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久的回忆--黑龙江嘉荫县插队知青的岁月

知青岁月是激情燃烧的流金岁月,是无法淡漠的生活往事,更是铭心刻骨的历史烙印……

 
 
 

日志

 
 

我的乡邮路(一)(应诗明)  

2009-11-01 07:3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乡邮路
应诗明

荒村僻壤福民屯
  时光如电,人生如梦。转眼瞬间四十年已过,时间过得真快啊。回想1969年我才十六、七岁,满怀着保卫边疆建设边疆的雄心壮志,于3月9日坐上了人生征途的列车,告别了繁华的上海,经过六天的一路颠簸,来到了祖国的边疆——黑龙江省黑河地区嘉荫县。我同周锡良、孟祥龙、徐正方、虞天安、林小龙、徐振鹏七个上海青年被分配到嘉荫县富饶公社隆安大队福民生产队插队落户。
  福民生产队,地处黑龙江小兴安岭的北坡,是祖国的北大门,与原苏联一江之隔。这里是丘陵地带,四面群山环抱,树林里生长着柞木、桦木等杂树,一片片肥沃的荒草地,开人开发,真是黑龙江畔人烟稀少,土地肥沃尽长茅草。
  福民生产队共有十户人家,六十多个人,有七个妇女,用东北话说“七个老娘们,十三条腿”(其中洪奎明的老婆是一条腿),由于当地水质缺钙,村里的人,个个都不同程度的长有大骨节病,得病严重的人,手拿筷子吃饭都很费劲,其中有百分之十的人,走起路来东倒西歪,一瘸一拐,是拐着胳膊,拧腚儿腿。据老人说:过去这里开拓民有好几百人,就因水质不好,后来又得了一场瘟疫,死了很多人,因此一个个远离他乡,避难走了。原沪嘉农场派出所所长佟富民一家,就是这样离开的。福民生产队是全公社最穷的一个队,离富饶公社有六十多里地,听说公社干部谁也不愿意到福民来下乡,说这里是“兔子不拉尿”的地方,生产队没有卫生所,没有小卖部,也不通邮,凡是遇上生病、买药,及急需用的生活用品都要到六十里外的富饶公社去办理,平时信和报纸都靠来往行人捎带,往往十天半个月看不到报纸,没有广播、不通信息,两耳闭塞,这里无霜期短,大部分时间,下午三、四点钟天就黑了,到了晚间,屋外一片寂静,在黑暗中,从山冈上不时的传来可怕狼群的嚎叫声。这些野兽经常袭击村里,不是咬死了牛仔、马仔,就是拖走了猪羊。这里沃像个原始部落。
  看到这一切,我们七个十六、七岁的孩子傻呆了,对眼前的生活失去了信心,对将来的前途迷失了方向。我们曾一度试想找当地的领导,要求调离此地,但在这种环境里,我们上哪去找?找谁去……无奈之下,我们呆了下来。
  好在通过一段时间与贫下中农的接触,我们发现这里的人很好,他们为人真诚,特别是生产队长徐德生、老贫下中农洪奎生大爷、老孔头(孔凡仁)等人。他们对我们如同亲人,像对自己的孩子一样,关怀倍之,经常问寒问暖,派人做豆腐,送鸡蛋帮我们改善伙食,他们把生产队的希望寄托在我们身上,时间一长,我们也安心了下来,与贫下中农天天相处,倒也其乐融融。
  很快一年即将过去,通过贫下中农遥再教育,在他们不厌其烦的言传身教下,我们都学会了种菜、铲地、割黄豆、割小麦等一切农活,也学会了上山伐木、打柈子。冬天我还跟着老乡上山学下套套兔子,学上麦垛放挟子、挟野鸡、乌鸡,还时常有收获,以此来改善我们的生活。我们已经成为生产队的主力军。
  忘得下乡第二年初,当我们听说嘉荫县季和上海政府联合在福民地块创办“沪嘉五七农场“,并有大批上海知青和上海干部要来这里的消息时,我们高兴得跳了起来。我们有出头的日子了。我们希望这一天早日到来。
  
  踏上乡邮之路
  70年4月24日,上海干部带领着上海知青数百人来到了沪嘉农场。嘉荫县政府也派来了强有力的当地干部,并从各个公社抽调了一批精明能干,又有丰富经验的贫下中农骨干,派来了农业技术员、拖拉机手,福民生产队被划归为沪嘉四连,沪嘉农场已经有五、六百人了。当十来台“东方红75“拖拉机浩浩荡荡地开进沪嘉农场时,一个沉寂多年的偏僻山区,顿时沸腾起来了。
  俗话说,部队要打仗,粮草必先行。昨天这里还是人烟稀少、什么也没有的小山村,今天突然来了这么多人。吃住行,交通运输、邮电通讯,医疗卫生、供销社等等,这一切都成了急待解决的问题。
  同年七月,原嘉荫县邮电局局长梁好志,随同嘉荫干部来沪嘉下乡。我们在一起劳动相识。当他看到我劳动量大,每月定粮不够吃时,他把自己30斤粮票给了我,我很感动。有一天,他找我谈话说:现经农场领导推荐,我也指名要你,上调你为邮电职工,到富饶邮电局上班,主要负责沪嘉农场的邮电业务。当务之急是邮件运送,工资每月36元。问我是否愿意。当我听到这一消息,真是惊喜万分,我怎么能不愿意呢。在那个年代工人阶级是最光荣的。这是每个知青都期盼的事,现说当一名邮电职工,不但能及时看到党报党刊,还能及时收阅亲人的来信,这多好啊。我毫不犹豫地回答:我愿意。
  就这样,我步入了邮电事业,开始了我的乡邮之路。
  从沪嘉到富饶邮局有六十多里地,途经隆安生产队和新安生产队。我的工作主要是负责沪嘉农场连带隆安、新安的邮电业务。
  邮路,从沪嘉出发,先要穿过18里树林,跨过一条小河就到隆安生产队,从隆安到新安要走过南北两个平岗,中间有一条三、四米宽的草甸子,两队相距8里地。从新安有两条路都可到达河沿上公路,一条是走下道约20里地。这条道有多处是草甸子、大洼塘,是必经之路。大洼塘里都是一个一个塌头,行人要踩在塌头上跳跃行走,如一不小心掉下去,下面都是水和稀泥,深不可测。另一条道是走山路,要穿越约26里的树林,途中要翻过硬个约45度很长很长的大岗。上下道都在“河沿”上公路,然后再走12里公路才能到达富饶邮电局。全程六十多里。
  这条邮路原本很少有人走,原因有三个:一、当时没有成千的路,道路难走,要穿越树林,过草甸子,大洼子,要爬大岗;二、地处边境,当时苏联特务活动频繁,这条道又是特务深入内地的必经之路。记得70年秋、冬的夜晚,我在树林里曾两次遇见信号弹,其中一次离我很近,当我翻过隆安大岗走不多远,在左侧的树林里离我约十米左右,突然升起一道白光(信号弹)。我赶紧趴下,抽下包裹密切注视信号弹方向,心想遇到特务了。我紧张得手紧紧地握着防身用的杀猪刀,准备战斗。四周一片宁静,大约过了七八分钟没有动静。我猜想是颗定时信号弹,但心里总有点慌,赶紧起身,背上邮包继续赶路。三是野兽多,在这条道上特别是树林里,经常有熊瞎子,狼、野猪、狍子等野兽出没,给行人带来极大的生命威胁,我在几年的乡邮路中曾多次遇到野兽,并机智勇敢地与熊瞎子与狼周旋,都一次次化险为易。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