义?”
管志文的眼中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态,盯着刘如水看,说:“怎么, 你觉得这样做没有意义?”他叹了口气,“连你也这么说, 难怪有人不理解我们……有一种说法概括我们这一代人,我觉得还是比较贴切的,说我们生长发育的时候遇上了三年自然灾害, 需要知识的时候碰上了文化大革命,返城以后成家立业刚刚安定下来,又提倡干部年轻化, 进入中年,上有老下有小需要负担,经济体制调整,又要下岗待业了……什么都错过了, 这一生中我们只有上山下乡这个短暂的辉煌,值得回味和咀嚼,得到的和失去的,精神上需要寻找平衡……作为我来说,现在手里还有一点可以利用的权力,理所当然应该为大家做些事……”
管志文还是那种快人快语的脾气,只是谈吐间多了一点官场动作,如夸张地皱皱眉头, 手指轻轻敲打桌面,用手势控制谈话的节奏。在刘如水看来这样子有点别扭,但在他肯定是习惯成自然了……
在管志文铮铮有词地说着的时候,刘如水眼前却浮现出当年他为了上大学,抢着去为大队支书的母亲出殡,披麻带孝抬棺材时的情景,于是歪斜脑袋笑着问他:“真的像你说的那么纯洁和崇高?就没有一点个人的考虑, 名或者利?”
“你这个人……”管志文白皙的脸上暗暗泛上红色,伸手在刘如水的背上拍了一下,“怎么尽把别人朝歪路上想, 当然从实用的角度出发,大家经常联络联络,可以扯上各方面的关系,办事情可以方便一些。 至于我有什么好处?当一个联谊会的副会长还是义务的,你想当,我就让给你好了。”
那个联谊会的积极分子大都是现在社会上混得有头有面的人物,在旁人看来,这些人不免有利用过去的那层关系,为自己多织一层关系网的嫌疑。当然,这不管刘如水的事。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