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久的回忆--黑龙江嘉荫县插队知青的岁月

知青岁月是激情燃烧的流金岁月,是无法淡漠的生活往事,更是铭心刻骨的历史烙印……

 
 
 

日志

 
 

沪嘉农场的干部情况  

2007-07-10 11:1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丁贻军回忆之一

作者简介:丁贻军。1933113日生,浙江宁波人,文化程度高中,195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历任上海市房地产公司工会副主席、闸北区房地局工会主席、闸北区环卫局党委书记等职。1993年评为高级政工师,是上海市闸北区九届人大代表。

1970年-1974年文革期间,丁贻军和57个上海干部一起赴黑龙江省嘉荫县沪嘉农场插队落户,亲身经历和参与了农场初创期的艰难岁月,主要从事宣传和知青的思想政治工作,并创办了《沪嘉简报》,沪嘉文艺小分队,为沪嘉的建设和发展作出了积极的贡献。

   

 

38岁到沪嘉农场,这是虚年龄,当时人看上去很年轻,当地人叫我是上海来的大学生。这个年纪比你们正好大二十岁。

424。到沪嘉的第一天,和你们一样的,睡在牛棚里。当天晚上,人累得不会动了。

第二天起来,马上造房子。

那时候,地表刚刚化冻,下面还是硬的冰,挖不动,就用拖拉机在原地转圈辗动,把泥搅起来,然后和泥。

房地局来的干部,专业对口,负责造房子。

我们是学过木匠的。在上海专门培训了一个月,最后考试,做一只长凳。一只长凳能做下来,说明你锯、刨、凿、榫,都已经会了。

泥工是不要学的。在房地局工作,就是看别人做也看会了。

就是没有电工,后来又从房地局派来了一个干部。

发电机也从上海运去的。

沪嘉农场前身是福民屯,一共7户人家,104个人。

和我们一起建农场时候去的,有253上海青年,清一色的69届。还有早一年在那里的知青,大概近10人。

上海干部是57个。人数最多的三个局:房地局、二轻局和冶金局。还有园林局,长航局,还有住宅总公司的。其中,70%是科级以上干部,有科长、处长、局长。正局级没有,副局级三个。一个是舒文,南市区宣传部长;一个是朱恒仁,市住宅总公司的副总经理;还有一个余南平,市二轻局的副局长。处级的就多了,石齐学,周志坤,赵正理,水桂棠 ……房地局、二轻局、 冶金局最多。

我算科级,工会主席,相等于科级。还有一些一般干部。

我们都属于工交系统。当时在上海归陈阿大管。

当地干部是县里调来的。有一个干部叫季顺友,是嘉荫县的商业局长,当地关系也熟悉的……还从县里各个公社调了一些干部,一连的老彭头,二连的老高,三连的杨发春,四连的徐德生,这些人种田都很有经验。

上海到黑龙江省一共有1600个上海干部,户口都下来的,党的关系都转去的,只有供给关系没有转去。一个原因是上海干部工资太高,当时组织部门供养不起;第二点,当地也有“私心”,本地原来的干部都打倒了,如果上海干部转正,那么原来的那些人以后没有位置安排了。

我们每个人每月发14元边境费。我11元吃饭,3元钱零用,买香烟抽。

上海干部的总带队是姚力,原周总理的秘书,高教局局长,华东师范大学党委书记。这个人,批林批孔的时候不灵了,批周总理,忘恩负义。他是全家人一起去的,老婆小孩。他的级别太高。黑河地区的第一把手是他原来的老部下,有事情反过来还要请示他。所以他没有吃过多少苦。

副领队是长宁区区委书记。名字忘记了。

嘉荫县带队是孔广寿,康志华。

有一批人去了逊克,还有一批去了佳木斯。

本来我的太太也要去的,因为那时候儿子只有十岁,去不了。

老实说,我对下乡是有想法的。

我是工会主席,1952年,群众选出来的。当时选举不像现在有组织提名,完全是群众自由选举,谁得票多谁当选。

第一次是在嵩山区,选举时我得票最多,当时22岁。

这时候,基层还没有党组织,工会说了算。

1957年,正式调到闸北区房地局当专职工会主席。

所以,我这么一个工人的领袖,怎么还要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呢。第二,身体不好,老胃病。

当时,搞报名是工宣队,对我有成见,就要我去。

造反派和工宣队是两派,他们叫我装病,不要去。

我还是去了,尽管有思想问题,但我是共产党员,又是党员干部 ,既然组织上决定我去,就要服从。

实际上,去黑龙江插队,绝大部分干部思想不通,是带了思想问题去的。

到了黑龙江,当地对我们关心不够,几乎不管不问,组织生活也不管,理由是你们都是大干部,自己管理自己。只有一次,开了四十天会,传达中央文件,天天吃桌头饭,吃得大家滚圆白胖。

农场组成当初的机构大致是这样的:一个场部,叫革命委员会。第一把手是老崔,崔永福,县里调来的。相当于副处级。第二把手是舒文,南市区的宣传部长,副局级干部。她的二任丈夫都是军队大干部,本人也是部队出来的,见过世面,脾气大,容易得罪人。当然的,第三把手是赵正理,冶金局的宣传处长。第四是季顺友,县商业局长,人不错,第五是刘宝善。

还有一个吴德勤,技术干部,算不算把手不知道。

场部下面设立几个组:政工组,组长刘希友;组织宋祖谈,我是搞宣传的。(还有一个部队来的小吴,放在政工组,准备搞武装部。)技术组组长是刘宝善,还有后勤组朱熙照(轻工业局的)。

场属单位有十几个:广播,卫生、木耳室、仓库(王化歧)、信用社,还有教育(王本,陈传本),王本老婆是出纳……

上海对农场的支援是巨大的。实质这个农场是上海办起来的,总投资数是300万元。发电机,卡车,是上海各局支援的。房地局出了木工工具100套,还有几十箱造房子用的旧洋钉、铅丝……手工局支援了缝纫机100台,手锯100台。拖拉机是用300万元买的。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