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久的回忆--黑龙江嘉荫县插队知青的岁月

知青岁月是激情燃烧的流金岁月,是无法淡漠的生活往事,更是铭心刻骨的历史烙印……

 
 
 

日志

 
 

北地农事(播种)下  

2007-05-28 16:1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运输麦种的马车或者胶轮拖拉机不时驶来,将装满麦种的麻袋包,按大约需要的播种量,毛估估地分成几堆,拉开距离散放在田间,以便于随时添加麦种。为了防止被田鼠偷吃和其他害虫剐害,这些麦种都用六六粉拌过,金黄的麦粒染得红红的,散发着呛鼻的药味,吸进嘴里,喉咙口辣得发毛刺痒。在整个播种过程中,这种气味无处不在,一直弥漫在我们赖以生存的空气中。与漫天的尘土比起来,六六粉似乎更让人难以忍受,但又不得不忍受。所幸的是,整个播种期只有短短的五六天,如果长久做这样的工作,不用多长时间,每个人的肺部会被六六粉染红,人很可能中毒。
  满满一箱麦种快撒完了,这时候站播种机的人就得提前去扛来麻袋,往箱子里加种子。为了加快播种的进度,添加麦种的时候,机车常常不停下来,只是放慢了速度。站在播种机上的人跳下机器,快步跑向麻袋包。麻袋包也是事先就准备好的,每包只灌上半袋,约百把斤重,便于一个人扛起来快跑。麻袋压在肩上已经感到了份量,还要快跑,而脚下却是高低不平的软土,穿的又是高统套鞋。一路走来,嗑嗑拌拌,踉踉跄跄。到了行驶着的机器旁,还要奋力登上踏板,然后将麦种倒入箱子……这一系列过程,需要调动浑身气力,奋力一搏,除了体力,还要意志力,稍有松懈,很可能会累得一屁股坐到地上,再也不想干活了。
  突然,在低洼处,拖拉机陷进了泥潭里,或者播种机被自身拱起的土堆挡住,寸步难行。这时候,所有的人都从车上下来,还没有来得及喘上口气,一齐动手,想办法把陷进泥里的机车弄出来,或者清除播种机前的土堆。这情景犹如打仗,齐心协力,争分夺秒……大多数时间,这样的故障很快会被排除,播种继续进行。偶尔,也会想尽办法却丝毫不见成效,一帮人只得束手无策地呆站着,看着毫无生机的机器,还有那片一眼望不到头的麦田。
  人一旦松了下来,乏累便会遍布全身,心里突然有了一丝暗喜:终于可以息一息了。这是老天在可怜我们,赐于我们的休息时间,让我们喘口气缓缓劲。坐在拖拉机的履带上,静静的,疲劳一下子涌了上来,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了。全身被尘土染成土文物似的每一个人,只是默默地,你看看我,我看看他,相对无言……
  可是,老天的眷怜真的很苛刻。野地里风寒地冻,太阳被铅灰色的阴云所遮挡,气温在零度上下。早春时分,天气冷得常常在零度上下。在播种机上不停地手动脚动跳上跳下,人已经热得浑身是汗了。消停下来不过一刻钟,寒意布满了全身,汗湿的内衣贴着前胸后背,像冰水敷在皮肤上,浑身开始爆起鸡皮疙瘩。大伙只得在原地不停地跳动,增加热量。但肚子又不争气了,饿得咕咕直叫……
  这时候,唯一想到的是,送饭的人快一点来,担子两头挑得是热呼呼的片儿汤和菜包子,快快地把我们的肚子撑饱、撑破,这样就好似过上神仙日子了……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