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久的回忆--黑龙江嘉荫县插队知青的岁月

知青岁月是激情燃烧的流金岁月,是无法淡漠的生活往事,更是铭心刻骨的历史烙印……

 
 
 

日志

 
 

与知青在同甘共苦的岁月里(19)人生沧桑告别知青年代  

2008-12-21 14:1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78年秋,我带着极度消沉的情绪回到了沪嘉一连。这时的连队早已没有了以往的景象,看不见知青的影子,知青宿舍早日鸟巢鸠占,住满了来自各地的老农。能有一半以上人员我不知道尊姓大名。他们整天上山采木耳、挖药材换钱维持家计。大田里基本看不见有劳动的身影,一片土地被慌草掩盖着,一派凄凉场景。在我离开连队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养母患了半身不遂,花光了家中的积蓄。养父年岁已高,因从小过惯了城市的生活,50多岁下放到农村,对农活一窍不通,在没来沪嘉以前一直在山东老家的生产队里以放牛为生,根本过不惯农村的清贫的生活。关于他的出世为人之道,彭守振已在“永久的回忆”的网页“备战房种木耳”上下篇文章中略有描述,在此我就不多述了。总之养父非务农之人,又年岁已高,不能跑山穿林和别人一样捡木耳、挖药材。但依靠连队这口大锅饭,可是一连这口大锅早已碎的片铁不留,何谈有饭之说。这两年我在电站出民工的报酬,上级规定由出民工单位自负。红石工地出一天工日补助8角钱的生活费。我每月除去吃饭、买日用品外所剩无几。所以也没有钱贴补家用。当时家境状况一贫如洗,连母亲治病吃药的钱都没有。在这样的情况下,场党委和徐克文要求我走马上任带领社员出工。我看连队这副破烂不堪的样子,我那时确实是万念俱灰,一筹莫展,根本打不起精神料理连队的事务。看我这破碎的家境,病重的母亲,我向场党委要求回山东老家完婚,让对象来东北料理这个破碎的家庭,伺候老母。场党委看我在红石电站干了两年,连队里一分钱的报酬也没有拿到,还欠了连队不少吃返销粮的钱。场党委为支持我回山东老家结婚,就从农场民政部门援助了我五百元钱为结婚之费用。我回山东老家完婚后,住了不足两月就仓促的带着妻子返回了沪嘉。在我离开连队起程回山东成亲之后,养母不堪疾病的折磨和生活的重负,走上了人生的绝路,悬梁自尽。但这个不幸的消息被养父一直封锁到我从山东老家回到连队才知晓。那时,我真是叫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在一度的悲伤下我患了精神性头痛症。随后也没能配合徐克文的工作,为此徐克文对我抱有很大成见。这时的一连更是乱的不成体统,好不容易动员一些社员到地里把长满草的黄豆收到场院,还没等黄豆打完,就被一些不法分子煽动社员一抢而空。我和妻子俩只能看到全连人像一窝蜂一样在场院上乱做一团。在全连哄抢场院的行为下,徐克文也先告退出了一连的政治舞台。一连没了领导,再也没有谁那么傻肯服从党委的安排到一连任党支部书记。一连成了没人管的孩子。李树森一看,徐克文也没有能搞好一连。所以他更有信心以为一连走到今天这一地步与他无关。他还是拿出了共产党员的崇高思想,为人民服务。重操旧业,负起了党支部书记的重任。场党委也抱着娶个瞎媳妇比死了一个病老婆好,反正一连也没有人爱当书记,李树森要干总比没人干强,就这样顺理成章的李树森又成了一连的党支部书记。

    对于一连这个顽症,场党委还在不断的会诊,最后诊断为地方派性病。以高敦才为主的山东派和以李树森为主的东北派。这两大病原找到了,就必须马上动手术,把李树森和高敦才切割开。于是成立了一个十一连,由高敦才带队,社员自愿报名。果然名医名药,山东派清一色的报名参加了十一连。那也最多只有十几户,三十多口人。连址建在二连正北,日伪时期的永安屯村址附近。这帮人中缺少会计人选,于是场党委和高敦才就动员我到十一连任会计一职。那时妻子刚从山东老家来,一看山东人都报名参加了十一连,因此也和我商量要参加十一连。当时我想山东人肯吃苦,只要好好干十一连是有前途的,所以我就同意了场党委和高敦才的动员到十一连当了会计。当时场党委调给十一连一台链轨拖拉机和配套农具。其余的一无所有。山东人就是肯吃苦,全连不足十个劳动力在高敦才的带领下,一秋一春开了五十多垧荒山,盖了一栋仓库,一栋食堂,打了一口水井。等到水井打出水后,本是全连高兴的大喜事。可是全连不但高兴不起来,反而个个垂头丧气,心都凉了一半。原因是从三十多米深挖出来的地下水臭的不能饮用。水是生活中的重中之重,水不能饮用,理所当然的这个连队就建的半途而废。山东人再能干碰到这种情况也没戏了。他们的士气低落,谁也不愿意去那里建房居住,这些人一直住在一连,早出晚归的每天往返二十多华里去十一连参加劳动。这一年是1979年,十一连建点失败,高敦才也退出了沪嘉这个舞台,搬回了乌云镇。和上海知青一样,同一年来到沪嘉,又同一年大返城,只不过知青是返城,他却是返镇,乌云镇。

    知青返城了,高敦才返镇了,林书基成了沪嘉的留守户。我们这些半途来,半途走闯关东的流动人口,这时还在经受着生活的折磨,等待着改革开放的曙光。

 

                                            本集完

 

                                                                                 小彭头

                                                                        2008年12月21日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