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久的回忆--黑龙江嘉荫县插队知青的岁月

知青岁月是激情燃烧的流金岁月,是无法淡漠的生活往事,更是铭心刻骨的历史烙印……

 
 
 

日志

 
 

记一个中国农村干部的一生,忆我的父亲彭振东(彭守珍)  

2009-08-21 11:5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父亲彭永须字振东,1913年出生于山东省荣成市崖头镇黎明村一个农民家庭里。十九岁那年闯关东到了哈尔滨,后来又到了嘉荫县乌云镇,在那里成家立业定居下来。那时我们兄弟姐妹八人(五男三女)全家十口之人,全靠父亲辛勤劳作养家糊口,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度过了那困苦的旧社会。后来土地改革了,走上了合作化的道路,父亲就当上了村干部。五八年大跃进时他带领着大家奋斗在农村第一线上。三年自然灾害,家里没有一粒粮食,我们和其他人一样挨饿,从来没有搞过一点特殊化。那时我们吃的是玉米秸、树皮、野菜,苦苦的熬过那艰难的岁月。成立了人民公社后,父亲仍然是农村大队干部。他每天早出晚归,我们几乎见不到他的身影。他对工作就是这样兢兢业业,任劳任怨。他对自家的事情从不关心,家中的大事小情全靠母亲一人打点。每年生产队年底分红,把钱往母亲手中一交就没事了。在我的记忆中,父亲从来没有过问过家中的任何事情。他一心一意为集体,甘当革命的老黄牛。在嘉荫县归黑河管辖时,他曾被选为黑河地委委员,也曾连任两届嘉荫县委委员。历年来被评为县、市级劳动模范和优秀共产党员。
   1970年上海知青响应毛主席的号召,“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来到嘉荫县富民屯建农场。当时富饶公社动员贫下中农去建设农场。可是大家都知道富民屯一带无霜期短,种植不了别的蔬菜,长年以吃土豆为主。所以没有愿意去、后来父亲就亲自动员,带领了一班人马去了富民屯,当时父亲置身一人去的富民屯,我们全家依然住在乌云镇。当时,富民屯到乌云镇六十多里没有公路,没有交通工具。父亲到县里开会和回乌云办事,都要艰难的步行这六十多里泥泞的山路,往往一个单程就需用大半天。
   父亲到了富民屯后,就被刚成立的沪嘉农场党委安排在新建的知青点沪嘉一连任指导员,兼党支部书记。父亲是大公无私,肯吃苦务实的农村干部。他对上级领导的指示精神有一套独特的执行方法,就是理解的要执行,不理解的也要执行,在执行中加深理解。所以他对执行上一级的指示精神和下派任务从不含糊,从不抱怨。他对农村工作非常认真,他有句口头禅经常挂在嘴上“一天之计在于晨,一年之计在于春。人误地一时,地误人一年。”父亲对农村工作总是一丝不苟,秉公办事。经常是一副严肃的面孔。但是父亲有一颗善良的慈母心。他到沪嘉一连后,领导的是一帮十六七岁的上海知青娃。虽然在工作中政治上对他们要求都非常严格。但是在生活中处处关心照顾好他们,经常为搞好食堂伙食奔走于沪嘉与乌云镇之间。连队要有知青和老农生病须去乌云镇住院。 父亲总是安排母亲杀鸡送饭到医院探视,甚至把病人接回家疗养。特别是每年过春节,父亲知道远离上海的知青娃想家,父亲就想尽一切办法,在春节前把年货办全。大年三十陪上海知青集体过年,减轻了他们想家的思念。每年大年三十晚,万家团圆的时候,母亲都是眼望着沪嘉方向独自度过这除夕夜。等到大年初一清晨,闹了一个通宵的知青进入梦乡之后,父亲就悄悄的踏上了回乌云镇的山路。到了家后,匆匆吃完母亲早已准备好的团圆饭,拿点年货在年初一的当天又返回连队和上海知青们继续过年。父亲就是这样的和上海知青建立起得鱼水之情。
   1975年六十五岁的父亲随拖拉机进山查看生产时,不慎从大爬犁上摔下来大腿跌成骨折,就是那样也没能回家养伤,都一直呆在连队由我的堂姐彭云芹照顾。母亲让他回家,他总是说连队事情太多离不开他。就这样一直到知青返城,他才被农场党委调到场部修配厂当厂长。在修配厂时因在一连骨折没有得到有效的治疗,又造成了第二次骨折。因沪嘉医疗条件有限,只好回山东老家治疗。1985年修配厂解体,他终于回到了自己多年的老家乌云镇。从1970年至1986年共十六年的艰苦历程,父亲都是无怨无悔。和他一起调到沪嘉建场的当地农村干部,都能想办法把自己的子女安排上学或其他工作。可是父亲从来也没有为我们考虑安排过任何工作 。我的哥哥姐姐在乌云镇都是靠自己的努力干出去的,我74年到沪嘉农场被安排在五连劳动。因为我在乌云大队当过赤脚医生。后来沪嘉农场卫生所缺少医务人员,场党委根据实际情况安排我去卫生所上班。我一直到退休还是合同制工人。有时也觉得父亲没有为我们尽到责任,但是细想想这也是父亲的性格。他处处为别人着想,从没有把自己的事情放在心上。自己干了一辈子农村基层干部,直到他70多岁告老还乡,最后连一点待遇都没有。在修配厂他大腿骨折已经被定为公伤,但因为体制改革修配厂解体没地方给钱,之后他就从来也没有到上面找过这事。二连连长高广进退下以后,每年乡政府还给他补助一笔钱。可是我父亲分文没有。他从来没有一句怨言。直到70多岁告老还乡,在乌云镇开了一个小卖店,和母亲俩自食其力。2003年父亲走完了他自己的人生旅程,他走的是那样从容,那样安详,他结束了一个中国农村干部的一生生涯,他享年九十岁。
  他的一生当中让我们值得高兴的是,沪嘉一连全体上海知青三十多年来一直没有忘记他,对我父亲的感情还是如此的深厚,至今还如此怀念他老人家。这使我想到了父亲当年和上海知青在一起经历那段同甘共苦的岁月,至今感情难以忘怀。父亲过世后,他们又千里迢迢去为父亲扫墓。令我们做儿女的感动。为此我代表全家特别向上海知青朋友们表示由衷感谢,并祝福你们幸福安康!万事如意!

  评论这张
 
阅读(11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