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久的回忆--黑龙江嘉荫县插队知青的岁月

知青岁月是激情燃烧的流金岁月,是无法淡漠的生活往事,更是铭心刻骨的历史烙印……

 
 
 

日志

 
 

我的乡邮路(二)应诗明  

2009-11-01 07:2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次出邮
  那是秋高气爽的一天,是我第一次以邮电职工的身份为沪嘉农场送报刊、邮件,心里非常高兴,心想交给沪嘉农场一个好的印象,我穿上当时很时尚的军衣、军裤,戴上军帽,穿上解放鞋,再打上绑腿,照照镜子,很像个红军战士,感觉很酷。于是我左肩斜背着装满报纸、刊物的大书包,右肩前后搭着两只装满信、印刷品、邮包及其它捎带的东西的大挎包,共有六十多斤,从富饶出发了。
  一路上雄纠纠、气昂昂唱着歌往沪嘉走动,当走出十多里地后,汗越出越多,卡在肩上的包带份量也越来越重,前胸后背的两只挎包挤压得我胸闷难受。一路上我不停地左右肩换着背,这样不安了受一些了。这一次我选择走下道到新安,走下道比走上道要少走六、七里地。我背着沉重的邮包走了二十多里地,来到一片大洼子旁。大洼子里都是一个个塌头,塌头下面是稀泥和水,脚要踩在塌头上,一个一个踩着往前走,这是必经之路,没有选择,如果空身走可能还好一些,前后左右的晃,我小心翼翼地往前走,当我走到一个离有六七十公分距离的塌头时,我感觉不妙,因为我脚下踩着的塌头在前后摇摆。我用力一蹬,脚下的塌头因爱力往后坐,我的前脚一脚踩空,卟嗵一声掉下去。好在我有准备赶紧抓着边上的塌头,把邮包放在塌头上,这时我才发现,大洼塘的水位已在我大腿上方。但我的脚还没有踩到底部。下面有多深,我也不知道。我双手撑着塌头爬了起来,也顾不上脏与湿,背上邮包继续走。事后想想也真害怕。如果刚才掉下去,越陷越深,没影了怎么办?这也怪我没有经验,以后再来这里,一定要准备两根树杆,不但能帮你支撑借力,还可以搭桥前行。听说第二年三连黄龙彪开着“东方红75”拖拉机就在这里陷进去,连顶盖都看不见了。后来派了四台拖拉机,由人潜水下去挂上钢丝绳,花了很大劲才把它拉出来。我背包继续走。后面的路虽说较为平坦,但我却越走越累,身上的邮包也越来越重。饿了、累了,我就息一会儿再走。此时身上的汗已经出空,摸摸脸和额头,是一层厚厚的盐沙。
  我用七个半小时终于走完了六十里地。看看自己又脏又累,出发前的光辉形象已经是荡然无存了。当我亲手把报刊杂志、包裹信件及时送到连队,送到干部青年贫下中农手中时,看到他们高兴得跳起来。我记忆最深的是,当我来到三连时,三连的男女青年都拥了上来,争先恐后查找亲人的来信。其中仲雅霏,当她看到自己亲人的来信时,右手拿着信高高举起,跳起来转了个360度,嘴里还高喊“我家里来信啦……”看到那一张张高兴的期盼的脸,我的心里甜滋滋的,虽然衣裤都湿透了,又脏又累,大小腿又酸又胀,但我感到吃点苦也值得。那一晚,我睡很很香,很甜。
  
  扁平足练成硬脚板
  人们都说,扁平足不能走远道。可我就是一双天生的扁平足。脚底一点凹也没有。能否走远道我也不知道。
  刚开始,因为感觉新鲜,什么困难我都不在乎。可是跑了几趟后,我可吃够了扁平足的苦头,除了两条腿又胀又酸之外,我的脚底又红又肿,疼痛难忍,不敢落地。我开始怀疑自己能不能再走?那时真想休息几天,等消肿了,不痛了再走。可是,只要我一出门,遇到所有的人都会问我:什么时间走?帮我买菜籽,帮我办一些事等等……而且很多事情都很急,看到大家急切的期盼心情,尤如一股力量在催着我走。我很无奈,也很犹豫,那天我从一、二连邮件回到场部,刚好沪嘉广播站开始广播,当听到广播员张健用她那标准、温柔的语音念着“我们的小应子”一文时,我非常惊讶。听了后倍感亲切,像一股暖流涌入心头。第二天凡是碰到的人都会亲切地叫我“我们的小应子”。事后我才听说,这篇文章是三连苏利益写的,文章也代表了沪嘉人的心声,也肯定了我的付出,对于我付出的艰辛,给予了亲切的关怀和爱戴。对我充满了希望,我很感谢文章的作者苏利益和广播员张健。她们好像看到了我遇到的难题,给我打了一针兴奋剂,鼓励和鞭策我努力工作。给了我克服困难的勇气和力量。扁平足对我确实是一个很大的障碍,但我下决心,一定要排除障碍,练就一双“铁脚板”,以此回报大家对我的关爱。
  71年春天,在一次前往富饶邮局,途经新安大岗时,不慎脚踩在一块小石子上一拐,脚底扭伤,疼痛难忍,我咬牙坚持,一瘸一拐地走了二十多里路,当来到富饶邮局时脚板又红又肿,因为担心伤了骨头,第二天赶往嘉荫医院拍片检查。结果让我大吃一惊。医生说我脚底骨骨裂,有骨刺。当听说我是跑乡邮工作时,医生再三叮嘱我不能走远道,并在诊断书上写明“今后不能走远道”。真是只有不测风云,人有祸福旦夕。这突如其来的打击,就像一盆冰水,从头浇到脚,心都凉透了。这不是判我脚的“死刑”吗?晚间,我翻来复去睡不着,心想,我的脚明明是扭伤,怎么变成骨裂,还长骨刺呢?要是长骨刺也不会那么快呀?如果我真的不能走远道,我就成残废人了。就不能走下邮了。大家对我的期盼和希望都将成为泡影。我心不甘,我不能就此退切,我要坚持。当晚我下定决心,不管脚发生什么,我都要坚持走下去。要拼一拼搏一搏,如果通过努力实在不能再走了。到那时再来接受这残酷的事实。
  回到富饶邮局的第二天,天是阴沉沉的天,我毫不犹豫包扎好自己的脚,打上绑腿,背上背挟子出发了。不一会儿,天下起了绵绵细雨,路一步一滑,泥泞难走。一路上脚痛得利害了,或走累了。就找棵树靠一靠,息一息再走,滑倒了,爬起来再走,就这样拖着受伤的脚,一瘸一拐地花了十一个半小时走完了六十多里的邮路。
  没想到,问题一个接着一个接踵而来。就从这天开始,天天下雨,连续下了四十多天,回想起这段时间,对我来说真是难熬啊!好像老天爷有意安排,要对我进行磨难和考验,我咬紧牙关,天天顶着雨淋,穿越在树林洼塘。我的邮路上,其中有好几次因雨淋受凉,发高烧党39度以上。但我一天也没有休息,就这样坚持、坚持再坚持。终于奇迹发生了,通过长时间在各种恶劣环境中的磨难、煎熬,我慢慢的适应了。对于一切困难我都无所谓惧了。胆子也越练越大了。晚间一个人穿树林我也不怕,脚也越走越顺。脚底也不肿痛了。虽然每次我都要背很重的邮件走一天的路,只要我放下背包或背夹子,我的两条腿就像解放了一样,走起路来非常轻松。记得有一次,我放下邮包,接着就参加场部机关与学校的一场篮球比赛。45分钟我可以满场跑都不觉得累。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我很自信。我的脚板已经练出来了。
  
  力量的源泉
  有很多关爱我的人问我:你为什么要三天跑一个来回?这样太辛苦了,能不能一个星期跑一趟呢?不能啊!因为富饶邮局的邮件是由嘉荫县邮电局运送的。当时县邮电局没有押运车,全靠黑龙江上航运和公路客车运送。三天一趟。我按邮电局三天一趟的班次来安排我的邮路与其对接,第一天我从沪嘉出发送邮件到富饶邮局、第二天从富饶邮局取回邮件返沪嘉,当天分送场部机关及三、四、五连的邮件,第三天送一、二、六、七连的邮件后返回场部,第四天又从沪嘉出发走下一个来回。原因之二是每次整个沪嘉农场(包括机关、连队、个人)订阅的报纸、杂志的重量约有六七十斤,加上信件、印刷品、邮包和为全农场代办或代购的各类物品。每次最少要背六、七十斤邮包,多的时候有一百六七十斤。如果我不是三天一个往返,要想多休息几天,那么报刊、邮件就会积压下来,两次的重量并在一起,我的体力承受不了,所以只有三天一个往返,才是我体力能够承受的极限。
  黑龙江约有五个多月的时间是通航期,上游客船到嘉荫返回,三天一个班次,上下船同一天晚间在富饶站交叉而行,所以我必需在这一天赶到富饶,从上游通往嘉荫的船是晚上九点多钟到富饶,我们负责将发往嘉荫的邮件送上船,然后再等当晚11、12点钟接由嘉荫通往黑河船上的邮件,接了邮件连夜分理,大约在二点左右结束。但看到这么多报纸都有最新新闻,各类五花八门的杂志,根本无法入睡。可是明天又要赶路,我给自己规定凌晨四点必需睡觉。
  由于长时间这样的运转,睡觉时间少,人也很疲劳。所以我经常会一边赶路一边睡觉。只要稍有平坦的路,那怕只有一米宽,我也会闭上眼睛眯一会,脚会不停地走,走到前边自己醒走。很有意思,我自称为调节睡眠法。当然每次走进树林这危险区时,我是高度清醒的。
  我有好多次生病发高烧。胃口不好,什么也不想吃,但一想到为了三天一个往返不受影响,我一定要吃,一口馒头一口水往肚里咽。一塞就是八两馒头,否则就走不动道了。遇到冬天三九严寒,零下三、四十度,我一路行走,身上出汗,散发出的热量和热气,会使我的棉衣后背整个冻成一块,像穿上“铠甲”一样。有时途中饿了,我就将随身带的已经冻的硬梆梆的馒头,用一根树枝插上,再点燃火,在柴火堆上烤一烤,一块一块掰着吃,没有水就抓把雪对着吃,肚子饿了吃什么都香,由于工作量大,我的胃口也越来越大,而当时我每月的定粮是38斤,根本不够吃。当时正在场部工作的张健、张逸、周国爱等很多青年、干部得知这一消息后,他们把自己节余下来的粮票都给了我。帮我解决了很大的困难。
  当我准备充饥的罐头吃穿时,她们就把自己从上海带来的炒面粉和食品装到我的罐头里。当我每次出班很晚回来,脱下的脏衣服、脏鞋子来不及洗时,她们就悄悄地帮我洗好,晒干。她们默默地为我做这一切。四连的老贫下中农孔凡仁知道我工作辛苦,送来了让老伴用牛油炒的炒面粉,说,吃了它,会更有劲。八连现年八十多岁的贫下中农徐贵德是老保管员,每当我路经八连,他都要拉我到家吃饭,给我炒鸡蛋,做好吃的。多么感人的一幕幕。直到今日我都无法忘怀这些亲朋好友为我所做的一切。在我最困难、最需要的时候,他们时时都在我的身边,支持我帮助我,给了我无穷的力量。如果没有他们,很难想象这份工作我是否坚持下去。我会永远永远记住他们。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