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久的回忆--黑龙江嘉荫县插队知青的岁月

知青岁月是激情燃烧的流金岁月,是无法淡漠的生活往事,更是铭心刻骨的历史烙印……

 
 
 

日志

 
 

我在值班分队的日子(之四)葛乃杰  

2009-07-16 13:3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几起非战伤亡事故
在值班分队期间,曾听说过这样一个故事。好像是在第一届时期。
有一天清晨,在起床号响起前,一位战士下哨回到营房,他卸下了步枪弹仓里的子弹,而后举枪对着正在给战士们的脸盆里分倒洗脸热水的、私交甚好的班长,边开玩笑地说:“我毙了你”,边扣下了扳机。
枪响了,班长真的被毙了。原来这位战士忘记退出上了膛的那颗子弹,犯了用枪开玩笑的大忌。这起事故造成一死一疯。班长死了,开枪的战士疯了,两个家庭都受到无法弥补的伤害。
另一则发生在我同一届时期,两个当事人都是上海知青,是同一个班的正、副班长。人名隐了。一天,副班长出完任务后回驻地,屋内就班长一人趴在炕桌上写信。这位副班长进屋后一面和班长说着话,一面卸下弹夹,然后将枪口抵近炕面欲扣扳机。
    几乎同时,班长注意到枪口正对自己的方向,急忙说了句:“不要对着我”,并本能地侧了侧身。话音刚落,枪还是响了。子弹从炕面跳起,像缝针一样穿过了班长背部因侧身而隆起的条状肌肉,在相隔不到十厘米距离里留下两个洞,所幸只造成皮肉伤。
这事件过程有两个巧合,一是枪口离炕面太近,子弹尚未达到足够的穿透力,形成跳弹折向班长。二是班长下意识地避让了一下,否则,按跳弹的角度不是仅仅射穿条肌肉,恐怕是射入胸膛了。
还有一则,那时连部有一个英俊的通信员,和我关系特好。一天,通信员随连长一起外出开会。连长在屋内开会,通信员在屋外等候。时间一长,通信员想擦一擦冲锋枪打发时间。于是在没有将枪拆解的情况下擦上了枪。
通信员在擦了枪的表面后,再用通条擦拭枪管,最后,他一手拉开枪栓,一面从枪口观察检查。枪管干净了,他把拉枪栓的手一放,“啪”,在复进簧的作用下枪栓阖上了。然后他将枪托着地枪身靠肩,弯下身去击发。“砰”,枪响了。子弹贴着脸颊飞过,耳朵震聋了,半边脸烧的通红,吓了个半死。
不管你怎样擦枪,一定要先卸下弹夹并清膛验枪,一个疏忽,差点就毙了自己。
在边疆,不管是站岗、巡逻还是执行别的军事任务,子弹都是上了膛的。但回驻地后应立即卸掉实弹弹夹和将膛内子弹退出,然后验枪、击发,换上空弹夹后搁回枪架。擦枪也有规范程序。但这些程序太熟了,太常用了,反而不太经心。不经心了就易出事。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