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久的回忆--黑龙江嘉荫县插队知青的岁月

知青岁月是激情燃烧的流金岁月,是无法淡漠的生活往事,更是铭心刻骨的历史烙印……

 
 
 

日志

 
 

从上海拉来一车皮物资(梅广金 李学毅)  

2009-09-28 08:1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上海拉来一车皮物资
梅广金、李学毅口述  赵开城整理

1973年下半年,场部调梅广金去乌伊岭跟上海带队干部水桂棠搞物资转运。说是乌伊岭沪嘉农场物资转运点,其实并没有固定的办公场所,只是在乌伊岭一个小旅馆中临时找间房,人在就租,人走就退,货到人在,货走人撤。
在水桂棠回上海工作后,梅广金就独立地担当起物资转运工作,还常在省内外跑采购,主要是寻觅拖拉机、收割机、汽车的零配件。农场的履带式拖拉机,大部分时间是在路况极差或没路的山林里跑运输,零部件的损耗和损坏比正常情况多许多。往往手中采购清单上的零部件尚未买到,新的清单又来了。其间,令人难忘的一次是梅广金和李学毅一起在上海采购。

去上海采购
那是1975年年初,我拿着沪嘉农场的采购清单和一本空着单位抬头的介绍信,先回上海采购物资。二月中旬春节刚过,又与回沪探亲的李学毅,继续采购。采购的主要物资有四吨交通牌卡车、两吨上海牌卡车以及大罗马胶轮拖拉机的零配件,还有农场基建用的各种规格的铁钉、铁丝、油漆、五金工具……,足有一车皮的采购量。这些物资在黑龙江当地有的没有供应,有的规格不全。
虽说这些物资上海都有,但那时处于计划经济年代,有钱也不一定买得到。当时我们拿着场部开的介绍信,上面写满了需要的物资。介绍信是开给上海市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办公室的,按理市乡办可不管采购物资之类事情的,但这是知青农场的需求,它出于对知青的同情和关爱,也都有求必应地在介绍信后,背书批给有关单位。基层单位看到是市级机关批来的介绍信,又与知青创业有关,一般你需要什么,他也能满足你。遇到有些品种限量供应,我们就多开几次介绍信,多跑几次市乡办,再到该单位把这种产品的数量买足。农场使用的汽车和农业机械需要许多不同规格的轴承,正好有个知青的家长在轴承厂工作,采购问题就经他帮忙解决了。当然这一切最后都用支票支付。
那时不少上海带队干部已回沪被重新安排工作,农场也得到了他们不少的帮助,如王化岐、陆志华、水桂棠等老同志亲自出面为我们的采购介绍关系。有些老同志在所在单位活动后,得到了这些单位的大力支持,搞来不少支援物资,如铁钉、铁丝和一些加工机械,这对当时的沪嘉农场来讲,是一笔不小的财富。农场的大发电机就是从上海机电公司争取来的,它的到来使各连队也都用上了电。现在回忆往事,也不能忘记当年这些老同志的贡献。
采购进行得差不多了,紧接着就是订火车车皮。为此,我们几乎每天去上海北边的彭浦货运车站(后改称为北郊车站),求爷爷告奶奶地申请车皮。几个星期下来,好不容易订到了一节四周有挡板却没有顶盖的20吨敞车。

给知青带物
那年初,场部领导吴德勤同志曾到上海来指导采购。他目睹了上海与沪嘉农场之间在物质条件上的巨大差异,体会到上海知青在边疆创业的艰辛,也看到了许多知青家长对沪嘉农场工作的大力支持,为此,他同意用货运车皮装下物资后的剩余空间,装运一些家长带给在农场知青的物品,一则可改善知青的生活,二则也还个情给家长们,以感谢他们对这次采购工作的帮助。
有场部领导的授意,我们就在小范围内通知了一些人,主要是直接帮助过采购工作的家长。但后来,一传二,二传三,许多家长都知道了有这么个机会,纷纷作准备后,源源不断地向几个集中地送来了东西。有单独装一件带给知青的,有几个家长合装一件带给知青的,有的用小柳条箱装,还有的用箩筐装,大小不一,方圆不同,有一点却都相同,每件东西上都醒目地写着收货人的单位和姓名。有些细心的家长还多个面地写上单位和姓名,生怕擦蹭掉字后,孩子们收不到东西了。送来的东西可谓五花八门样样都有,但主要是大米卷面、香肠咸肉、甜酱辣酱、肥皂草纸……,这些东西当时大多要凭票供应。可为了远在边疆的亲人生活有所改善,家人们把平时节衣缩食省下来的东西,一下子拿了出来。有些家长甚至到装车日才把东西凑齐,蹬着黄鱼车直接送到彭浦车站。既然家长们把东西送来了,我们也来者不拒,登记造册,统统收下,加起来差不多有一百多件行李。这些物品,最后都没出差错,送到了各人的手中,让大家体会了远方亲人们的关爱和情意,并改善了大家一段时间的生活。

装车返回
临到货物装车那天,却发生了没预料到的事情。当从几个集中地运来的东西,放在这节20吨的敞车面前时,才发现这节车皮太小了,根本装不下全部东西,这把我们急得双脚跳,怎么办?怎么办!
情急之下我们赶快去车站调度室,请求换一节更大的车皮。也许是这批货物被寄予了太多的期望、太多的盼望;也许是那些铁路职工自己子女也是知青,从而对我们有更多的理解和支持。车站调度员到现场看了后,没过多久就调来了一节50吨的车皮,装下这批货物绰绰有余,这让我们喜出望外,情不自禁高兴得跳了起来,真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接着赶紧指挥装车。两个交通牌货车的驾驶楼被放在敞车的中间,前灯方向与火车前进方向呈90度,以便于人员进出。对知青物品的搬运,我们细心有余,生怕损坏,当其他货物都分门别类放置妥当后,蒙上雨布,准备发车。那次除了我和李学毅,另外还有两个搭便车的知青,我们两人占用一个驾驶楼,带足了干粮面包和饮用水,早早地坐在驾驶楼里,等待发车。
那天是4月1日,列车从彭浦车站发车后,到靠近江苏的黄渡车站又编组一次,一下子开到了蚌埠车站。然后经过徐州、济南、天津、沈阳、长春、哈尔滨,一路不断地换车头,解组编组,会车让车,停停开开几十次,终于,六天六夜后到达了目的地――乌伊岭。
这一路的辛苦虽比不上农场生活的艰苦,但六天六夜只吃了一顿热食,可也是有生以来第一次。几个月后,我又和一连知青莫永绍再次从上海押运丰收25胶轮拖拉机等物资回农场。这次没了驾驶楼的挡风遮尘,挤在货堆里,六天六夜下来,被蒸汽机火车头喷出的黑烟熏陶得像个刚出井的煤矿工人。
1976年春节后我去金矿工作。搞物资转运采购,前后总共也只有两三年时间,但其中的甜酸苦辣,我永远不会忘记。

  评论这张
 
阅读(4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