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久的回忆--黑龙江嘉荫县插队知青的岁月

知青岁月是激情燃烧的流金岁月,是无法淡漠的生活往事,更是铭心刻骨的历史烙印……

 
 
 

日志

 
 

我是沪嘉知青中的第一个胶轮拖拉机手---陆冠明  

2009-10-05 08:1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场部去二岗过了西米干河后,在刚上坡的一块麦地中与季葆春的合影(左边是我)。1970年由胡一呜拍摄。

aaa麦地



无意中发现:离别这块土地三十六年后的2006年,我同女儿一行七人去沪嘉也是在这块麦地中我女儿的留影。由王建元女儿拍摄。
IMG_0342

    1970年6、7月间农场来了3台热特28胶轮拖拉机。前轱辘小后轱辘大,车身比较矮小,没有车厢,一步就能跨上驾驶座。虽然这车很陈旧,但对在荒野上刚刚开始建场的农村,算是宝中之物了。何况在硕大的土地上,刚来的也就只有4台东方红链轨拖拉机。这次来的胶轮拖拉机就留在了场部,主要用来带圆锯和附带搞运输。当时由于链轨拖拉机加上这胶轮拖拉机没有多少农机设备 ,农场也没有专设管机务的领导,暂时由刘宝善兼管场部机务工作(有无机务队记不清了)。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农场发展的需要,后又增添了3台东方红链轨拖拉机和各类农机具。各连也就有了自己的拖拉机手。以后又断断续续来了技术员的吴德勤(后来由吴德勤主管机务工作),拖拉机手曲振山、杨树文、于春胜等。
    我有幸成为沪嘉农场第一个胶轮拖拉机驾驶员。李凯生是我的师傅,是从县里另一个公社调来的开车老把手。他生性老实,话语不多。就是你做错了什么,他也不会大声训斥。他能驾驭各种车辆,精湛的技术在全场是没人可比的。李师傅天天带着我捣鼓这3台胶轮拖拉机,在他的指导下,我很快能够独自驾驶着28胶轮拖拉机奔驰在田野上好不神气。
    春夏天,这胶轮拖拉机根本无法在泥泞的道路上行驶。你开着车一不小心就会陷进似道非路的地方,无法自拔。就是你小心了,有时也会深深陷进满是泥辙的土路上。有时还因为恶劣的天气,还要遭受日晒雨淋......。所以在春夏天,这玩艺只能用来锯大木。初建场部时,在场部的最南边,建了一个简易的圆锯棚。那时农场没有电,就在这胶轮拖拉机后面传动轴上装上圆轮,用传输带连接圆锯上的圆轮,通过传动驱动圆锯片进行锯割作业,把圆木锯成各种规格的木料。操作圆锯的是带队干部沈松林师傅和赵开成。每天我把车停好,挂上传输带固定好油门,就由沈师傅作上手和赵开成一起操作。每天伴随的是:快速转动的圆锯片发出“夯夯”的声音和沈师傅与赵开成互相的叫喊调侃声......。看到的是:圆锯片和圆木亲密接触时挤洒出来的木屑尘和沈师傅赵开成沾满木屑的脸面。随着沈师傅和赵开成的喊声,吵吵声,一段段的圆木锯成了各种各样规格的材料。,然后由我送往盖房的基地。
    胶轮拖拉机除了拉圆锯,有时还去乌伊岭拉货物。从沪嘉到乌伊岭全程百里多路程,胶轮拖拉机要行驶4、5小时。途中要数卫东道最难走,这卫东道似乎埋了许多地雷,一定要小心才是。一条泥辙道看去路面上己被太阳晒干干的,成为龟裂状态。其实这是雨水和土被链轨拖拉机反复辗压后的泥浆受强烈的太阳光照烤后产生的龟裂,龟裂下却隐藏着厚厚的於泥,车轮一上去就会陷进於泥中,根本无法自拔。到了卫东,上了乌伊岭的沙石道,旧胶轮拖拉机速度更如蜗牛,大小拉圆木的卡车在你车边呼啸而过,我只能小心慢慢地在最路边行进,留给我的却是黄蒙蒙的一片灰尘。灰尘不断地进了我的嘴里、钻进了鼻孔里......到了目的地磕巴磕巴牙齿牙碜得很。
    秋冬天,这胶轮拖拉机也发挥不了多大的作用。冬天0下40来度,机油和齿轮油都冻了,要起早烤车。那时还没有喷灯,只能用柴火堆积在车的底盘下,把车底盘里的油烤化后才能启动行驶。烘烤机车还要时刻陪伴着,因为不时还会发生意外。有一次清晨天刚蒙蒙亮,我把柴火点着烤完车后,脱下棉衣点用汽油清洗油管后,想看看油箱里是否有足够的油。过去油箱里是没油标量尺的,只能用小树棍伸进油箱里比划估摸着油的存量。我把小树棍伸进油箱里再拿出来,因为天黑看不太清油位在小树棍上所处的部位,我无意识划亮了火柴。此时明火遇到沾满汽油的手突然窜了起来,顺着油迹引着了手上沾满油的小树棍......。我惊慌失措不知如何才好。我下意识扔掉小树棍不断地挥甩手臂,但无济于事,火焰仍无减弱。这火遇到风还呼呼直响......。惊恐中看到放在一边的棉衣,幸亏旁边放着棉衣!我跑过去用另一个手拿起棉衣赶紧掩捂在另一个手上。万幸的是燃烧的还只是汽油,并没有燃着衣服,什么都没损坏,只是棉衣上沾满了汽油味。现在想来还真后怕:当时地下还放着存放汽油的盘子,要不是年轻反应快,不知成啥样子了。冬阴天驾驶胶轮拖拉机,还经常会因冰雪道而打滑,有时还会陷进似道非路雪堆里。如果道路经过链轨拖拉辗压,就一路顺风了。但也可谓不是真正的顺风,而是实打实的顶风。当年冬阴天开车去了很多次乌伊岭,真的遭了不少罪。没有车厢的胶轮拖拉机,将我的上半身完全暴露在冷冷的寒风中,饱受强风的吹打,冻得全身发抖。车速越快寒风越是硬生生地钻进你的衣服里,不管护得如何严实。手套也不能戴得太厚实,那会让你在操作时失去手感,也会使你的手指冻得麻木。只能硬着头皮不断地跺着脚、伸张活动着手掌朝前行驶,那才叫真冷呀!......那时期唯一的乐趣就是李师傅在冬天会开车带着我去那大草甸的泡子里捞蛤蟆。
    1971年年末,场部来了4辆陈色较新的45大轱辘胶轮拖拉机,当时在全场号称大罗马。前轱辘比28胶轮拖拉机大,后轱辘更大,车身很高,并装有车厢,一步就跨不上驾驶座了。4个连队都拥有了自己的大罗马(二连的仇扣娣可是农场的第一个大罗马女拖拉机手,当年称之为“铁姑娘”。1974年8月,我还被推荐到县里参加美术创作学习班时,还同美术班成员创作出<<铁姑娘>>的油画)。随着28胶轮拖拉机的退出和大罗马的到来,我回到了一连。我脱离了恶劣天气的日晒雨淋和饱受强风的吹打,以及寝食无时的日子。但还是未脱离全身沾满油垢和浑身散发油味的“油乌具”。
    在七十年代沪嘉农场开拖拉机的,当时在全场称之为“油乌具”(沪嘉上海知青方言。就是衣服上沾满油垢和散发油味的拖拉机手)。那是一个特殊的群体,他们工作不分日夜,寝与食绝无正点,饿一顿饱一顿,不辞劳累与辛苦,浑身上下油八拉叽。从开荒到耕作,从拽大木到拉柴火,始终战斗在农场生产的第一线。春夏天,因为陷车而暴晒在太阳下,有的还要磕磕绊绊地走好远的道回农场找车拽。一天下来浑身沾满了泥垢和油污,回到宿舍也无法进行冲与洗。湿透了的衬衣干了再穿,穿了又湿,一天天的轮回;秋冬天,因为机车的故障而站在寒风凛凛的大地上,浑身发抖地排除故障。也是因为无法冲与洗,内衣长满了虱子,棉衣沾满了油垢,还因洗衣服没有肥皂,衣服长时间沾粘着油污,怎么也洗不干净。正如山东老乡彭守振所言:"机务班的师傅们应该写写他们用大锅煮棉袄的巧办法了。呵呵,那个年代也真有土办法,不用肥皂就可“油”水分离洗的干净"。在开拖拉机的群体中几乎都是这样,当然还离不他们的懒惰。比较清爽的要数三连的“老阿三”袁锡荣了,不过有大多时间还是不干不净的。我感觉,那时没吃、生活枯燥是苦;那时在毒褐的太阳底下铲、割一垅望不到边大田里的庄稼不是站着就是弯着腰,干农田活的是累是难熬;而那时整天浑身上下油八拉叽,四季饱受风吹雨打寝食无时拖拉机驾驶员的却是脏是遭罪。“油乌具”给沪嘉农场作出的贡献是有目共睹的,正因为当年有了“油乌具”,沪嘉农场才开拓了大片荒野,使之成为肥沃的“粮田”;正因为当年有了“油乌具”,沪嘉农场在交通极其不便的条件下人员和物资才得以不断进出。
    过去在沪嘉农场的一切己成为我们今天的回忆,这是我们人生中一段抹不去的记忆。由于时代的需要,我们付出了的青春;由于时代的需要,我们付出了很多很多,也因此吃了不少苦遭了不少罪。但正由于当年的“苦”才有了我们以后生活的动源,也之有了我们插友间真挚的情感与深厚的友谊。在一起我们有说不完的故事,有道不完的话,能经常在网上,或在当年朋友的家中一起聚聚聊聊过去是最开心的了。
    我们的岁月是激情燃烧的流金岁月,是无法淡漠的生活往事,更是铭心刻骨的历史烙印…… 难忘没有青春浪漫的激情岁月,难忘没有幸福快乐的燃情岁月,期待着我们下乡四十周年再相会……

三十六年后重返沪嘉,再次跨上胶轮拖拉机重温旧梦......。不过道路变了,气候也变得暖和了,驾驶拖拉机再也用不着忍受过去的那种四季饱受风吹雨打、寝食无时、整天浑身上下油八拉叽难熬的日子了。

IMG_0335
注:文中有些描述可能有误,希谅解指正。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