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久的回忆--黑龙江嘉荫县插队知青的岁月

知青岁月是激情燃烧的流金岁月,是无法淡漠的生活往事,更是铭心刻骨的历史烙印……

 
 
 

日志

 
 

轰轰烈烈(陶华明)  

2009-10-16 12:2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沪嘉农场往事的追忆
                                            陶华明
  
    2010年是黑龙江省嘉荫县沪嘉农场上海知青下乡40周年。因为我在沪嘉农场公安边防派出所工作近4年,对沪嘉农场和上海知青的情况有所了解,上海知青朋友要我写一篇文章,记述当年的人和事。我当年是一名普通的民警,只能从平凡人的角度回忆起一些平常的琐事,以兑现我的承诺并表达当年艰苦岁月的怀念。
  1975年夏,我被分配到沪嘉公安边防派出所当民警。当时沪嘉农场的交通极不方便,与外界仅两条土路相连,一条通往乌伊岭林业局,相距一百多公里,另一条通向相距三十多公里的嘉荫县富饶公社。这两条路的状况都很差,有的地方还是没有固定路的道影子,两个方向都没有直达的公共汽车。在嘉荫县公安局接到调令后我们为赴任的行程着时伤了一番脑筋。如果奔乌伊岭方向,行程200多公里,如果赶不上公共汽车就得在乌伊岭林业局住一宿,下车后还要步行10公里,如果奔富饶公社方向走,下车后还要步行30公里山路。经与同事祖彦全反复商量决定经乌伊岭奔沪嘉农场。经过两天辗转,在卫东林场下车后背上行李踏上了通往沪嘉农场的土路。7月的中午,北方气温也高达30多度,高温下的密林中热浪滚滚让人透不过气来,我们走了十几分种就汗流浃背,气喘吁吁了,望着蜿蜒的山路,四周都是茂密树林,绝无人声狗吠,无奈之中只能默默赶路。也不知道走了多长时间,突然前面传来马达的轰鸣声,把我们从沉闷中惊醒,抬头望去,前方的尘诶中一台胶轮拖拉机向我们驶来,我们终于听到树叶鸟鸣以外的声音,多少有些兴奋。更让我们兴奋的是这辆车竟然在我们身边停了下来。原来我们的同事叶国强[他是上海知青农场三连连长,我们同期民警],和三连上海知青王丁贵,一位身材挺拔,眉清目秀的小伙子来迎接我们,我和祖彦全高兴的跳了起来,愉悦的心情无法用语言表达。互相介绍寒暄后,王丁贵掏出当时非常珍贵的上海产的大前门牌香烟,我们坐上车,吸着烟,浑身轻松,劳累全无,舒畅之情,难以言表。伴着机械的轰鸣声,拖拉机愉快地驶向我们的目的的 --- 沪嘉农场场部。这件事虽小,但沪嘉农场的交通状况和上海知青的热情却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到了场部稍事休息,我便急匆匆来到街上看看我将要工作生活的环境。说是街道,其实就是两条东西和向南的土路相连。土路向东直通坐落在黑龙江畔的富饶公社,向南通往密林深处的乌伊岭林业局。街面两侧是几十幢低矮的泥草房。唯一的砖瓦房是邮电局70多平方米的办公室。场部设在街中心一幢100多平方米的土房中,我们的工作单位 ---- 沪嘉派出所就在场部两侧每间10多平方米的办公室内。场部东约100米是全场唯一的商品交流中心供销社,北侧是三连,东侧是五连和学校。西南方是四连,中间是场部家属区。街道全是俗称的‘灰水泥路’,晴天都是灰,雨天都是泥。放眼望去,四周静悄悄的,很少看见行人,也许是农忙季节,青壮劳力都下田干活去了。在分配工作前就听说沪嘉农场是全县条件最艰苦的乡镇,当时我就忧心忡忡,没想下车伊始便被验证,更增加了烦闷的心情,但这仅仅是艰苦生活的开始。我们的所长迟日太,长得虎背熊腰,高大威猛,是办事认真,原则性很强的人,对我们几名新民警要求很严格,在第一次全所工作会议上就规定了‘511’工作制,即每周下户籍辖区工作5天,集中学习1天,休息1天。主要任务是宣传‘四反’ 斗争内容、搜集敌情社情动态、控制重点人口、熟悉常住人口。迟所长把每名老民警和一名新民警为一组。因为老民警少,叶国强是原三连长,情况熟,又有经验,我俩便被分为一组,负责六连、八连、九连的工作。这三个连队是全场最远的地方,距离派出所有十多公里路程。不仅远,路特别难走,尤其是六连,根本没有路,只有链轨拖拉机反复行走后形成的道影子,夏天路上尽是塔头、野草、稀泥。冬天则是厚厚的白雪。派出所的办公条件很差,没有交通工具,只能靠步行,往返需要6、7个小时。那时民警到辖区要求‘三同’,即同吃、同住、同劳动。夏天我们和上海知青一起收割、晾晒小麦,冬天刨粪、 打林带;住知青宿舍,吃知青食堂或农户家的派饭。当时的生活条件很苦,吃的基本是菜汤、馒头、咸菜。记得一年春天,六连的磨面机坏了无法修复,知青和农民吃的是去掉皮的小麦煮的饭,这东西营养不错,就是涨肚。在连队工作时,有时遇见叶国强的知青朋友,在他们有条件时还会把我们请到宿舍开小灶。这时候能 吃到上海风味的小吃,我记得有炒年糕、风干肠、猪油等等,那是我最惬意的时候。没有知青食堂的连队就只能到老乡家吃住,条件就差多了。那个年代的农村吃的是大锅饭,集体劳动,集中分配,经济效益很差,年终分红时一个劳动日才能到几分钱、几角钱,好年景能分1、2元钱。遇到收成不好年头还要欠连队的钱。所以农民的生活水平很低,吃的是粗糙简单的食物,吃饱肚子就满足了,穿的住的就更差了,多数人家几乎是家徒四壁。卫生条件更糟糕,别的不用细说,如果在谁家住一宿保证被各种寄生虫咬得浑身是包。虽然要求三同,我们也不愿意住老乡家,去有知青食堂宿舍的连队自然多些。当地还有一个特点,就是水质软,人饮用后容易长大骨节病,还使人困倦不堪。我刚去时整天想睡觉,白天睡得头昏脑涨,晚间还能睡的一塌糊涂,成天没有精神,当地福民屯的老户确实有长大骨节的孩子。沪嘉农场的交通一直是制约经济发展和生活水平提高的瓶颈,要到沪嘉以外的地方只能乘坐拖拉机或徒步行走,真是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到了地方无法见人。这段土路也真希奇,有的地段看上去挺平整,可人走上去直颤动,原来下面都是很深的稀泥。记得76年夏天麦收时,我和叶国强去九连,走到八、九连之间看见一台链轨拖拉机陷住了,驾驶员使出浑身解数也无法挣脱,无奈只好回场部请求救援。场部派来两台链轨拖拉机,这时被陷的拖拉机已经下沉1米多深,无法挂钢丝绳,上海知青只好潜到稀泥中挂钢丝绳,出来时浑身都是稀泥,就是泥人。两台链轨车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没把被陷的拖拉机拽出泥潭,而且越陷越深,最后只能看见拖拉机顶棚的一角了。场部又增加了力量才把这台车拉出来。平时链轨拖拉机被陷也是经常发生的事情。可见当时沪嘉农场的交通条件是多么艰苦。除交通不便之外,生活水平也很低,除前面说的去连队的情况外,平时在场部食堂吃饭也是这样,比知青食堂好不了多少,以青菜和咸菜为主,很少有肉吃,只有谁家杀猪了才能买到肉,而农户杀猪大多在冬季,平时是很少杀猪的。派出所几个民警曾经自己开伙,但也没有食物好做,最后也不了了之。大家总有饥肠辘辘的感觉,特别想吃肉。机会终于来了。记得是77年冬天的一个上午,漫天飘着雪花,我们几个民警在办公室闲来无事,突然窗外有人喊,狍子!狍子! 放眼望去,一只狍子跑进了车库院子里东窜西跳,我急忙取出步枪,把枪架在杖子上,随着一声清脆的枪声,一条鲜活的生命被扼杀了,我们欢呼着把狍子拖进屋,剥皮去骨,连炒带炖,大饱口福。当时还没有保护野生动物的概念,就是觉得吃的香,过瘾解馋。还有一次,记得是深秋季节,八连的百姓到派出所报告,一只大黑瞎子把老牛祸害死两条,大人小孩都很害怕。迟所长领着民警高敬华带着步枪和猎枪出发了,直到第二天晚间才回来,带回一些熊的内脏,我们欢天喜地,生火做饭,喝酒吃肉。茶饭之后听迟所长讲猎熊的经过;他们上山后先查看了黑 熊出没地现场,选好地点他俩便埋伏起来,冻了大半宿也没听到熊的动静,天刚一放亮,听到前方传来哗哗的树叶声,他们判断黑瞎子可能来了,就憋住呼吸仔细观察,过了很长时间才朦胧看到前方100米的树叶里有黑熊的大半个脑袋,迟所长举起半自动步枪射击,一声枪响,黑熊嚎叫着跑进山林,他俩迅速追去。从血迹上判断黑熊受伤了,而且伤的不轻,他俩商量后认为不能马上追,从经验上判断,黑熊跑上一段认为没有危险了就会趴下休息,血就会慢慢流光。如果我们去追,黑熊听到响声就会拼命的跑,可能几十里之外才能躺下,那时我们又费时又费力。他俩便在原地休息,等了几小时后他们才顺着血迹搜寻,在几里外找到死去的黑熊。那时沪嘉农场的各种野生动物很多,最多的是山鸡和狍子,清晨在割过的大豆地里经常看到黑压压的一片野鸡,开着汽车进入鸡群,在距离2、3米的地方开枪,一枪一个,其他野鸡还不飞,有时一次能打几十只,真是过瘾,我跟开交通车的李凯生师傅就这样打过。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对上海知青增加了熟悉和了解。因为工作的原因,我和上海知青接触最多的是我的同事叶国强,我们在公安系统一起工作20多个春秋,彼此留下深刻的印象。他中等个,身体很健壮,好学上进,不甘人后,能言善辨,白胖的脸庞上架着一副眼镜,虽然才年长我两岁,但显得成熟老练。我们在漫长、坎坷、寂静的下乡途中不断地谈论身边的事情,在我的记忆中谈论的内容挺广泛,如国家的形势、对工作任务的理解、农场的新闻轶事、各自的经历等等,几乎无事不说无话不谈,往往因为对某一问题的看法不同而产生争论,有时或甚至争论的面红耳赤。他的经验阅历比我深而且特别善于辩论,所以我们的争论都很激烈,好在他的普通话不很流畅,使得我们的辩论得以继续下去。在不停的争论中我了解很多事情,明确了一些观点,澄清了部分误解,更新了思想观念。我俩都是直爽的人,争论不仅没有影响感情而且促使感情不断加深。1978年,他调到县公安局刑警队当侦察员,第二年我也到刑警队,我们又在一起共事。我们在老同志带领下一同学习现场勘察、刑事照相、 步法追踪、蹲坑守候、讯问取证等工作手段,逐步熟悉适应了刑侦工作,同战友一起凭借简陋的设备和朴素的情感参与各种案件的侦破工作。后来我被调到预审科当预审员,他一直从事刑侦工作。依仗自己的聪明才智和吃苦耐劳的精神他成为一名优秀的侦查员,又逐步晋升为刑警队长、刑侦副局长,侦破了许多疑难案件,成为小有名气的人物,后来因病退休回到上海。还有一位印象颇深的上海知青是王克勤,他是三连的拖拉机手,瘦高个,一脸浓密的大胡子,性格直爽,待人诚恳,心地善良,写一手好字。当年在沪嘉时我们接触密切,他常到我们单位来玩,有时还吃住在一起。记得他很能吃苦,特别肯干,穿一身工作服早起晚归,从不喊累,还特别干净,活再累也要洗澡擦身,经常洗衣服被褥,标准是洗衣水干净为止。他从不隐瞒观点,认为你有缺点当面给你指出,我很佩服他的直爽和坦诚,成为很好的朋友,现在仍然保持联系,我到上海时受到他和上海朋友的热情接待。还有许多朋友在我的记忆中印刻着深刻的烙印,每当回忆起沪嘉的往事,全国劳模应诗明、县领导戴国群、连队领导周国爱、奚红美、葛乃杰、胡勤龙、仇扣娣,还有王克勤、王丁贵、黄龙彪、张艺兵等人的形象经常浮现在我的眼前。他们有的脚踏实地默默无闻甘愿奉献不图名利却名誉全国;有的沉稳老练精明豁达,表现出很强的组织领导才能成为知青的核心;有的朝气蓬勃飒爽英姿以苦为乐以场为家堪称知青灵魂;有的聪明睿智刻苦钻研不畏艰险迎难而上实为生产骨干;还有的料事周到细心如丝与人为善乐以助人不图回报是有口皆碑的好人,这些都是知青群体中的优秀者。总体上我认为上海青年都有较高的文化和良好的素养,谦虚好学、为人诚实、乐于助人、不怕吃苦、适应能力强、自律意识强、具有团队精神。正是有这些优秀品质作支撑,他们才能在极端困苦的环境中接受贫下中农再教并影响教育着贫下中农。他们给偏僻落后的小山村带去了新的思想观念、文化技术。他们把自己的青春年华和一腔热血注入这块贫在瘠的土地使它富有生机充满活力。由于他们的到来,脸朝黄土背朝天、日出而作日出而息的农民听到了许多大都市的传闻轶事,看到了从未见到的新型农机具,穿上流行艳丽的衣服,有条件的还能去大上海观光游玩。同时知青们也品尝到生活的艰辛、增长了才干、锻炼了品格、积累了经验。这些影响是深远的,40年后人们对这段历史还津津乐道。也是因为有了这段历史,我对反映知青生活的,例如《年轮》、《血色浪漫》、《北风哪个吹》等电视剧情有独钟,百看不厌,似乎能从中找到当年知青的影子。
  轰轰烈烈、波澜壮阔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转眼间已经过去近四十年了,当年生龙活虎朝气勃勃的小青年已经步入中老年,当回首这段往事的时候真是令人感慨万千唏嘘不已。我们不去评论它的历史背景和政治意义,仅从个人角度回忆这段历史,它给我们留下的是难得的,深刻的印象。我也是下乡青年,在本地插队,可是与上海青年有很大差别。我们在本地土生土长,除了从学生变为知青外没有别的变化,而他们远离父母、家乡和熟悉的生活环境,来到万里之外冰天雪地的偏僻农村,工作生活条件相当恶劣,人文环境千差万别,在这种状况下,上海知青能顽强的生活,努力的生产,创造了财富,怎能不令人敬佩?记得当时嘉荫县生产的粮食不能自给自足,要靠国家返销,沪嘉农场成立后本县粮食能自给了,这在当时是很了不起的事情,其中渗透着上海知青的汗水,体现着他们的价值。现在我们的孩子都与当年上海知青的年龄相仿,换位思考后更觉得上海青年的壮举感人至深。让我更感慨地是他们对第二故乡的眷恋,回到上海稳定工作和生活后,他们便从遥远的上海返回偏僻的沪嘉农场,抚摸这块贫瘠的土地和熟悉的山林,探望年迈的乡亲和久违的朋友,还资助生活困难的老乡。这不是个别人的冲动或有组织的活动,而是自发的群体性的持之以恒的行为,让人感受到上海知青感恩之心,而这正是人的最朴素最优秀的品质。让我敬佩的是他们当中的很多人在广阔天地大有作为后,在返回上海的二次创业中又创造了辉煌,成为政界、商界、科研领域的骨干力量。我为有曾经同他们在一起工作的经历感到骄傲,我为有这些上海朋友而自豪!
                         

                            陶华民
                     2009年10月于黑龙江省伊春市
                     

 

  评论这张
 
阅读(10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