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久的回忆--黑龙江嘉荫县插队知青的岁月

知青岁月是激情燃烧的流金岁月,是无法淡漠的生活往事,更是铭心刻骨的历史烙印……

 
 
 

日志

 
 

重回黑土地(二)  

2008-06-04 15:0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0年沪嘉四连部分上海知青返乡纪行

    嘉荫往沪嘉的班车每天中午12时发车,本想上午在县城再逛一圈,可一大早老年到宾馆来找,一定让我们去他家吃饭。老年是建场初期调到沪嘉为数不多的国家编制的当地干部,曾担任场部的会计指导。他工作认真,为人热情,性格耿直。在农场那段时间,我们常常到他家噌饭。这次听说他几年前老伴去世,现在和儿子媳妇住,我们不便打扰,所以昨天去他家坐了坐就走了。没想到今天一大早他又来找,说这么大老远的来一趟不容易,非要上他家喝杯酒才让走。大伙儿拗不过他,只好乖乖地跟着去了。
    本想只是吃顿早饭而已,没曾想这顿饭竟吃了三个多小时,老年拿出自家酿的“老百干”来招待。大家盘腿坐在热热的炕头,围着堆满食物的小炕桌,喝一口辣出眼泪的东北烧酒,唠着那些贴心贴肺的家常话,感觉又回到了从前。淳酒浓,比不上我们的乡情浓;火炕热,比不上我们的心头热。“感情深,一口闷”,于是干了一杯又一杯,千言万语尽在酒中。大家频频举杯,开怀痛饮,直喝到酒酣耳热、日到晌午。
    从老年家出来已是中午11点半多。我们匆忙到宾馆拿了行李就往车站赶.老年带着孩子们前来送行。同行的安徽大同煤矿的张警官和老年激动相拥,含泪告别。这个身材高大、一路上寡言少语的上海人并没有下乡插队的经历,但几天来跟随我们耳闻眼见,知道了农场太多的故事,显然已被浓浓的“黑土情结”所感染,热血也开始沸腾起来。
    嘉荫通往乌云虽说是省际公路,但还是简易的沙石路面车道,与三十年前似乎没多大变化,而乘坐的便利却不可同日而语。在车上,意外的碰到了原农场五连的老乡刘文忠,他一下子认出了“傻大个张艺兵”,大家相见甚欢。一路上,他向我们介绍了我们离开以后农场一些人事的情况。
    没说几句话的功夫就到了“黄鱼卧子” ,过了“黄鱼卧子” 就是“雪水温”。 下午5时,车到乌云镇(当年的富饶公社)。在乌云稍作停留,便进入了最后的60里路。
    过去富饶公社到沪嘉农场不通车,60里路全靠步行。早晨从富饶出发,要马不停蹄地走,才能保证在天黑前赶到沪嘉。记忆中,我曾不止一次地步行走过这条路。
    车过乌云,路面明显颠簸起来。小河沿、新安、隆安……我们用急切的目光搜索着记忆中的一切,看看哪都像,再看哪又都不像。究竟是岁月冲淡了记忆,还是现实已被改变?
    6点左右,农场终于到了。仇扣娣在车下迎接我们,这个当年开“大罗马”的铁姑娘,如今已是沪嘉乡的副乡长了,二十多年未见,她没有太多变化,还是那么开朗爽快,只是看上去比过去更干练成熟了。她的丈夫,当年同是二连拖拉机手的解朝民开了一只大西瓜招待我们,富民屯的西瓜真是又沙又甜。
    放下行李,在仇扣娣夫妇俩陪同下迫不及待的到村里溜达。
    富民屯,你变了吗?当年战天斗地的"知青"不在了,简陋的场部办公室变成了砖瓦结构的乡政府大院。院子旁边是一座卫星通讯发射塔。房子多了,人也多了。场部通往富民屯的开阔地上盖起了由部队出资40万建造的三层楼的“八一”学校,取代了原先仅有一间教室的小学校;牛车马车不见了,路边停着四轮拖拉机和摩托;曾经朝夕相处的老乡已多半不在,人们用陌生的眼光望着我们。这一切都告诉我们,生活在改变。
    富民屯,你变了吗?朴实的土屋,无华的木栅栏小院,质朴的老少爷们,熟悉的东北乡音,还是那么安详、那么悠远、那么亲切。屯中央的那口老井还在,井台上盖了棚子。只是井周围的广场不见了,马厩和学校不见了;四连青年宿舍还在,只是换了主人。八开间的房子被一道篱笆墙分隔为二,左边食堂一侧由原四连的党支部书记徐德生的二儿子小奎住着。从他口中我们得知,徐德生夫妇已于前年先后去世,其子女都各自分门单过。这个当年拖着两条鼻涕的小毛孩,如今也挑起了生活的重担,小小年纪已是满脸的沧桑。
    沿着窄窄的篱笆墙,我们找到了“大金牙”的家,这时她正从自家园子里摘茄子出来。富民屯当年呼风唤雨的“厉害娘们”如今已是70多岁的老妇,不过仍是腰板挺直,嗓门脆亮,精神头不减当年。看到我们这群陌生人她先是一楞,随即马上把用衣服兜着的茄子往地上一扔,一把搂过我们高兴地大叫:“哎呀我的妈呀,我都认识你们!”。进到屋里,见到了她的丈夫刘崇明。这个当年用一根扁担,两个箩筐挑着大金牙前夫两个儿子闯关东的棒小伙子,如今却是目光呆滞,形容枯槁,老得几乎认不出来了。说是几年前瘫痪,既不能说话,也不能干活了。看来时间并不是对每个人都公平。
    晚上,乡政府领导设宴欢迎了我们。乡长赵长顺二十来岁,和我们当年下乡时的年龄相仿。虽然年轻,但务实能干,对沪嘉乡的未来充满信心。乡党委书记郑晓辉说,上海知青为沪嘉的开创和建设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沪嘉人是永远不会忘记你们的。近年来常有老知青回乡探亲,有些还不止一次,如陆义等。希望你们多来,欢迎你们常来,为第二故乡的建设再做贡献。
    晚上,住在仇扣娣家。
    富民屯的夜晚,静极了,天上的星星仿佛伸手可摘。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