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久的回忆--黑龙江嘉荫县插队知青的岁月

知青岁月是激情燃烧的流金岁月,是无法淡漠的生活往事,更是铭心刻骨的历史烙印……

 
 
 

日志

 
 

福民屯老井  

2009-08-11 14:4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富民屯老井


    福民屯老井建于何年,尚无从考证。如果从1943年伪满时期开拓民创建福民屯算起,距今应该有66年的历史了。
    1970年我们300多个上海知青和干部来到这里建沪嘉农场的时候,老井是唯一可供饮用的水源。那时候,到井边挑水是需要排队的。
  福民屯很小,总共才十几户人家。一条东西向的通衢大道把屯子分为南北两个部分。老井就在道的中央,占据了屯子最中心的位置。周围比较开阔,学校(也就是当时的队部)、马号、磨面坊、铁匠铺、仓库,连长徐德生的房子,都分布在井周围方圆三十米左右的范围之内,因此称它为福民屯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并不为过。建场初期,场部办公室就设在井边上的马号里。那会儿到井边打水,经常可以看到那些身穿中山装、神情严肃的场部领导们弓着腰在低矮破旧的马号小门里进进出出。
  老井是福民屯最具标志性的设施。井台高出周围地面约半米多,用宽木板铺成四方的平台,打水的时候往井台上这么一站,就像登上了广场的主席台,福民屯全景便可尽收眼底。井台四周是斜坡,朝北靠近马号的那面固定着一个木头做的水槽,那是牲口饮水的地方。井口围着低矮的木框,两侧装有轱辘架,架上横着圆柱形老旧的木轱辘。轱辘把是一根弯成弓形的铁棍,冬天打水若不带手套,手和铁棍就会粘在一起。轱辘上缠着长长的井绳,井绳一端用铁链拴着公用的水桶。打水时,转动轱辘一圈圈往下放水桶, 直到井绳差不多放完了才听得水桶碰到水面的声音。等水桶蓄满水,井绳会拉得很紧并吃上份量,那时使劲摇动轱辘,它便“吱吱呀呀”地把满桶的水摇了上来。有时候,一圈圈往下放水桶有点不耐烦,干脆松手,让轱辘自转,轱辘就“哐当哐当”地响开了,随着自由落体产生的重力加速度,水桶越降越快,轱辘也就越转越快,直到“嘭”的一声,桶底撞在井底水面上,轱辘在惯性的作用下反转几圈后才会停下来。
  我们女知青喜欢端着洗衣盆到井台洗衣,这样可以省去来回挑水的辛苦和时间,洗起来也比较痛快。往往是几个人结伴而来,然后由其中的一人专门负责打水,轮流往每个人的盆中倒水。井水可凉了,即使是八月里的大热天,那水也是冻得手指关节发麻发痛。每次洗完衣服,都要将发红的双手放在嘴边哈呼好长时间才能缓过劲来。井边也是传播各种消息的地方。老乡在打水时相遇,总免不了唠上几句,唠到兴头上,水打满了,水桶搁一边,俩人杵着扁担也能说好半天。有时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轻,那准是说到关键之处了。
  福民屯老井养育了福民人,但同时也给他们带来了不可治愈的疾患。由于地质土层的原因,老井水得不到应有的良性循环,致使水中缺乏碘、钙、铁、锌等化学元素,长年累月饮用此水,土生土长的老福民人以及他们的后代几乎都患上了大骨节病,面黄肌瘦,身材比一般人矮小,走路还一拐一瘸的。70年代大批知青到农场后,为改善水质,也为了缓解人多水少的问题,曾经在老井附近另打了一眼深层机井。但不知什么原因,人们还是喜欢到井台打水,慢慢的机井就被废弃了。
  四十年过去了,如今的福民屯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老井作为知青时代的文物曾经被保护了起来,新修了水泥的井台,并盖上了简易的棚架。直至去年,听说福民村修建村际水泥公路,老井又正好在路的中央,政府不得已只好把它给填了。
  老井消失了,老井周围的广场以及当年的马号、学校、磨坊都不见了,一个时代结束了。但那“吱吱呀呀”轱辘转动的声音、那井台生活的温煦平和、那割舍不断的乡音乡情,将永远留在我们的心底。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