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久的回忆--黑龙江嘉荫县插队知青的岁月

知青岁月是激情燃烧的流金岁月,是无法淡漠的生活往事,更是铭心刻骨的历史烙印……

 
 
 

日志

 
 

北地农事(盖房)上  

2007-07-06 16:0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下乡头一年,西渡西米干河,上一岗,开荒建点。先是住帐篷,接着为自己盖住房。小兴安岭农村,虽然盖的是土屋子,却也是一个系统工程,一切就地取材从零开始。备料、落料、立柱、架梁,上顶、搭天棚、立门窗、砌墙、抹墙面,直至屋内立灶、盘炕,缺一不可。这些农活,对我们知青来说,完全一窍不通,就连看也没有看到过。

由当地老乡指点,还有懂木匠活的上海干部筹划,加上生存的必须,我们开始盖房子。

去树林里备料,放倒直径二十公分左右的树杆(松树、槐树、柞树均可,但不用桦树,因为桦树易朽),拉回来当立柱、横梁和屋脊;砍下胳膊粗细的小杆,用来当檩子、隧子,铺天棚,以及作固定木柈子的横格。还要伐几十公分直径的大木,运用剖板子,做门窗料。

伐木这时候对我们已经不成问题了,苦的是那些拉大锯破板材的人。粗大的树段用蚂蟥钉固定在架子上,一个人站在树段上,一个人立在树段下面,拉一面大锯破板。那大锯重约四五十斤,有一人多高,加上延伸的把,估计超过二米。两个人一拉一送来回往复。我没有拉过上锯,不知其中的滋味,只拉过下锯,且不说朝上送锯和往下拉锯的吃力,光是迎着纷纷散落的木屑,眼睛瞄着那条锯缝,脑袋不停地躲闪,人就难以坚持很久。后来有了用拖拉机当动力的圆锯,除了粗过圆锯半径的树段,其它的都用圆锯来剖,那要省力多了。

然后,平整场地。由于房子盖在平缓的山坡上,如果不找准水平面来,盖起的房子将会是斜的,所以每一幢房都要铲去草皮,挖去高处的泥土,找平地面,铺上沙子。接着,起了四角的柱子。起柱子前先挖柱基坑,在里面放在整块的石头,柱子就立在石头上。柱子用整棵的树截成,有时去皮有时连皮也不去。柱子头上先已开好了榫头,竖起以后,把预先做好横梁和三角屋顶抬到柱子上,合卯拼榫敲紧密缝。柱、梁、屋架接边以后,房子的轮廓立马出来了。

休息的时候,看着蓝天白云下的房架子,顿时觉得山林间生动起来,有了人气。不远处的帐篷,只能给人临时驻扎的感觉。而现在,我们要在这里落脚了。

房架子起来以后,便是垒墙体、立门窗、盖天棚和苫屋顶。

垒墙体的材料都是木柈子。关于劈柈子,在《伐木》这一节里有过叙述,这里不赘。用木柈子砌墙,实际上与用砖或坯砌墙没有多大的区别,也是用泥巴一块块地叠上去,到了一定的高度,压几根小杆定位,然后接着往上砌,直到填满横梁以下、门窗边框留出的全部空隙为止。

房顶的天棚用小杆密密地排实,在上面抹上渗和了草茎或麦桔的泥巴。一遍干了再抹一遍,一遍遍地抹,目的是防止房子漏气。以后在房顶和天棚之间,还要塞进木屑,既吸潮又保暖。天棚如果全部用的是青皮的杨树小杆,在屋内抬头看去,齐刷刷,清爽爽,让人感觉舒服。柞木小杆却是七撬八楞,黑不溜秋,让人不爽。不过,不管什么材料的天棚,住上人以后,几个月的烟薰火燎下来,都会变得一片漆黑。第二年(也许是第三年),我们锯了许多的泥满条,钉上,再糊上报纸,那就真的像天花板了。

有了墙,有了天棚,房子像一个长方形的盒子。一点也不像房子,看上去有点不伦不类。待到苫上了屋顶,才可以说房子盖好了。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