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久的回忆--黑龙江嘉荫县插队知青的岁月

知青岁月是激情燃烧的流金岁月,是无法淡漠的生活往事,更是铭心刻骨的历史烙印……

 
 
 

日志

 
 

大山深处建点史 第一集 烧窑  

2007-06-09 11:1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山深处建点史  第一集  烧窑

   原六连的所在地,现在的温泉屯,在74年的时候,来了一位手艺师傅,近六十上下的年纪,他就是砖窑师武广发大爷,为六连的建点工作作出了很大的贡献。没有他的直接指导,即使房架子和木拌子墙都已颇具规模。但没有砖头来彻火墙、火炉,整个建点的过程也算是失败的,因为人们无法抗拒零下四十多度的严寒,这就是自然界给求生存的人们做的下马威。全屯几十幢新建起的房屋都需要砖头,而砖头在当时是极端的缺失,就是化钱也买不到,何况连队也出不起那么多的资金。
  当时的支部书记,号称“胡司令”的上海知青作出了大胆的决定,白手起家,建立自己的窑地,“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虽然当时的劳动力极端紧张,每一个人似乎要发挥出超乎想象的超人毅力。但还是选出了包括作者本人在内的七八个壮劳力。六连建点之初,包括机务上的必不可少的人员,我们这七八个人,似乎已经去掉了四分之一,而且个个都是拿得出手的壮汉。
  我们在西米干河边上先平整出了一块蓝球场大小的场地,去除表面杂草和草皮以及有四十公分厚的黑土层,露出黄土,散上足有几吨重的沙土,再用木滚子压平后,一遍又一遍地用人工夯实,再在场地的四周搭起用油毛毡和木杆子组成的防雨棚,以免下雨时做出的坯子被淋坏。
  建立窑地,谈何容易,在当初连一块砖头都没有的情况下,首先碰到的难题是建窑,而建窑本身需要大量的砖头做外墙,可武大爷用自己平时炼就的建窑经验,用土法上马,带领我们脱了数万块的土坯子,用土坯子垒窑烧砖可是当时的一大发明,世人罕见。
  武大爷看似弱不禁风,佝偻着腰,头上只剩几根仅有的白发,可是他对工作极端的负责任,在他的统领下,我们一帮年轻人都成了他的徒弟,从他平时慈祥的面容中透出了一种极为受人爱戴的人品。他的话,如同圣旨一般,得到了我们的认可。他的脾气,旁人似乎是不了解的,只是对我们这帮哥们十分的爱护和关怀,时刻地呵护着每个窑工的生产进程、工作状况,做人的风貌。那些所谓的“能人”、“干部”有时也会来窑地所谓进行“指导”和说三道四,武大爷表面上和和气气地给予一一解说,可当这些人一走,他就会骂娘,说是:“我们这里的事用不着别人来说三道四,有能奈,就自己来干,我让位。”在他的统领下,我们的窑地哥们在整个连队的工作中,似乎成了独立王国。他再三告戒我们,“绝不要去听别人的传言,一切有我来安排。那些能人,干部们光会用嘴,是烧不出砖来的。”在我们众窑工的眼里,他就是一位尊敬的长者。
  做砖坯子,首先要挖出没有任何杂质的黄土,用小河里的水先泡上一两个晚上,等水全部吸收到泥土后,用泥叉一遍又一遍的捣和,全部黄土撮过去又撮过来至少来他个三五遍,等到撮到绝对没有干泥块以后,如同拈在一起的平滑而溜园的泥堆。然后用三个斗的砖模,用水泡透,洒上沙粒,再用一个碗式的挖斗,根据砖块的大小一次性用手在一尺高的距离往每一个斗里砸进去,绝不能留有任何空隙,再用柳条与钢丝做成的弓在三个斗的表面上一划,除去多余的泥土,再扔到泥堆里。如此反复地做出每一块砖坯子,端起三个斗的木模子合在平整的场地上,然后风干。第二天上架子,所谓架子也是砖坯一块斜一块平的往上垒起,直至两米多高。如此一层又一层地放在用枝干和油毡纸搭成的雨棚内,即防雨又透风,不几天就干透,等到雨棚内的砖坯全部摆满后,就可以装窑了。等到第一窑砖全部烧制出来后,用土坯做的土窑也就报废了。我们用第一窑砖建了一个新窑,只有用砖垒成的窑才是长期耐用的。用武大爷的话说,这仅仅是个开始,要想烧出日常生活人们必须用的砖,就必须立即重打鼓,另开战。
  在这个塞外边关的福民地区,兴安林涧中的西米干河边上,随着新窑的启用,我们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挑战,那个时期,正值雨季,对我们来说,又增加了不少的困难,时间紧迫,任务重,必须抢在秋季来临之前烧出更多的砖来应付整个村屯每一户人家所用的火炉、火墙用的砖。用武大爷的话来说,在九月份之前,务必完成连队交给我们的任务,腾出足够的时间来为村屯的过冬做准备,而两次建窑和烧出第一窑砖已经耗尽了将近一个半月。在这个关键时刻,绝不能有任何的松懈。于是我们在内部开展了谁是强者的劳动竞赛,结果被一位名叫李珂运的山东汉子夺得。最多的一天他曾创造了一天制作800多块手工砖坯的记录,为此,我们全体窑工为他致贺。那个时期,我们不是讲的工分拿多少,确实地以奉献的精神来对待每一项工作。下雨时,用塑料布盖在场地上,雨一停马上争分夺秒地展开新的工作,小河涨水了,到不了村屯,就住在已经破旧的地窨子内。在闲时,用拖拉机送来一些白面、油料、盐巴和利用旁边的一小块空地种了点蔬菜,叶菜之类的调味品,全体窑工,就象一家人一样,吃在一起,整体上过得也算是充实、快乐。
  九月初,我们提前完成了整个烧窑任务,总共烧制了四窑达数万块的砖头,不但解决了整个村屯的火炉、火墙的用砖,还用剩余的砖盖起了两幢知青宿舍。在那个年代,用我们的双手,在连队的环境下,盖起知青砖瓦房,在整个沪嘉的创业史中是绝无仅有的。现在温泉屯唯一的砖房小学校就是我们当初建立的知青宿舍。其中有很多砖头是我亲手拓制的,甚至有很多还被我在制作过程中写上中国上海制造及上海知青制造的文字,这就是历史的见证,即使这些字被砌在看不见的地方,但几十年甚至上百年后毁掉,人们也会看到这些文字,从而想起我们这个知青的可泣年代。三十多年后的今天,旧的窑地即使倒坍,那些碎砖乱块也会长期存在,历史将一直延续。
  温泉小学的这幢砖房,是包括作者在内的知青和当地的乡亲们亲手创建的,温泉屯的那两口井也是包括作者在内的知青和当地乡亲们亲手创建的,其中有很多的井挑木都是我亲自参加砍伐和装运的,这就是历史的见证,无愧于当年的时代。我们六连的上海知青,几乎完整无缺地参加了整个温泉屯的开创期,从传来的信息中,我们也知道温泉屯还是老样子,并没有多大的发展,基本上一切如旧。在六连有我的同龄人:张风雨、老拐子、王成喜、姚华新等,笔者不会忘记,并祝他们生活美满。同时也传来信息说,原六连的书记王连财死于出血热等,笔者为此感到揪心。唐万林、巴占林老人现在的生活如何,笔者始终挂念着他们,愿他们健康长寿。真想在适当的时候重见他们一面,了却心愿。
  [第二集待叙]
                                                                                        上海知青 ZL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