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久的回忆--黑龙江嘉荫县插队知青的岁月

知青岁月是激情燃烧的流金岁月,是无法淡漠的生活往事,更是铭心刻骨的历史烙印……

 
 
 

日志

 
 

我的成长(戴国群)  

2009-09-06 22:1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成长
                                戴国群
  
  1970年4月20日,是个让我和全体沪嘉农场上海知青足以铭记的日子。在那一天,我们告别学校、告别亲人,迈出了独立人生的第一步。
  如今四十年过去了,我已从当年那个17岁的“黄毛丫头”,变成两鬓添白发、年过半百的退休小老太了。但每次回首人生不平凡的经历,总还是从心底里感到那段刻骨铭心的“十年下乡路”,才是自己成长的真正的开始。
  记得从69年3月份开始,全国“六八届”实行了到农村去,到边疆区去的“一片红”毕业分配政策。为了在“六九届”分配时继续贯彻这一政策,上海市政府安排市上山下乡办公室牵头、由各区选派工宣队、知青家长和学生代表组成慰问团,到全国各地的下乡知青点慰问上海知青,切身感受他们的生活和成长。
  我当时作为南市区唯一的学生代表参加了赴黑龙江慰问团,于69年6月去南市区对口的黑龙江嘉荫县进行了历时两月的学习慰问。这两个月,让我看到了一幅幅下乡知青插队农村与贫下中农打成一片的生动画面以及贫下中农对知青进行再教育的许多感人故事。当时的一切,深深感染了我幼小的心灵(那时我十六岁),我暗暗下决心要成为一名忠于毛主席的有志青年和上山下乡的带头人,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
  1970年4月20日我胸怀理想带领市八中学24名战友告别上海,奔赴黑龙江嘉荫县沪嘉农场插队落户干革命。沪嘉是当时根据周总理指示精神在黑龙江试办的集体所有制“五七”农场之一。与我69年看到的各公社知青插队的形式完全不一样。4月24日到达农场这一天,步行 18里沼泽地已经“够刺激”,让所有知青饱尝人生第一步的艰难滋味。摸黑抵达农场的那一刻更是让我傻眼---前面的灯光原来是帐篷外挂着的马灯。没有房子,是临时搭建的帐篷。没有床,是先遣部队的上海干部为我们用白桦杆搭的铺。怎么会是这样呢?贫下中农在哪里呢?眼前真是头顶青天,脚踏草地,完整的一张白纸。
  也是从这天起我才真正意识到,我们的这个家,是要白手起家的家。是我们创业的地方。我们将依靠我们的双手去改变一切,描绘出最新最美的图画。
  我们农场是真正意义上的贫下中农“倒插队”。上海知青”接受再教育”的老师都是从各处请来的---各连连长是从其他公社选派任命的,贫下中农骨干也是从富饶公社各生产队挑选来的。他们分别“插队”到各连(除四连外)。一个连队有十几名贫下中农代表和上海干部以及100余名上海知青。也可能就是这样一种新的体制,让我们沪嘉的青年干部锻炼得多,成长的快。黑土地为我们的成长提供了富含养分的土壤。
  一开始,我们各连队是以“领导核心”的形式开展工作。核心是由贫下中农、上海干部、上海知青三方面组成,我当时是三连知青身份的“核心”之一。没隔多久,各连队的领导班子宣布成立。连队领导班子的架构是:连长---当地干部;指导员---上海干部;副连长---上海知青。我是三连知青副连长。有趣的是,当时四个连队的知青连长都是女的。一连周敏君,二连陈慧云,三连戴国群,四连林秀珍。“红色娘子军”成为沪嘉农场历史上第一代知青连长的组成特色。
  其实我们刚出校门,什么也不懂。17岁的我真不知道怎样当好连长?在学校,我也曾是红卫兵团团长。但是学校和农村这一大课堂完全不一样。在学校,说是初中生,我们这一届没有学文化知识的“份”,其实是顶初中生的“帽子”来到农村,骨子里还是小学文化水平。到农村必须先过“三关”(学习、劳动、思想关)。开始我简单地理解为:当好连长无外是事事带头,以身作则。其实不然,成长的经历告诉我:一个干部的成长关键是心智的成长,而不仅是带头吃苦耐劳。
  从到农场的第一天起,我首先处处以身作则,严格要求自己,努力为大家树立榜样。当第二天早上大家还在为头天晚上的18 里路感慨的时候,我开始为大家清洗一盆又一盆沾满泥巴的鞋子。看到个别知青后悔来到这么苦的地方,一连哭了好几天的情景时。我告戒自己不能抱怨,要学会关爱战友。一成立挑水班,我是挑水班成员之一,刚学挑水,60-70斤水桶一天要挑十几、几十担,压得肩头肿的像馒头。走在泥泞的路上一次次摔倒又爬起来。我总想着应该多挑几担才行!以后每学一样农活,都是在过劳动关的同时锻炼我们过思想关。使我们从思想上坚强起来。
  那年冬天,一个罕见的酷冷的白天,零下四十多度。我带着战友上岗脱粒。严寒把好几位知青的脸冻伤了。我的两只耳朵差点冻掉,当冻伤的耳朵不停的淌水时,战友们心痛得流泪了,父母闻讯着急了,但我从未为这些苦哭泣过、为累抱怨过。我想这是自己的选择,要一路走下去。为身边的战友带好头。在干农活上,我不算体力最好的,也不是技术很高的,但我要求自己一定是要最认真、最努力的。一个青年的带头人一定要在艰难中学会坚强,学会成长。
  1970年12月22日,我光荣加入共青团,成为农场知青第一批团员,不久被农场选送、以一个普通团员身份参加了县里组织的“团干部培训班”。通过学习,在提高自己的同时,也为沪嘉青年争得了荣誉。因为首期“团干班”中,年龄最小而且还不是团干部的我,在结业时被评为了优秀学员。
   1972年6月21日我又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沪嘉农场第一批知青党员。
  1972年秋,我参加了嘉荫县组织的回沪汇报团。回上海向学校和家长汇报我们下乡一年多的成长。我们沪嘉农场参加汇报团的有四连连长、贫下中农代表徐德生,知青代表则是我和应诗明、奚红美。我们的出色表现又一次为沪嘉农场争了光。
  1973年7月23日我作为知青代表调到场部抓青年工作,当年9月任农场党委副书记。
  在这期间,一直是领导和战友们的信任和支持,为我提供了一次又一次的锻炼和成长机会。使我在成长路上更多的学会了坚强,学会了宽容,更重要的是学会了承担责任。
  白天和战友们一起下地干活,晚上则在煤油灯下学习毛主席著作,记日记;一帮一,一对红;学着经常与战友们谈心,解决知青中各种各样的思想问题。当遇到各种委屈时还要学会忍受,培养和提高自身的涵养。
  有一段时间,杨连长要我分管后勤生活。当时的艰苦生活真让城里人难以想象。劳动艰苦,生活更艰苦。入冬后没菜吃。天天吃冻白菜、冻萝卜。除了早餐有时有芸豆汤,几乎天天中午、晚上都是萝卜黄豆汤,大家戏称为“神仙汤”。 吃不饱,吃不好,心情自然不会好。拿食堂人员撒气之事常有发生。真难为食堂人员,又要受累,又要受气,小小年纪怎么受得了呢?有时食堂人员无奈之下,“集体罢工”不干了。我这个管生活的连长该怎么办呢?食堂人员的思想工作肯定是要做的,但关健是要如何改善伙食。只有改善了伙食,才能稳定情绪、保证生产。想办法吧。既然只有黄豆,就用黄豆做文章,利用黄豆翻花样来改善伙食。连里成立了豆腐坊,从富饶公社请来了田大爷教知青磨豆浆、做豆腐、做厚百叶等豆制品。我不仅安排别人学,自己也学。别人休息我来干,别人病了我来顶。白天下地干活,晚上我一个人在豆腐坊里磨豆浆,做豆腐。只要能为大家改善伙食,我无怨无悔。当战友们心痛我太累,关爱我身体的时候,我真的感觉到一种内心的满足。大家满意了,我也就快乐了。这是我的责任!
  73年、74年三连两位战友的亡故,给我的打击和锻炼是终身难忘的。
  73年4月20日,这是一个伤心的日子。三连的战友朱国雄为打井献出了自己20岁年轻生命。知青们都难以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当时领导决定我和徐志龙两人负责处理亡者后事,特别是家属的接待工作。自己才20岁的姑娘,在承受这么大的痛苦和压力的同时,还要负责接待好亡者悲痛欲绝的父母双亲。而且朱国雄的母亲有严重的心脏病,老人的安全更要当心。每天光安排伙食就够难的了。物质缺乏,三连知青贡献了所有从上海稍来的食品,用完后我和徐志龙天天到四连挨家挨户向老乡收购鸡蛋。最使我难受的是为朱国雄洗衣服。从死者身上脱下的、满是“来苏尔”味的脏衣服和鞋子,要洗干净交给即将到来的朱国雄父母亲来处理。我是知青连长,又负责处理后事。这个洗衣服的任务当然的落在我的身上。但我心里害怕极了。睹物思人,闻到味道就想吐。但是我说不出“不洗”两个字。我想这也是我无法逥避的责任吧。我的心在流血,我的手在颤抖。直到现在我真的十分感激一排的战友方建国,是他给予我当时的勇气和力量,他当时发现了我的害怕,他说:“戴国群,你害怕吧?没关系,我陪你。”他帮我把洗衣盆端到屋里炕边。我洗,他坐在炕沿上陪我说话,就这样在他的陪伴下我把朱国雄的衣服洗完……。
  朱国雄后事处理历时一个多月,我和徐志龙直到把朱国雄父母送上回上海的火车后,在从卫东步行回农场的途中。才感觉卸下了心头重负。然而顺利完成这项艰巨任务。得到的是莫大的安慰和辛苦换来的喜悦。原本是大人们做的事,如今我们也能完成了。
  谁想到命运是如此的残酷。74年7月3日恶运却又降临到徐志龙的头上。在完成任务途中,由于拖拉机失控,车子倒扣在路基边的沼泽地里把徐志龙活活闷死。时隔一年,又一位好战友离我们而去。知青们都沉浸在深深的痛苦之中,好几位女青年哭晕过去,几乎所有人都崩溃了。一大盆从死者徐志龙身上脱下的满是泥浆的、还是洒满“来苏尔” 衣服、鞋子又一次放在我的面前。“我洗”,虽然还是带着害怕,虽然依旧心碎,手甚至抖得更厉害,但我还是洗完了,在没有战友的陪伴下洗完了,并没有半点的犹豫。这不仅仅是责任,还有对好战友的情思。这次我是代表场部处理了徐志龙的后事。
  这大概是一般知青所遇不到的事、所得不到的锻炼。而我经历了并因此经受了锻炼。我仿佛在一夜之间就长大了很多,成熟了很多。
  1973年10月-12月,我曾被借调到县知青办工作两个月左右,做了一段时间的全县知青工作。
  1976年1月,正式我调嘉荫县委任县委常委,同年4月兼任县革委会副主任(现称副县长)。后又兼任一段县团委书记,直至78年底回沪。
  十年的经历,并不是在于我自己多出色,多能干。而是这个年代给予我很多机会,成为沪嘉青年的一个代表。我是幸运的,我要感谢当地领导和知青战友们,在那个年代给予我的诸多帮助和支持。自己仅尽了应尽的一份力而已。我多次出席过县、地区、省知青代表会、劳模会、团代会。但这些荣誉不仅代表我自己,更多的是代表了我们沪嘉青年、我们上海知青的成长。是我们沪嘉这一特殊群体所有青年干部的一份骄傲!沪嘉是我们青年干部成长开始的地方。因为在这不平凡的岁月中,我们建立真情,懂得感恩,更学会坚强!我们学会宽容,更拥有一种强大精神财富,愿意承担一份责任。
  在回沪三十年风风雨雨中,就是因为这十年给我们带来的铺垫让我们能与时俱进。什么样的苦我们都能吃,再难的事我们都能扛。我们亲如兄弟、姐妹,胜似骨肉同胞。在这里我发自内心的说一声:谢谢大家!因为我有资格说。因为我享受到了战友们给我的情,给我的爱。在我的成长中,有你们的关心和支持,更有你们的奉献与付出。在我病中,我更享受到了插兄插妹们的深情厚谊,一种大家庭的温暖。大病没有夺走我的生命,因为有你们我才会如此坚强!因为有你们而珍惜每一天的生活质量。四十年,我们已走完人生的一半,但这种友谊,会让我们地久天长!
  我们无所谓时代给我们带来多少的苍伤,因为这个年代给了我们更多的成长!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