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久的回忆--黑龙江嘉荫县插队知青的岁月

知青岁月是激情燃烧的流金岁月,是无法淡漠的生活往事,更是铭心刻骨的历史烙印……

 
 
 

日志

 
 

夜的记忆(谭建新)  

2009-10-12 16:1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夜的记忆(谭建新)
    我在当知青的三千多个日日夜夜里,有几个特别的夜晚象一张张照片定挌在我的记忆中,为记念“上山下乡四十周年”我把这几张泛黄的老照片,用文字阐述出来,套用时兴的网络语言“咱哥们也来晒一把!”
一夜遇
    1973年冬天的某个夜晚,我和拖拉手(记不住是谁了)上山去拉木头,可是刚刚开到山上拖拉机就“趴窝”了!拖拉机手说他自己先修修看,让我回连队报信,让再派台拖拉机来把它拖回去,我扛着一把斧子就就走了。
    从伐木场到连队有十来里路,我快步走着,森林里静得只听见棉胶鞋踩在雪地上的“咕、咕”声和不时传来的大树被冻裂的“啪啪”声。道两旁是密密麻麻的黄花松次生林,密得象两堵墙,抬头只看得见窄窄的一条夜空,而拖拉机道就象两条平行的铁轨在树的夹缝中蜿蜒伸向前方。好容易走出这“隧道”刚才的压抑感一下子释放了,目光下是一片秀美挺拔的白桦树,月亮斜斜地挂在天上,不时有白莲花般的云朵飘过,偶尔遮住了月亮,明暗变化中的白桦林在雪地上投下了斑驳陆离的树影。再往前走是一片由过熟的老柞树和矮矮的小柞树组成的疏林地。记得春天雨后曾在此采过木耳,秋天黄叶挂满枝头时“花狸棒子”在树间跳上跳下检拾橡子为自已筹集着冬粮,现在它们在哪儿呢?……思绪飞杨胡思乱想之际,我忽然感觉到除了棉胶鞋踩雪所发出的声音外似乎还有另一种不和谐的轻微的响动,抬头一看就在前面不远处拖拉机道拐弯的地方站着一个黑黝黝的身影,瞪着一对绿茵茵的眼睛,狼!我呼叫出声来,一下子浑身的鸡皮疙瘩会起来了,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脚步,就这样四目相对,也许只有几秒钟,可我觉得对视了那么长时间,很快我镇定了下来,我知道前面就是连队的小麦地了,于是飞快地扫视了一下四周,发现只有两只眼晴,好!就一只狼,我双手紧握斧子,一步一步向前进逼,而它却不为所动,为了吓唬它更为了给自己壮胆,我一边走一边大喊“啊!啊!!”直到只有十来米远的时候它才起身顺道往回跑,一边跑一边还回头看,噢,它怕我追上它!这下我更来劲了,一直追到小麦地边上能看见连队的粮库了,它才沿着地边往四岗顶上跑得不见了。这时我也气喘吁吁汗流夹背,脚肚子发软,摘下帽子就像揭开了蒸笼盖头。
    若说胆子我不算小,我曾一个人从富煤矿走山道步行到连队且还是打来回;也曾单身在山上近距离听到不知什么大野物发出的“呼哧、呼哧”的喘气声,可那是白天,而人生生对黑暗充满了敬畏和恐惧。这次夜遇如果说不怕,那是瞎话。我身上湿透衣衫的汗,一半是因十来里山路,另一半则应归于害怕,尤其是那一对闪着绿光的眼晴。
    尽管如此,我还是想说;缘分哪!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