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久的回忆--黑龙江嘉荫县插队知青的岁月

知青岁月是激情燃烧的流金岁月,是无法淡漠的生活往事,更是铭心刻骨的历史烙印……

 
 
 

日志

 
 

大山深处的福民人家 回忆录 “信号弹”(由于博客网不正常,陆代发)  

2007-04-05 18:3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七十年代初始,大山深处的福民屯。“信号弹”四起“苏修特务”出没,“阶级斗争”激烈。基干民兵持枪通宵值勤巡逻,放哨,去每一户人家查夜,斗争确实到了“最为关键之时”。

三十七年后,我们用现代的科学眼光来看待这些问题,全然是一种笑柄。那种徒劳、完全是当初人们的愚昧和缺泛政治和战略的眼光所形成,是林彪和“四人帮”一伙强加于人们头上的一种政治枷锁。当时,美苏两霸开演了冷战和军备竞赛,天上发射了上百颗人造间谍卫星,国防科学已经发展到了前所未有的尖端,整个世界在他们的眼皮底下一目了然。用派遣特务和信号弹等原始的侦察于手段对离苏边境只有二十多公里的福民屯来进行所谓任何的描绘都是不现实和没有意义的。何况,这里并不是什么战略要地,不驻有一兵一卒。

稍有常识的人都懂,信号弹是用发射枪往上打的,一般能发射到四五百米高,只是在四十年代的常规战争中适用于通讯联络。可我们当初在福民屯的所见所闻都是如同一串火球似的往上腾空而起,一般只有几丈高。就是这种火球,被人们说成是“信号弹”而广为传开,实在是愚昧到了极点,但在那个阶级斗争的年代,明知故里,只能就范,不能错过万一,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已成了人们的一种信仰。不过,那根本不是什么信号弹,是埋在地下的动物或是人类的尸体腐烂后出的磷火。新华字典上解释为:夜间在野地里常见的青色火光是磷化氢遇到空气而发的光,俗称“鬼火”。

六十年代后期,知青未到文革正酬“阶级斗争”异常激烈。据老乡们说,福民屯是西南是刘孔双家,不远就是乱岗坟堆,野外荒地那里经常出现“信号弹”。当时的所谓工作队人员硬说刘孔双是苏修特务,大会斗、小会批,刘孔双一个庄稼人哪受得了那种非人的政治折磨,自感失落无比,上吊自杀,出殡那天,灵枢上还刷上“打倒苏修特务刘孔双”的大标语。刘孔双死后,其妻刘青山的姐姐又与倒插上门的张风雨哥哥张风勇结为夫妻,此乃后话。

无独有偶,屯东北也是“信号弹”的多发地,那天正逢住在屯中心的洪奎生大爷从后山砍柴回家刚过刘文星家就发现了“信号弹”,洪大爷阶级斗争觉悟颇“高”,当场到刘文星家,说是发了“信号弹”要刘文星说清楚,好在当时上海知青陈仲德也在他家,可以证明刘文星确实没有发过什么“信号弹”。此事也就不了了之,要不“苏修特务刘文星又蠢蠢愚动了”这顶帽子会扣在刘文星头上。这是70年冬天发生的真实一幕,后来此事又传到一位场部的负责人那里,说是要“好好地查一查”。实乃空话。

福民屯的西南,东北都是“信号弹”的多发之地,演变为阶级斗争最激烈的场所。三十七年过去,我们应该用科学的眼光看待过去所曾经发生过的一切,还其本来面目,不让悲剧重演,本文的目的就在于此。

 

 

作者:上海知青ZL   于二OO七年清明节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