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久的回忆--黑龙江嘉荫县插队知青的岁月

知青岁月是激情燃烧的流金岁月,是无法淡漠的生活往事,更是铭心刻骨的历史烙印……

 
 
 

日志

 
 

父辈,师长,兄长(叶国强)  

2009-09-08 09:4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父辈,师长,兄长
——怀念我的连长杨发春

1970年我们沪嘉农场三连刚组建时,场部派来一位优秀的贫下中农来担任连长,他就是杨发春。老杨五十刚出头,身材魁梧而硕壮,四方脸,面孔却有点清瘦,微高额骨上有几条较深的皱纹,浓眉下面一对灼灼闪亮的眼睛,眼光里包含着艰信和慈祥。他的两鬓和头发都已白了,我们背后给他起了一个绰号叫“杨白毛”。尽管须发全白,老杨的精神却很双铄,像一个健壮的青年人。他粗衣粝食、襟怀坦白、披肝沥胆。他激动的时候,脸膛发红,说话有点结巴,是一个典型的东北庄稼汉。
是缘分抑或是命运,把我们和这位饱经风霜的东北庄稼汉紧紧连在一起,同甘苦、共患难。朝夕相处,彼此结下深厚友谊,度过那个坎坷的年月。

像父辈一样关心我们
初到农场时,我们连烧炕都不会,点不着火,弄得满屋全是烟。有的宿舍干脆就不烧炕,睡着冰的炕。杨连长看到后,语衷心长地跟我们说:“东北天气寒冷,睡凉炕以后要作病,睡热炕还能驱寒解乏。"又笑着说了一句东北有名的歇后语:“傻子睡凉炕——全凭体格壮",把我们都逗笑了。第二天傍晚,我们收工回宿舍,发现每个宿舍的火炕都烧得旺旺的,屋里一股暖流直拂脸面,原来是杨连长为我们烧的火炕。我们很感动,热在身上,暖着心中。
第一年,我们吃的是返销粮,不是高粱米饭,就是苞米面做的窝窝头,还有大碴子粥和小米粥。菜是咸菜和红腐乳,或是西葫芦干黄豆汤。生活十分艰苦。杨连长看在眼里记在心中。有一天他没告诉我们,起早回乌云镇了。回来时,扛了好大一块猪肉。跟食堂做饭的青年说:“炖上吧,你们来后还没吃到过肉呢。”那天收工回来,食堂门口很多知青在排队。杨连长站在食堂门口喊:“不用挤,每人一块红闷肉,都有。”这是我们到了农场后吃的第一次猪肉,真好吃,香极了……
农忙季节,杨连长更是关心伙食,每天要到食堂去询问:“今天给农田里干活的送什么饭?他们在农田里干活很幸苦,做点好吃的。”1972年秋天,因那年雨水大,收割小麦时地陷得厉害,康拜因联合收割机下不了地,只能靠人工收割。我们拿着大芟刀割麦,每天要割近一晌地,劳作强度很大,没到中午送饭时间,已饿得不行了。杨连长听说后,让食堂烙了四两一个的油饼,亲自跳着担子送到麦地里,分给每人两张。当时这是最好的主食了。我们吃着热乎乎的油饼,心里非常感激杨连长。

像师长一样统筹全局
杨连长是个事业性,责任心很强的人,他家在乌云旧城住。响应党的召唤,撇家舍业,只身来到沪嘉农场,带领知青开荒建设。沪嘉农场全年的无霜期在80-100天。不能种蔬菜,有时黄豆都上不来。水质较软,容易得“大骨节"病。还有地方病(克山病)。因此乌云农村干部,都不愿来。可连队的建设需要一批有经验的贫下中农,来带教知青干农活,还要建立各个部门:面粉加工厂,打铁铺,木匠铺,豆腐房,、后勤、修理……杨连长回到旧城,首先动员自己的儿子杨念志——一个出色的木匠、亲戚杨念杰——一个出色的铁匠来到三连。随后,又带来了一批有特长的能工巧匠,他们中有:刘怀亮,农业上的多面手;孙根锋,会加工磨面粉;老肖头,农田活高手。还有孟庆海全家,老孙头全家,刘兴平……这一批优秀的贫下中农,为三连开拓起到了中梁砥柱的作用。
杨连长是一个不知疲倦、忘我工作优秀的农村干部。每天早晨四点不到就起来了,叼着烟低着头,蹒跚在三连四周,东看看,西望望。思考着当前的工作和将来的发展宏图。当时我们主要的任务是盖土坯房和开荒,尽快让大家从帐篷里搬出来,同时为明年的大田播种作准备。
杨连长带领我们上山砍小杆、抬土坯、和泥。和泥的活最累,要将草和泥加水搅拌在一起,杨连长带头脱了鞋,光着脚踩泥。他说:“这样才能将泥和草拌的均匀,上墙不易掉。”我们也跟着光着脚踩泥……那年我们盖了四栋土坯房。全连人员搬进新房,从而结束帐篷的生活。
选择开荒地点是件不易的事,既要选较高的岗地,又要选地平整,面积要大。杨连长那段时间每天带着干粮,爬山涉水,踏勘沪嘉周边的丛林和山岗。最后选定两块地,一块是近乌云道的57晌岗地,另一块是近二连的68晌岗地。他率领我们去这两块地,砍树、烧荒。他和我们一样,吃的是的馒头夹咸菜,渴了找个小泡子,也不管泡子里有密密麻麻的小虫,两手一撇,捧着水就喝。杨连长的身先士卒的精神,深深的激励着我们。

像兄长一样事必躬亲
种庄稼,杨连长是把里家行手。他严格按照二十四节气来判断天气及进行适时播种、管理、收割。经常跟我们讲农谚:“雨打清明节,干到夏至节,立夏到小满,种啥也不晚。小满前后,种瓜种豆。过了小满十日种,十日不种一场空。”用农事谚语告诫我们:“人误地一时,地误人一年”、“人勤地生宝,人懒地长草”。有时他仰望天空发呆,我问“看什么哪?”他笑着说了很多气象农谚,我现在还能记住几句。
“日落胭脂红;无雨也起风”;“晚看西天明 ;明朝必天晴”;“日头带大帽;风雨必定到”;“天上星星跳;大雨就要到”……
这些农谚是杨连长在长期生产中积累起来的经验结晶,对农业生产起着一定的指导作用。这些经验主要靠“父诏其子,兄诏其弟”的口头相传方式,流传和继承下来。在农业生产方面,知识青年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确很有必要。
1972年春天,因雨雪过多,“小满”节气过了,播种机还下不了地,小麦还没种上。这可急坏了杨连长,觉睡不好,饭吃不下,一天往地里跑几趟。看来播种机实在是下不了地,无奈之下,他召开全连大会,动员所有的劳动力参加人工播种小麦。翌日,拖拉机装着小麦麻袋运到了地头。杨连长领着我们男青年,在泥泞的地里,深一脚,浅一脚,用肩膀艰难地将一袋袋小麦扛到地的中间,按距离一字排开。女青年每人拿着一个脸盆,装着小麦用手撒种。老杨在喊:“撒均匀了,今年播种小麦就全靠你们了!”
那年我们用人工方式播种了近六十晌地。
 到了秋天,我们人工播种的小麦长得非常好,丰收的喜悦浮现老杨的脸上,他别说有多么高兴。转眼快到收割的时节了,可老天爷不作美,雨不停地下。“康吧因”联合收割机进不去地。杨连长冒着雨徘徊在麦地头,两眼直望着天空,脸上的肉几乎都堆到额头上了,本来花白的头发更白了。看到此情景,使我想起了雍裕之的诗“农家望晴”:
    尝闻春地西风雨;为何西风早晚回。白发老农如鹤立;麦场高处望云开。
 那年,杨连长老当益壮率领我们全连,用芟刀收割小麦。男青年冒着炎热天阳,挥舞着大芟刀割麦。一天打小麦下来,累得浑身像散了架,到处酸痛,手都抬不起来,筷子都拿不住。女青年并不比男青年轻松,跟在男青年后面捆小麦,麦芒像针一样,刺破了她们细嫩的双手和手背,留下一道道血痕。她们咬紧牙关,默默地忍受着……
这时方能领悟到,“谁知盘中餐;粒粒皆幸苦”的寓意。

宝剑锋从磨砺出
我们这批青年,经杨连长言传身教,精心的培育,,热忱的关怀。逐渐地成熟,成长起来了。知青戴国群、徐志龙先后升迁场部领导岗位。1973年5月,杨连长被调任五连(基建连)后,我被任命为三连连长,葛乃杰任党支部书记,胡勤龙被任命为六连连长,赵祖良到二连任副连长……
 今天我们重温激情岁月,难以忘怀老连长杨发春。我们庆幸,有缘,在那艰难与艰辛的年代里,遇到这样一位朴素、勤劳、善良、优秀的贫下中农干部。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