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久的回忆--黑龙江嘉荫县插队知青的岁月

知青岁月是激情燃烧的流金岁月,是无法淡漠的生活往事,更是铭心刻骨的历史烙印……

 
 
 

日志

 
 

与知青在同甘共苦的岁月里(6)我与知青情深似海  

2008-09-20 18:1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修路过程中,我们历经艰辛顽强拼搏。当年知青朋友已下乡锻炼了三个年头,城里人的娇气在他们身上越来越少。我们这群十八、九岁的小伙子,正值年华正茂,身上好象有使不完的力量,白天挖沟担土,晚上跑六、七的山路,到卫东农场看电影,电影散场后我们又说又笑走回驻地一晚上十点多钟。我们的伙食也很艰苦,整天馒头、黄豆汤、豆腐乳,没有蔬菜吃。记得有一次,修路修到卫东农场的大田边上,卫东农场种了一片饭豆(豆果成熟后做豆包用)那时饭豆整长满了嫩嫩的豆荚,我们看到后,知青朋友说从来没看到种这么多刀豆。我们采了不少回去美餐了一顿。后来才知道那是饭豆不是刀豆。回忆起那段时光真是有苦有乐。
    72年夏季来临,雨下得很大,很多。有一次,我们冒雨跑回驻地,一个个淋得象个落汤鸡。也就是那一次我被雨淋的得了重感冒,开始发烧不吃饭,把季宝急的团团转,不等雨停就派知青兄弟回场部请医生。到晚上十一点多,那位知青兄弟和上海下乡医生骑着马冒着雨来到驻地。医生给我量了体温,打了针。体温烧到40、2度,我基本处于昏迷状态。医生见打针也不退烧,就叫知青朋友烧开水,等水稍凉后就用毛巾给我擦全身,一直擦得我浑身大汗。这一夜闹的医生和知青兄弟都没能合眼,天亮后季宝和医生商量,必须要马上把我送回场部治疗。当时我烧得 坐都坐不起来,骑马回场部是不可能的,这里到场部除链轨拖拉机别的车一律无法通行,在这样的情况下,知青兄弟决定扎担架,用人把我抬回场部。吃过早饭,扎好担架季宝派六位知青兄弟轮换抬也要把我抬回场部。我清楚的记着这六位兄弟有徐文庆、李建国、盛志忠、姚迅芝、钱金章、周连和是他们深一脚浅一脚的把我从十五里地外抬回场部。路上李建国和姚迅芝打趣的说小彭你的病好后可不能忘记是我们六个人怎么把你抬回场部的。虽然他们两个是随便一说的,可在我的心中却扎了根。是的 ,我怎么会忘记你们呢,因为我们朝夕相处,生死相连,上海的知青朋友我永远忘不了你们。                 
                                              
                                                          待续


                                                  小 彭 头

                                              2008年9月20日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