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久的回忆--黑龙江嘉荫县插队知青的岁月

知青岁月是激情燃烧的流金岁月,是无法淡漠的生活往事,更是铭心刻骨的历史烙印……

 
 
 

日志

 
 

我的乡邮路(三)(应诗明)  

2009-11-01 07:2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口哨声吓跑了熊瞎子
  我的这条邮路,每次都要穿过几十里的树林,在树林里经常有熊瞎子,狼、野猪等野兽来回穿梭,行人很不安全。当四连贫下中农洪奎生、洪大爷听说小应子一个人要经常的走大人都不敢走的山道时,真为我捏了一把汗,。一天他把我叫去,给了我一把一尺多长杀猪用的刀,语重心长地说:“应子,带把刀在身边,防防身”。以后这把刀陪我走了很长一段时间,他给了我壮胆的武器。我又在供销社买了一只口哨,每当我走进树林,心虚时拿出来吹吹,壮壮胆。
  刚开始,我一个人走进树林。我的心里非常紧张,也非常害怕。树林里一片静悄悄。稍有一点风吹草动,或有松鼠串来串去的声响,我都会紧张得汗毛竖起,心跳加快,走路脚也发虚,心慌得很。我买了口哨之后,一进树林我就吹,或者高叫几声“嗳,我来了。”我还经常一边走路一边唱歌,目的是想通过我发出这些声音作为信号,告诉野兽离我远点。可是过了不久,我又觉得不妥,因为我随身经常要带好多钱带好多粮票,谁也不知谁也不晓。心想我这一吹一叫一唱,万一遇有特务或劫匪,我这不自找不测吗?于是,我还是悄悄地走,只是更加加倍小心。
  有一年,七月的一天,我背着沉重的背夹子,走隆安生你队往沪嘉行进,树林里一片宁静,道路两旁的杂草,长有一米多高,时有风吹树叶的沙沙声,走着走着,我发现泥土道上有多处看似刚走过留下的熊瞎子脚印。脚印的方向与我同向。我高度地警惕起来。手里握着刀,眼睛密切注视着前方左右,小心地往前走。不敢发出一点声音,当走到离出树林还有三四里路时,我发现熊的脚印走进了右边的树林里,我这才松了口气。于是我加快脚步往前赶路。一口气跑出树林。此时已是下午四点多钟。远远望去能看清楚沪嘉场部的房子,心里一阵宽慰。这时我才感觉到六七十斤重的背夹子,两根背带卡得我很累,想把背带往肩的两边移,因为背夹很重,我用力往上一送一落,发出“喹”一声,突然右边传来呼啦一声,我转身一看,不好,离我六米开外的草丛里,一只五六百斤重的熊瞎子正盯着我,也许是我刚才发出的声音,把趴在草丛里睡觉的熊瞎子惊醒了,说时迟那时快,我快带卸下背夹子,往地上一放,又是“叭”的一声,就是这一声我清楚地看到熊瞎子往后缩了一缩。我把背夹子放在身前,背夹子有一米多长,上部是倒树叉尖尖的。我把它当作盾牌,以防它扑过来。同时我又掏出口哨,使劲地吹了起来。没想到熊瞎子被这突如其来的哨子声吓得转身就跑。出五、六十米远,似乎看它又站住了。我赶紧背起背夹子往回赶,我是一边跑一边回头看,心想“您老人家可别追过来”。事后想起来倒有点害怕。看熊瞎子在树棵和草丛里穿跑的速度非常快,是人所不能及的。自己也警觉地告诫自己,今后如与熊正面相遇,无法躲避的话,一定要冷静,机智勇敢。如果你怕,想跑,熊瞎子想要追你是小菜一碟。
  
  与狼共舞
  记得七一年初秋的一天,那是个阴沉沉的天。当我背起沪嘉的邮件离开富饶邮局时,已经是下午2点了。一路上不时的飘来一阵阵小雨,倒也凉快。路虽然有些泥泞,但还可以,不影响我的行走速度。当我穿过新安,跨过隆安小河时已经是晚上六七点钟。这时天空乌云密布,一片漆黑。我在隆安找了根二米左右的木棍,凭着夜间赶路和经验,摸着黑在树林里行走。一路上,我耳听八方,密切关注着四周的风吹草动,一步一步稳健地朝前走。当走到离隆安大岗还有二三里地时,突然发现前方的路中,离我约三十米处,隐隐约约,有六只绿色的亮点正对着我,一动不动。根据经验,我知道我遇到狼了,我停住脚步,心想怎么办?现在离沪嘉农场还有十多里地,前面是三只狼挡路,我已经没有退路,只有硬闯。先闯过隆安大岗再说。我知道打狼要打它腿,把腿打断了,它就完了。狼也最怕你打腿,于是我紧了紧行装,拿着木棍不停地敲打地面朝着三对亮点冲过去。在离地一尺离的距离左右横扫。三只狼看我来势很猛,又有木棍横扫,也怕,不敢轻意地扑上来 ,来回地躲我的棍子。我也借机往前多走几步,它们一会儿穿 到左边,一会儿穿到右边,一会儿又到我后边,嘴里还发出“唬,唬”的恐吓声,我左顾右防,前进后打,注视着绿眼狼与我的距离,我拿着木棍,边打边跑,三只狼始终不敢靠近找,后来一直跟在我的身后。我的背后我不太担心,因为我背着一米多高六十公分宽的背夹子在后面挡着。当我翻过隆安大岗时,三只狼没有上来,不见了。此时,我静下心来,才注意到前方有拖拉机的声音,抬头着树梢上还时有拖拉机灯光扫过。我这才恍然大悟,是拖拉机帮我解了狼围之困,此时我一身轻松,只盼赶快走出树林。拖拉机离我越来越近,是一辆胶轮拖拉机,在离我还有三十米左右时,车上有人喊“你是小应子吗?”我一听是农场领导吴德勤的声音,赶紧回答:“是我,吴师傅,您上哪去啊?”说话间,胶轮拖拉机已经停在我身旁。“我是来接你的,天要下雨了,快上车。大家都等着你呢。”吴师傅边说边调头,我坐上拖拉机,看着吴师傅那关切的眼神、听着那朴素的语言,像一股暖流涌上心头。这是领导的关怀是朋友深厚的情意,,是鼓励我努力工作,战胜困难的强大动力,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至于刚才发生与狼共舞的情景,早已烟消云散。
  
  最幸福的人
  八零年九月因工作需要,我被抽调到嘉荫县邮电局工作。在过去的十来年的乡邮工作中,我不但受到了各级政府及邮电部门领导的关怀和帮助,更是领受了所有上海青年上海干部的深厚情意,享受到贫下中农父子般的关爱,和所有人对我的爱戴。我是一个知恩图报、懂得感恩的人。他们给了我无穷的力量,使我一次又次地克服困难,以超强的毅力,挑战人生的极限,也为我今后的人生铺垫了坚实的基础。我没有辜负大家对我的期望。完成了大家交给我的任务。党和人民给了我很高很高的荣誉,被评为:全国第一批“新长征突击手”“工业学大庆五十个铁人式标兵”之一,全国邮电系统的模范标兵、黑龙江省劳动模范标兵,雷锋式的乡邮员,边疆鸿燕,优秀共产党员等光荣称号。这些荣誉不应都归属于我,而更多地应归属于关爱和帮助过我的所有朋友。邮电职工王丽玲 曾这样对我说:我们几个从兵团抽调上来的青年有天津、上海、哈尔滨、齐齐哈尔、杭州,我们在一起议论在我们接触过的所有知识青年中,谁最幸福?大家异口同声说:“小应子最幸福”。是啊,在那难忘的岁月里,每当我拖着沉重的双脚来到邮电局时。这些从兵团抽调来的各地青年,不分男女都会蜂涌而上,这个帮我卸包,那个让我坐下,帮我脱鞋,送来洗脸,洗脚水,用热水让我泡一泡,说能解乏,还为我送来热腾腾的饭菜,笑盈盈地围坐在一起看我吃饭。他们无怨无悔地为我做了一切。而我却没有能为他们做点什么。如今几十年过去了,他们个个早已返城,彼此没有音讯,不知他们生活得怎样?身体好吗?很相信他们。
  每当我想起这些曾经共事的同事、朋友,想到沪嘉人对我的爱戴、我都会无比感慨。我想我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评论这张
 
阅读(19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