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久的回忆--黑龙江嘉荫县插队知青的岁月

知青岁月是激情燃烧的流金岁月,是无法淡漠的生活往事,更是铭心刻骨的历史烙印……

 
 
 

日志

 
 

夜哨(谭建新)  

2009-10-13 14:0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夜哨(谭建新)
    我们刚刚到沪嘉农场那阵子,中苏关系相当紧張,苏联经常派遣特务过江来搜集情报。在离场部不远的地方就曾抓住过一个因啃生苞米而引起怀疑的特务。此事绷紧了领导们敌情观念的神经随即要求所有连队派出基干民兵在夜晚值班放哨,严防敌特破坏,不让他们在我们眼皮底下溜走。知青们都是基干民兵,义不容辞,责无旁贷,我们放起了夜哨。
    夜哨,每班二人,半夜十二点换岗。记得我和锡庭是一个班的,那天接的是德龙他们的班,值下半夜。我们有枪,是真家伙,枪剌闪亮,就是没有子弹,说是怕走火误伤自已人。所以,也就是说要真有特务来袭最多也只能拼拼刺刀了,而且我们也从来没有练过。不过当时这可是一本正经地当作一项重要的政治任务来对待的。于是我们也就一本正经地背着枪,一本正经地上了岗。
    哨位在离连队三里之遥的永安屯,一间小小的破草房,不知是谁在地上铺了些秆秸,以便轮流休憩。小草房没有门,站在门口就能看清月色中的永安屯,叫它屯,只是说它曾经是屯,因为水质和瘟疫的双重侵袭,这里的原住民早就把它放弃了。知青来了后,重垦了土地,种上了庄稼盖起了窑场,这里又重现了生机。现在它在一轮明月的映照下安然静遾,只有秋虫在鳴唱,偶尔有不知名的夜鸟扑腾着翅膀发出梦境般的叫声。暖流河泛着月光静静地流向远方,田野逐渐升腾起轻纱般的薄雾,雾气弥漫,远山渐渐朦胧,我的思绪彷佛也溶入其中,恍恍惚惚……
    我被推醒了,只听锡庭附在我的耳朵说“有脚步声”,果然没错是有东西在走动。立马睡意全消,握枪的手不自主地抖了抖,捎捎地倚在暗影里朝门外看去,什么也没有,再听声音也消失了。我们商量了一下,决定主动出击,出门分二路,贴着房子墙壁朝房后合围。可谓小心翼翼,或说是战战兢兢走一步看一看,再走一步,可是直到两人会合也没有发现一丁半点情况。奇了怪了,明明听到脚步声怎么会无影无踪呢,难道两人都听错了?不得其解。
    经历了这么一下子,谁还能睡得着,好在黑龙江的天亮的早,过不了一会儿东方己有一絲曙光,渐渐地一片朝霞染红了天际。新的一天到来了,昨夜己成为过去,夜哨深存于记忆。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