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久的回忆--黑龙江嘉荫县插队知青的岁月

知青岁月是激情燃烧的流金岁月,是无法淡漠的生活往事,更是铭心刻骨的历史烙印……

 
 
 

日志

 
 

北地农事(播种)上  

2007-05-28 16:1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跟着拖拉机播种小麦,说一句老实话,给我留下的印象,那实在是人被机器当猴耍的活。
  四月下旬,冰冻的大地将化未化。只有短暂的九十天无霜期可以让麦子成熟,也因为化冻后的大地将会变得泥泞不堪,为了便于机械操作,必须抓紧在这个时机播种麦子。站在田头,放眼望去,漫坡的黑土地在充满暖意的阳光下变得油亮,土的表面仿佛有水渗出来;太阳下山以后,气温急剧下降,到了夜里,冰点以下的气温,化冻的浆土重新冻住,坚硬如铁。在田野背阴的地方,可以看见星星点点的积雪,像脱毛的山羊。
  在去年犁过的田地里,拖拉机拉着松土的圆耙,昼夜作业,周而复始地疏松泥土,为下种作最后的准备。由于多日不下雨雪,大地干旱,履带和圆耙碾压拖曳过处,灰土飞扬,远看就像一团黄尘,在一望无垠的大地上移动,时远时近,来去如云。
  土地耙松平整以后,拖拉机拉上播种机开始播种。
  播种机横向长约四米,两个钢圈轮子在两端支撑着一个扁长的箱子。箱子里面盛满麦种,下面有几十条长长的金属软管,每条软管的前面有圆形的铁铧子在地上开沟。麦种通过这些管子流下去,均匀地撒向浅浅的垄沟里。麦种箱的下面靠后的地方有一排窄窄的踏板,供人站立。我们就站在这块踏板上,添加麦种,疏通孔道,观察墒情。
  拖拉机拉着播种机在田间一圈圈地来回转。地面高低不平,土质软硬不均,播种机就像一只小舢舨在浪尖波谷间似的摇晃颠颇。站在播种机上,人随时可能被颠翻下来,只得一手抓住机器上可以依靠的东西,一手拨拉麦种箱里的麦种,不让管子的出口被土块或麦桔堵住。尽管这样,人还是不时地会被掀下机器。人跌倒在地以后,播种机还在顾自前行,这时候,没有什么可以多想的,只有飞快地爬起来,拼命地追上去,跳上奔跑的机器。在人和机器的接触中,肉体常常会撞得青一块紫一块,但在当时并不会觉得疼痛,只有收工回到宿舍里,洗脸换衣,疲乏地倒在炕上的时候,才会觉得这儿也疼那儿也痛,爬起来凑到油灯下细看,疼痛的地方不是青就是紫。这些淤青要许多天才能退去。
  播种的时候不敢有丝毫的怠慢。播种箱里麦种没了,前面的拖拉机是不会知道的,只顾拉着播种机空跑,这片地里便没有种上,而且再也没有补种的机会。不能出现空箱的情况,眼看着麦种快没有了,必须马上灌满麦种。同样的,如果输送管堵住,既使只堵住一根管子,田里也会少一行麦子。堵住的管子多了,当时看不出来,等麦苗出来,地里就现出原形来,像癞痢头似的青一片黄一片,到秋天亩产量就要大受影响。
  此时,人的一切动作节奏下意识地受制于机械,那种刺激的程度,打个比方,就像在惊涛骇浪中的水手,或者像骑在烈马上的骑手。然而,水手接受的是海水的洗礼,骑手享受着动物的互动,播种机上的我们,不但没有精神上的享受,反而在高度的忙碌和紧张中还要被尘土所包裹。前面有拖拉机履带飞扬起来的土块,下面是播种软管在干土上拖弋后刮起的土面,后面还有顺风裹来的灰尘。土天土地,人被沙土刮得睁不开眼睛,呛得喉咙发痒,仿佛在沙漠里被尘暴裹挟。迫不得已,我们戴上口罩,捂上毛巾,就是缺一副眼镜,一双眼睛眯得像一条缝,可还是逃不了尘土进眼,刺得眼泪出眶。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