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久的回忆--黑龙江嘉荫县插队知青的岁月

知青岁月是激情燃烧的流金岁月,是无法淡漠的生活往事,更是铭心刻骨的历史烙印……

 
 
 

日志

 
 

夸夸咱们三连的带队干部(凌怡业)  

2009-09-18 10:2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夸夸咱们三连的上海带队干部
                                     凌怡业
  我们上海知青千里迢迢来到祖国的边陲沪嘉农场,虽然讲是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其实如果没有上海带队干部在政治上的循循细诱和生活上无微不至的关爱,可能我们当时的心态就不是这个样子了。我们三连的带队干部有陈有泉、王关和、水桂棠、余梦龙、胡中华、茅友良、沈宏炼、邓文星等同志,分别深入到各个排或其他生产小组,分工包干,负责知青的思想政治工作和生活管理,他们是我们上海青年的启蒙老师,手把手地扶助我们迈出了人生艰巨的第一步。
  首先夸夸陈有泉师傅。在我的记忆中,陈有泉师傅十分和蔼,讲话慢悠悠的,往往几句话就使我们懂得了许多哲理。比如有一次在我们排的宿舍里,陈有泉师傅看我们不太理解“纲举目张”的意思,他就和我们解释:“纲就是渔网的绳,目就是渔网的孔,只要抓住渔网的绳子一提,渔网的每个孔就张开了。”寥寥几句,使我们茅塞顿开。还有一次解释“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的含义,他顺手拿起炕上的一件衣服,一手提起衣服领子说:“一件衣服,只要提起领子,其他如袖子、衣襟等都很服贴;如果提起衣袖或者其他部位,这衣服就不顺当。因此处理事情只要抓住要矛盾,其他一切就会迎刃而解。”这些知识让我受益匪浅,受用了一辈子,直至今日还记忆犹新。
  王关和师傅有着工人阶级的豪爽气质,干起工作来雷厉风行,十分利索。刚到农场那会,他天天随一排上山砍小杆,他年纪比较大,但干起活来不比我们差。他看我们不会使用大斧子砍树,就盯着我们练习。我当时嫌麻烦,喜欢用小斧子砍树,王关和师傅只要一看见,就会大声囔囔:“小凌哎,你怎么又用小斧子砍大树啦!”窑场来了制砖机,王师傅亲自上窑场安装、接电源、调试,教我们用制砖机做砖。第一次的砖做出来之后,棱角要比手工做出的砖挺括的多,王师傅十分高兴,等砖稍晾干后,立刻捧着像孩子一样跑下山到连部报喜去了。遗憾的是,由于当地的土质缺乏粘性,机器绞拌的泥坯不够均匀,加上制砖速度又快,很多的砖坯干透后都出现了裂缝。为此,王师傅亲自在窑场和我们研究了一个星期,还是解决不了这个难题,于是只要作罢。73年夏天,我和邵德敏、苏利益、顾慧芳等同学几个专程到上钢三厂看望王关和师傅,在他家的门口,王师傅手摇蒲扇,敞开衣襟,和我们一样嘻嘻哈哈十分的随和。
  水桂棠师傅乍一看像个管后勤的,整天乐呵呵的,不是到食堂去看看,就是到仓库去转转,印象中好像缺什么东西都要找他。水桂棠师傅根本看不出是个抗战时期的老革命,真是一点架子都没有,他的儿子水抗美和我们在一个连队,原先我们不知道他们是父子关系,后来知道后就留意观察,也没看到水师傅有特别照顾他的地方。后来水师傅到乌依岭搞物资,我们就不常见到他了。71年我们几个回上海,车开到乌依岭已经是晚上9点多了,一排路灯照着白雪皑皑的整条街道,一个人影都看不到。我们举目无亲,想起了水师傅,但又不知道到哪里去找他,无奈只好挤在沿街的一个门斗里避风。后来这家的主人开门发现了我们,才把我们迎进去休息了一晚。
  沈宏炼同志年龄和我们相仿,戴一副眼镜,当时是我们的排长,和叶国强一起负责管理我们。别看他整天嘻嘻哈哈的,管理起来特别严格。我们刚下乡的时候,干活一累就想请病假。为此沈宏炼同志让我们每人准备一本《出工记录本》,不论出工还是请假都要记录在上面,特别是请假,须经过孙排长盖章后才认可,这个小本子我至今还珍藏着。1970年6月份的一个月内,我断断续续地请了7天半病假,沈宏炼同志为此找我谈心,尖锐地指出了我怕苦怕累的思想根源。谈话之后,我在这个记录本上写下了一首《打油诗》:“知识青年下农村,接受锻炼很重要。一月病假七天半,再不锻炼危险大”。
  胡中华师傅是上海干部中年纪最大的一个,主要负责白木耳的栽培。关于他的事迹,娄育珠同志的回忆文章中都已经写到了。我要说的是,由于木耳房就在我们窑场的下边,我经常看到胡中华师傅手里抱着打好孔的白桦树杆,一步一步地吃力地顺着山路往木耳房走,我曾经也帮他搬过几次,这么大的年纪,真是难为他了。
  由于那个特定的年代,那些原本在上海担任领导职务的老干部们,被安排到了黑龙江沪嘉农场担任带队干部,他们远离家庭,舍弃七情六欲,带着无尽的思念和牵挂,孤身一人地和我们这样一批刚刚踏上社会的无知青年生活在一起,在思想上,工作上和生活上给与予了我们亲切的关心和爱护。他们身上始终保持着革命干部的优秀品质和风范,他们是我们人生道路的启蒙老师。直至今天,我们依然感觉到,只要连队有上海干部在,就像是自己的亲人在身旁,我们就有了主心骨。在这里,我要真诚地向所有的上海带队干部说一声:“谢谢您们”!衷心地祝福您们健康长寿!
                                                                        2009年9月18日写于沪上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