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久的回忆--黑龙江嘉荫县插队知青的岁月

知青岁月是激情燃烧的流金岁月,是无法淡漠的生活往事,更是铭心刻骨的历史烙印……

 
 
 

日志

 
 

记忆中的往事8---10(许斌)  

2009-09-04 08:2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忆中的往事[8]
那还是刚过完79年的春节,黑龙江畔备战的气氛就越来越浓了,老百姓都已做好了要打仗的心理准备.为了预防万一,当我的女儿满了百天后,我就请了假踏上了回上海的路程.那年月工资低,口袋里的钱少的可怜,一路上奶着孩子,吃的是在家炒熟的面粉,拌了点白糖.到了哈尔滨,这才是走了三分之一的路程.在侯车室里来往的旅客熙熙攘攘,抱着孩子在盥洗处漱洗完后回到大厅,一个熟悉的身影在我眼前闪过,那不是扣娣吗?自从招工后还是第一次相见.我们都很激动,几年没见都当上妈妈了.想当年一起参加突击队上岗建点,一起到大砬子伐大木.我们俩都是好搭档.后来她开上了大罗马.由于工作勤恳.吃苦耐劳成为农场响当当的铁姑娘,我当上了老师.直至最后招工分别,始终都是好朋友.能在哈尔滨的侯车室相遇也真是有缘,她是在上海过了年回沪嘉去,火车要开了,我们匆匆话别,她从兜里拿出5元钱硬塞给我,那年月的5元钱可不是个小钱,一个月的工资才30出头,事情过去了几十年,但我至今忘不了那年她给我的5元钱,如今我们的友谊离别了30年后又续上了.她早就回到了上海,也和我一样都是当外婆的人了.时间过的真快,这几十年里大家各自为生存忙碌等闲下来时却都已年过半百.每次聚会我都会想起这特殊年代的5元钱.过去的岁月成为我们永久的回忆,友谊将伴随我们到永远,愿我们的真挚友谊天长地久! 

记忆中的往事[9]
 
那还是1971年9月我下乡的第二个年头,我们在三岗的地里挖甜疙瘩,傍晚时分天空中有几只乌鸦飞过,盘旋了一阵后在大家的头顶上呱呱几声就飞得无影无踪了。几个在地头干活的知青都直起了腰,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喜鹊叫有喜事,乌鸦叫不吉利,谁有倒霉事啊?那时正是林彪叛逃前夕,虽说保密但小道消息仍然使空气中有股神秘的感觉,大家互相看了看就又低头继续干活了。 
等收工回到宿舍后,看到有我的一封信,牛皮纸的信封左上角贴了张比邮票小点的红纸,打开信封,一块黑布和两根白头绳滑落下来,马上觉得出大事了。信是母亲托姐姐写来的,其中讲到父亲患病期间一些事和病逝时的情况,我立即感觉到了天旋地转的滋味,趴在炕上嚎啕大哭起来。父亲是家里的顶梁柱,母亲没有工作,弟弟妹妹还小,以后家里怎么过?黑龙江与上海遥遥千里,大哥在部队一级备战,葬礼上缺了我们两人成为我永远的遗憾。
记得1970年4月20日离开上海那天,母亲送我到家门口,父亲陪我到得学校,一路上不断的鼓励我要好好在北大荒干,不要惦记家里,而那时父亲已经病魔缠身了。欢送我们的汽车徐徐开出了校门,父亲挥动着手中的毛主席语录,嘴里面一直在反复说着,要我在艰苦的边疆好好干。汽车渐渐远离了学校,父亲的叮咛已听不见了,可父亲挥舞着毛主席语录的手一直没停下,一直一直,直到看不见了。没想到这就是我和父亲的最后一面,那是留在我脑海里对父亲最后的记忆。
清明其间站在父亲的坟前,感慨万千,是您的教诲让我有信心在艰苦的北大荒屯垦戍边,您的叮瞩永远记在我的心中,伴随我的一生。
 
记忆中的往事[10]
森调队的日子是短暂的,也是愉快的,更是刺激的。
那年夏天,我们这个小分队跟着由嘉荫县林业科委派的边队长和鄂伦春族向导小张在深山老林里搞调查,清晨一队人马就离开宿营地了。沿着密林中的小河疾步向前走着,忽然发现河对面灌木丛中有个黑乎乎的庞然大物在慢慢的挪动。
在边队长的示意下大家立即停止了说话,站在原地朝那个黑影仔细望去……哈!原来是个黑瞎子。边队长估计足有500多斤重呢……
在深山老林里搞调查也有一段时间了,日子单调,伙食单调,队长和小张快速的商量了一下,决定把这只熊瞎子打下来。一听到这个决定,我们都捏紧了拳头兴奋起来,能够见证把这个熊打死的全过程,又能大饱口福,这可是太刺激了。这种事在连队是看不到的,在上海更是想都想不到的。
只见小张端起枪向黑瞎子瞄准……因为随身子弹带的不多,隔着小河万一几枪不能够打死它,兽性发作起来后果不堪设想。老边立即派遣一位跑的较快的小伙子到宿营地去取子弹,我们就趴在岸边静静的看小张朝狗熊开枪。
几声清脆的枪声后,只看到那个黑影踉踉跄跄朝密林中跑去……小张的子弹对着熊的背影又补了几发,黑瞎子躺在地上翻滚着,我们都大声叫了起来‘打着了……打着了……’
大家慢慢的趟过小河,走到黑熊旁边。黑熊可能是打中了要害,挣扎了一会就断气了。小张和老边拿出了刀,就在河边开始剥熊皮、剁熊掌。(听说当时一只熊掌在哈尔滨能卖20块钱呢)
大块的肉放在锅里煮着,唯一的调料就是盐巴。大家好久没沾到荤腥了,这下子可是开怀猛吃,一碗接一碗,直吃得个个都吃不动了才结束。记得那天吃饱后,连山也爬不动了,只感觉到渴的厉害。
那么些年过去了,当年大吃熊肉的劲头难以忘却。那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吃熊肉,也是唯一的一次。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