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久的回忆--黑龙江嘉荫县插队知青的岁月

知青岁月是激情燃烧的流金岁月,是无法淡漠的生活往事,更是铭心刻骨的历史烙印……

 
 
 

日志

 
 

备战房与种木耳(下)(彭守振)  

2007-10-26 16:0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备战房种木耳是大家的开心时光,在屋里种木耳听故事,不受紫外线直射,女性都白白胖胖显出南方人皮肤的细腻,不是计件活儿大家只凭良心做,体制就这样。
  有一次,丛老五拿脱了木段,锋利的钻头划破了季葆春的手指,他痛得用上海话咒道 “乡下人,拾垃圾去不啦?”言下之意是嘲笑伊的笨拙与肮脏(吃瘟猪肉),女性全大笑,唯有虞翠娟用上海话反驳;“季葆春,侬哪能这种讲法,大家凑在一起不容易,算了算了。”一边说,一边帮周雅文忙着替季葆春包扎。后来机务班进驻备战房开荒,小虞则更加活跃。
  1975年,我已不在食堂吃饭(除了冬季搞副业),姐姐的到来加之小菜园的搭配,终于不用难堪地向人索要粮票(知青一年口粮标准444斤,大多半年享用半年回了上海)。彭永生也因吃着“猪肉”越发精神,有一次,他拿起记工用的粉笔,在门板上写下这样一首诗来考我:
                     山山
                     角下
                   山八青山
                   恒到角六
                  山好我湾高山
                  恒说都响水流
                 山间人人潺潺深山
                 此宿独寒般千鸟百
                 他乡客孤叫叫得行
                 做没人为难了为人
  我左读右读念不成句,最后还是他提醒说:“这是李太白游北岳恒山,为情景所迷,下山后又返上去住了一宿”。古文竖版都是从右向左竖念,我便读着“山下青山六角湾”……迂回地念,真个他把恒山走了个遍。一首七律用“山”字之多构成八角,不觉重叠乏味,没有闲情雅兴是难以做出的。彭永生说这是他在胶东民居某处房山墙上看到的。
  种完木耳,我们便开始种土豆、打草,修缮房子,准备秋天漏粉。女性大部分回连队干活了,只有张钧英、张敏民照看着木耳。我当时觉得她俩真伟大,因为在连部西屋玻璃皿的福尔马林溶液里浸泡着一朵硕大银耳,像白色牡丹绽放,这是她俩的杰作。银耳当时只产云贵高原,很稀贵。我为了取得这门技术,回连队路上便有意与伊们攀谈,还改了一首小诗打动伊拉。
  此时正是秋天白露时节,草叶已挂霜花,看着日渐变色的自然和伊拉愈发丰满的体形,遥遥无望的期待和踩着泥泞小路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人生,暖季已将过去,不免倒也有些凄情,成诗曰:“八月秋分白露,路上行人凄凉,小桥流水野花香,日夜千思万想。心中不得宁静,青春早弃文章,十年寒窗付流水,又是探亲时光。”
  学得了这门技术,还是在土地改制后的八十年代才发挥出来,此时家家养菌,户户种木耳,也是收入多多。
  不知二位张姑娘可曾记起这段往事?岁月悠悠,光荫无情,32年风雨走到现在,应该是福态吉祥。
  
                       荣成  彭守振
                        2007年10月

  评论这张
 
阅读(10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