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久的回忆--黑龙江嘉荫县插队知青的岁月

知青岁月是激情燃烧的流金岁月,是无法淡漠的生活往事,更是铭心刻骨的历史烙印……

 
 
 

日志

 
 

好人徐德生(宋少平)  

2009-09-03 13:1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到沪嘉农场不久,我们被编入四连。

  这是一支由上海南市区三个中学的知青和沪嘉农场的策源地——福民屯的老乡们组成的新连队。连长是福民屯的老支书徐德生。
  记忆中的老徐——五十上下的年纪,中等个子,微驼着背,饱经沧桑的脸上,经常挂着敦厚的笑容。老徐说话有些口吃,但谈吐肆应比较得体,有时还不乏幽默。在我们眼里,他是一个贫下中农的代表,是一个虽然土气但值得信赖的长者,是一个好人。
  福民屯的老乡,除了从关里过来的几户外,大多没有出过远门,由于闭塞,在文化方面大多数人还属于草昧未开。唯有老徐,算是一个有些经历和见识的人。据说他18岁那年参加了东北抗日联军,在林海雪原的深山密林中打击日寇。曾经参加过攻击孙吴“七三一”细菌部队、配合苏联红军攻克“茅兰沟”军事要塞等重大战役。转入合江军分区后又亲历剿灭土匪“谢文东”部的战斗。在历次战斗中,作战勇敢,荣立过战功。在他简朴的家里,墙上挂着一张醒目的立功奖状,奖状上还盖有合江军分区司令部和党委的大红印章,记录着老徐这段不凡的人生经历。
  1970年,作为黑龙江当地的贫下中农代表,老徐曾经到过上海,在南市区体育馆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动员大会上做过报告。虽然说话有些口吃,但不乏东北人天生好口才的特点,特别能唠。印象深刻的是那句“棒打狍子瓢舀鱼,野鸡飞到饭锅里”的比喻,形象生动,谐趣横生,令当时年轻的我们神往不已。建场初期,他是当时农场五人领导小组成员之一,为农场的筹建、规划和发展作了大量的奠基性工作。
  老徐是东北农村土生土长的基层干部,他热爱白山黑水,熟悉福民屯的一草一木。作为一连之长,他召集连队开会学习,安排农活,得心应手;处理屯里大小事务,走家串户,如鱼得水。他虽然是个领导,但与福民屯的普通老乡一样,也是拖儿带女,家徒四壁。老徐开会讲话煞有介事,干起活来是个行家里手。他爱侃,也好喝两口,常看到他带着一股酒气,哼着小曲,高兴起来会涨红着脸高唱:“新苫的房,雪白的墙,屋里挂着毛主席的像......”,这首那个年代的东北名歌,我就是从他那里学会的。
  老徐对知青很好,无论是生活上还是劳动中,他的关心和照顾是长辈式的,真心诚意的。他带领我们割麦、打草、伐木、烧荒……,无论有多少艰难困苦,只要看到他在,我们心里就踏实。
  记得在四连的头一年,为了解决过冬住房,连里准备盖知青宿舍。在老徐的带领和老乡们手把手的指导下,我们自己动手就地取材,挖土、轧草、和泥、脱坯、抹墙......,男女知青忙成一团,个个整得像个泥猴子,经过几十天的辛劳,终于赶在了入冬前建成了“八开间”的知青宿舍,当时在我看来,这分明是一座理想中的殿堂,使我们终于在东北大地上有了自己真正的“家”。
  应该说,如果没有老徐和乡亲们的真诚关照和鼎力相助,这个结果是很难实现的。
  还记得有一次,福民屯丢失了一匹马,老徐很着急,于是找上我带着干粮上山找马。沿途,我们一边呼唤,一边搜寻。由于年青时部队生活的经历,他对这一带的小兴安岭的地形非常熟悉。走累了坐下来,老徐给我介绍深山老林中的奇花异果,讲述着福民屯里的前尘旧事,讲到动情之处,依稀看到他的双眼里闪烁着泪光......
  深秋的群山,层林尽染,褐色的柞树、白色的桦树,还有满山遍野不知名的花草,可谓千姿百态,玲珑剔透。老徐折了根树枝当作拐杖在前面走,我在后面跟,看着他微驼着背,一撑一撑往前走的背影,我至今还记忆犹新。
  我离开沪嘉农场比较早,虽然多年来糊口四方,但是清闲下来回忆往事的时候,我常常会想起老徐。曾经几次想托人带两瓶好酒到东北捎给老徐,但后来事情一忙就搁下了。
  前些年听说老徐已经过世了,我心中怅然若失!
  据说起因是他的一个朋友患了出血热(鼠疫),在乌伊岭住院治疗,没人照料。他闻讯后二话没说,即刻赶往乌伊岭。当时有人劝他不要去,说这病会传染,但他一笑置之,说“没事”,不顾自己年老体弱,在医院白天黑夜照料陪伴朋友长达一个多月。回来以后就病倒了,没多少日子便离开了人世,死因也是出血热。他曾躲过50年代初那场造成福民屯大劫难的鼠疫,没想到在三十多年后的1988年,他却没能逃过,瘟疫最终还是夺去了他的生命,那年他不过63岁。
  这几年有几批知青重返黑土地,从他们带回来的录像当中看到,福民屯里的老人已经不多,当年的知青也风流云散,而我们的宿舍却依然健在,但是看上去竟然如此矮旧,它毕竟已承载了几十年的历史。然而现今住在里面竟然是徐德生的儿子,其貌酷似当年的老徐,真是造化弄人。可能冥冥中老徐仍然舍不得割断这份与知青的情结。
  蒼天在上,愿老徐的子孙生生不息,在福民屯里幸福安康。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