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久的回忆--黑龙江嘉荫县插队知青的岁月

知青岁月是激情燃烧的流金岁月,是无法淡漠的生活往事,更是铭心刻骨的历史烙印……

 
 
 

日志

 
 

重回黑土地(三)  

2008-06-13 10:5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0年沪嘉四连部分上海知青返乡纪行


Image53
   
    22日清晨,刘文忠带我们去寻访后山李秋江的墓地。
    粮库后面通往一连的狭长地带原来是一片灌木野草丛生的荒地,现在已被村民们种上了黄豆。平整的豆子地里,长着一棵孤零零的大树,刘文忠说,这就是墓地了。
    “秋江,我们来看你来了……”,“秋江,你还好吗?”朋友们低声的呼唤着。当年我们四连的全体知青,沿着这条小路来到这里,满含悲痛的眼泪,亲手将年轻的战友掩埋。秋风萧瑟,荒草凄凄。屈指算来,战友长眠于此已整整二十八载寒暑春秋。在踏上黑土地的那一刻起,他何曾想到会从此不归呢?愿他的灵魂安息吧。
    早饭后,准备上六连。除了谢朝民的吉普车外,乡政府还专门调了一辆吉普车送我们上山。
    上六连的路不太好走,好像从来没修过,还是三十年前那条拖拉机道。
    寂静的树林,蜿蜒的林中小路,草甸中盛开的野花,溪流中的卵石,一切仍依旧,只是小路上跋涉者的足迹已被岁月湮没……
    半道上,碰到了张凤雨,他正要和儿子一起去割豆子。见到我们可把他高兴坏了,忙不迭声的说,“走走走,到家到家!” 这回豆子也不割了,父子两人分别上了我们的车,直奔六连而去。
    一出树林,看见了那座山,那条河,穿过那片庄稼地,渐渐地看见了掩映于深山峡谷中那熟悉的小村庄,看见了我们曾经住过的宿舍的屋顶……
    西米干河,我们回来了。六连的父老乡亲,你们都好吗?
    山还是那座山,河还是那条河,房子还是那房子,井还是那口井。六连和我们离开时没什么变化,一草一木都留着我们的记忆。
    因为是白天,男人们都下地干活去了,家里就剩老人孩子和女人,村子里静悄悄的。那幢唯一的砖房,我们原来的宿舍,外面围了木栅栏,栅栏上挂着“温泉村小学”的木牌,孩子们正在我住过的那间房子里上课。那个朝北的窗户外,原本是一片麦田。八月的时候,金灿灿的麦子一直铺到天边。麦田的尽头是林子,林子里有条通往场部的路。很多时候,我会呆呆的坐在窗前,久久的凝望着那片麦田,直到看见从麦田中间那条路上走过来的人。
    女人们闻讯赶来。张凤雨媳妇玉兰来了,她一下子认出了我和红玉,三个女人笑着、叫着抱在了一起。这个当年从山东来的新媳妇,现在已是孙子孙女满地跑了,我们夸她好福气,她则抱怨着三十年来没过上富裕的日子;老巴媳妇来了,她还是那么热心肠,爱唠叨。她带我们去看老巴,这个当年六连唯一的木匠,那么个精明能干的人,如今却是老了,聋了,糊涂了。
    不知谁去报了信,下地干活的乡亲们纷纷赶回屯里。“老拐子”来了,穿着一件破旧的红毛衣,可怜当年富民屯的美男子,现在却是佝腰驼背,老的不象样子。唐万林来了,说是最近又结婚了,这已经是第三任老婆了,他可真能。李希栋来了,这个老实人还那样,笑嘻嘻的话不多。张凤雨激动的有些结结巴巴,他说,当年你们这些知识青年到农村来,我们贫下中农都很喜欢你们,在共同的战斗中我们结下了深厚的友谊。……你们走了以后,我们都很想念你们。如果你们晚走两年,我们就住上砖房了。希望你们今后常来,我们大家再会合一下。
    我们想去看看西米干河,想去看看河对岸曾经住过的地营子。在村口黄豆地,碰上了唐万林的二女儿“小娣儿”,正和一群人在割豆子。我和红玉手心痒痒,于是拿起镰刀,弯腰奋力干了起来。要知道,当年我们可都是割豆子、铲地的一把好手啊。
    哦!西米干河,你还是那么的清亮,那么的充满活力。当年河上没有桥,只有一棵倒下的大树横在中间,那是名副其实的独木桥。我们女生胆小,上桥时颤颤巍巍的侧着身子,还要手拉手才敢通过。有的女生干脆骑马坐在树干上,用手撑着一点一点的爬过去。后来走的次数多了,平衡能力有所加强,才敢脱手独立行走了。有一次,我们坐着装粮食的马车到地营子去,到河边时,其他人都下车去走独木桥,只有王颖赖在车上不肯下。马车过河上岸时,车老板肖永生一甩鞭子,马使劲往上一蹿,王颖没提防,一下子从麻袋上颠下来掉进了河里。肖永生听到我们惊呼,以为是麻袋掉了,赶紧下车过来看个究竟,却见王颖正从河里爬出来,浑身上下全湿透了活像个落汤鸡,把个肖永生坏小子笑得前仰后歪的……
    现在的西米干河水已没有当年那么大了,有的地方河床裸露,穿着鞋也能趟过去,估计河里也不会有鱼了。
    沿着那条小路,张凤雨和老拐子陪着我们去看地营子旧址,再从地营子穿过那片草丛走到我们当年曾经挑水洗衣服的河边 ……
    多么熟悉的山,多么熟悉的水。当年我们曾在山上滑雪,在河里游泳,青山绿水间留下了多少青春的欢乐和笑颜。
    多么熟悉的小路,多么熟悉的田野,当年,我们曾在这儿铲地,在这儿收割…播下的是希望,收获的却是更大的期待。
    要离开了,我们与乡亲们合影留念。张凤雨、老拐子匆忙回屋拿了木耳和蘑菇送给我们。在乡亲们的依依惜别声中,我们上了吉普车,老巴媳妇追着车子大声喊:“请给所有上海的青年带好,告诉他们要来的话可要早来啊,来晚了我们可就都不在了”。
    我们回头遥望渐渐远去的山谷、村庄、田野……
    再见了,西米干河;再见了,我的第二故乡。
    多保重啊父老乡亲,多保重啊老少爷们。明年、后年,我们还会再来的,一定。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