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久的回忆--黑龙江嘉荫县插队知青的岁月

知青岁月是激情燃烧的流金岁月,是无法淡漠的生活往事,更是铭心刻骨的历史烙印……

 
 
 

日志

 
 

记忆中的往事 [二连许斌]  

2008-03-04 15:1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忆中的往事[1] 
   和知青老战友联络上也有两个来月了,记忆中的往事一件件浮现在我眼前.78年的第一场雪在10月28日凌晨飘飘的下着,我躺在嘉荫县人民医院的病床上等待着救命的血,医院没有血库,亲属都在上海万般无奈,那可是两条人命啊!关键时刻是知青们伸出了援助的手,孙祖慰.洪根宝[还有一位当地青年]的雪流进了我的血管,我闯过了鬼门关,母女平安.我永远忘不了在那艰苦的日子里给我无私帮助的知青朋友,还有那当地的工友和领导们,我想念你们.无论我走到哪里,你们永远在我的心里.我祝愿所有的好心人一生

记忆中的往事[2]  
   黑龙江的大森林,谜一样的森林.记得那是七十年代初,黑龙江林业厅在嘉荫县搞森林调查,各连队抽出部分知青去帮忙,连队能增加点收入,又能解决富余劳力.我们一大帮人在红旗林场进行了一个星期的培训就给分到各个林区进行森林调查.我所在的森调队有十几个人,来自各连队,有县林业科的领导任队长,另有一位鄂伦春青年当向导.我们每天在密林深处搞调查,能掌握时间显的太重要了.我有一块新表,辽宁牌80元[上海牌买不到,要凭票的],就成了稀罕物.一天,一位知青为了工作方便向我借了这块表,等他从深山老林中回到宿营地时却告诉我说手表没了,他到小河边洗手,把表摘下来挂在树叉上,洗完手,表就找不到了,茫茫大森林就这几个人,这个谜团始终缠绕着我,尽管后来林业科给了50元的赔偿,知青也给了10元的赔偿,但是,这个表究竟到哪里去了呢?谁也不知道,只有天知道.谜一样的大森林,我心中永远的谜.

记忆中的往事[3] 
   每天看看属于我们知青的网站,过去的一切都会慢慢浮现在我的脑海,中断了的记忆随着战友们的叙述,越来越清晰.记得70年的4月24日晚,我和汪丽萍跌跌撞撞的走在通往沪嘉的路上,身旁不断有知青们在超越,看着前方的灯光,就是走不到,心中急,脚下更乱,跟斗一个接一个,真想一屁股坐在地上不走了,这时有个男青年看到我的狼狈相走到我跟前说:把棉大衣给我吧,我帮你拿.我实在也是拿不动了,把棉大衣交给他后,我一下子轻松了不少,脚步也加快了,当时就想,也不认识人家,黑呼呼连那人长啥模样都没看清,丢了就丢了吧,时隔几日,在一次全场的大会上,我和旁边的人闲聊,竟然就有在关键时刻帮我大忙的好心人,他立即去把我的棉大衣取来交给了我,可我至今还是不知道他的尊姓大名.只知道他是一连的,事情过去38年了,再过38年我也不会忘记的,那是我走向社会第一件难忘的事,好心人,愿你有好报.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