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久的回忆--黑龙江嘉荫县插队知青的岁月

知青岁月是激情燃烧的流金岁月,是无法淡漠的生活往事,更是铭心刻骨的历史烙印……

 
 
 

日志

 
 

备战房与种木耳(上)(彭守振)  

2007-10-26 16:1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趁着消融的残雪,大爬犁把手扶拖拉机及木耳菌种运到了备战房。看见破败的备战房使人联想到林冲大军草料厂、风神庙。塌陷的地窨子又像经历过一场战争,无数个弹坑隐现在山脚。
  这是1969年富饶公社为备战仓促建起的人防工程。一旦发生战争,沿江居民可迅速撤离战场,到建在深山老林的草房避难。到1975年时,十多幢草房所剩无几,四处是断壁残垣。仅剩下放牧人遮雨避风的几间破漏之屋,便做了种植木耳的临时工场。
  季葆春管手扶动力当技师,我和丛老五搬运木段钻眼,女青年张钧英、张敏民负责技术指导,虞翠娟、王红卫、周雅文、石为民等女性负责种植菌种。同去的还有老乡高春读、彭永生,他们两位是岁数大的人。
  一开始,我们带午饭朝去夜归徒步行走。备战房离一连大约10里,走了几天,道路开始泥泞,穿高腰水靴真够两位老人受的,于是老高老彭便打扫出一间小屋,支起床铺,从食堂秤出面粉开起自己的小灶,在备战房住下了。老高是老农领导。
  工作期间,大家说说笑笑,山上的鞑子花一簇一簇开放,像燃烧的火,随风不断传来清香。河边的“把河柳”吐出柳絮,像一团团朝雾,潺潺的河水里有小鱼在游弋,春在催着大地萌动,真有一派北国之春的感觉。老高阴沉的脸也像冬天过去开始转暖。如果说老高的身世经过战争洗礼,那么彭永生则是历经沧桑;老高的身世诉诸流水,彭永生的人生则是侃大山。
  大家在一起干活,几天便混熟了,说够了上海方言,女性们便邀老彭说些别的事,大家听腻了老高对战争的描述,“打四平,街上血都拔脚”毕竟太残酷。
  彭永生原先是哈尔滨皮鞋厂的技术骨干,三年灾害后没有什么皮货可做,就像知青为国分忧一样,回了山东老家,以后的年代人们根本穿不起皮鞋,保存的鞋楦又在文革中烧了,这门手艺随着他的迁移也就销声匿迹。他是彭志远的养父,刚从“关里”搬来,闯过江湖见过世面,又读过几年小学,脑子里的东西还真不少。讲从前黑道的人,讲日本人投降,苏联红军入满洲,用日本军刀劈木柴,讲镶几颗钻石某种颜色刀把是什么军佐,讲李兆麟赵尚志。又把古文译成现义说给青年听,但是他不敢放肆地讲。最后干脆把三国从头说起,“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除了带有胶东口音,如果再喝点酒,表情不次于单田芳。
  天气转暖,猪瘟开始流行,在连队猪舍的猪眼看快死光了,伯父叫唐佩良把猪赶到备战房,想躲过这场灾难,可本来就是带病疫的猪群在备战房也没逃脱噩运,几天便死1只。老高把死猪褪毛破膛拾掇干净,用绳子把它拴在河边树根上,任水流冲刷“保鲜”,吃时拿刀拉下一块,煮热便妥。食物的充足使人沮丧的心情得到解放,他俩邀我们共享(上海青年是决不吃病死猪肉的)。
  说实在,在一连我还没见过高大爷有这样的心境。他把社会对他的不公往住在富饶的妻子儿女身上发泄,他的家人在一领粮,他克扣他们的口粮或把口粮卖掉兑成粮票,换出现金来用,内心像扭曲的社会一样变态。
  有时他也反思自己的决择。战争年代,他领导的全连人都死光了,他要证实战争的残酷,没有杀身成仁,活了下来,在忠与孝上选择了后者。三年灾害他又闯了关东,文化革命时函调直发乌云,像沙威探长的眼睛,一顶“逃兵”帽子扣在了这个倒霉的乡巴佬头上。儿女受拖累,家属断感情,厄运一直追着他。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