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久的回忆--黑龙江嘉荫县插队知青的岁月

知青岁月是激情燃烧的流金岁月,是无法淡漠的生活往事,更是铭心刻骨的历史烙印……

 
 
 

日志

 
 

六连初创期的片断记忆  

2007-04-28 11:2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岁月之河匆匆流逝,转眼又到了四月。前几天接陆冠明电,言及“4月20日快到了,写点东西吧”。一时间感到茫茫然,不知从何下笔。
    近日看到“记忆之树”1977年日记,读来如品茗茶,回味良久,感慨万千。——“装满食品的旅行袋”、“公平路码头”、“岸边送别的挥手”、大连、伊春、乌伊岭、陆义、南岔青年……
    多么熟悉的场景,多么熟悉的旅途,多么熟悉的人和事啊。
    回到家赶紧翻箱倒柜,终于在书橱深处找到一叠发了黄的本子。细数下来,竟也有十本之多。这些大大小小,灰尘满面、破损不堪的本子,在几次搬家过程中竟然未被丢弃,不能不说是奇迹。
    打开这些尘封箱底三十余载从未翻阅过的本子,竟有恍若隔世之感。读着这些在漫漫长夜中、在煤油灯微弱的光亮下写就的密密麻麻简单空洞幼稚的文字,不禁心生怀疑:难道这就是当年的我吗?
    不管怎么说,这些青涩的文字是青春的记忆、岁月的留痕,我无法将其抹去。这里选登的几篇是1973年末至1974年春节前的日记,纪录了六连初创时期的生活和当时的心情,以此作为对流逝岁月的纪念吧。
    
    一九七三年
  十一月十日   星期六  雪
  冬天又拉开了她洁白色的帷幕。
  雪,到处都是雪。天空中飘着鹅绒般的雪,屋顶上盖着白糖般的雪,大地铺着宽大的白被单似的雪,一切都显得庄严、肃穆。
  西北风尖利的哨声在发狂的呼啸,天地微怒了,仿佛在向我们抖擞着自己的威风。
  我却向往着原始森林、帐篷、伐木……
  呵,又是一种新生活!
   
    十一月十二日   星期六
    新连队组成了!
    我怀着激动和欣喜的心情祝贺她的诞生!
  (注:“新连队”指六连,人员组成是原四连的部分老乡和上海知青,徐德生任党支部书记兼连长)

    十一月十七日   星期六
   咏  梅
        不恋春房暖,                   昂昂迎风暴,
        偏爱斗冬雹。                   盈盈雪中笑。
        冰雪急催百花谢,               一片丹心向阳放,
        唯有她独傲。                   百花她最俏。
  
  十一月十九日   星期一
  落日在山顶燃烧,夕阳映透了静静的白桦林,鸟儿归窝了,又是一个金色的黄昏。
  我们的“东方红”正在新开的“森林之路”上突进。
  “明天见,我的大山!”
  我喜欢这个群山对峙的地方。春天一到,这将是怎样一个美丽的大花园啊。
  我今创业虽艰苦,来日他人得幸福。我愿意作这里的一个园丁和一撮泥土。
    (注:时值六连筹建阶段,为搭建过冬住的地营子,我们每天乘坐拖拉机山上山下来回跑)
  
  十二月五日   星期四  阴
  今天是我的生命史上的又一新页,拖拉机载着我们向钓鱼台进军了。
  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
  (注:“钓鱼台”系新建六连连址(现名温泉村),位于场部约20里地的山谷中。一条西米干河从山谷间穿过,曾经有垦荒的拖拉机手在河里抓到过鱼,所以俗称“钓鱼台”。1973年的12月25日是我们正式迁徙六连的日子,天气十分寒冷。)
  
  十二月六日   星期五 阴
  新的家乡以她严峻的爱考验着我们。山谷里弥漫着茫茫的雪雾,尖利的西北风呜呜地钻进我们的地营子来。到处是雪,到处是撕扯着的冷风。
  我们开始新生活了。
  新生活没有绚丽的色彩,热烈的鼓乐章,却是整日的忙、忙、无尽的忙……
  在黎明的黑暗中摸索着烧早饭,傍晚又在黑暗中摸着做晚餐,一天又一天呵!
  明天,……
  
   十二月十四日   星期六   晴
  星繁,如点点碎银洒在深蓝的天幕上。群山、树林、雪原都睡着了。
  睡着了,一切都笼罩在无边的黑暗中。
  营房里,炉火正旺,温暖如春。忙碌了一天的我,掌起油灯又开始读书了。
  红玉、肖琼下山了,为春节县里文艺会演,欢天喜地的去了。食堂里真的只留下我一个小女孩了,今后我将在一段相当长的时间里度过这样寂寞然而很安静的生活。
  我喜爱在清静的环境里生活。在这样的时候,我会进行各种各样有趣的幻想和思考,会更理智的检查自己的生活和安排以后的生活。是啊,我毕竟还未能彻底脱离书生气。
  幻想,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我实在不太习惯用理智的刀子去扼杀美丽的幻想。我为什么会有此种感情和要求呢?大概是因为我“有闲”吧?
  什么样的人生才是有价值的呢?
  
  十二月十六日   星期一    晴
  东方微晓,天空已呈鱼肚色。寂寞的山林偶尔传来一两声鸟鸣。一阵轻风过,带走一片树林轻微的喧哗,接着又是静悄悄、静悄悄。
  我挑着水桶到河里去取水,踏着白雪的羊肠小道。
  西米干河冰封得象一条光滑的跑道,两岸拥着杂乱的柳茅子,好似那拼命呼喊加油的观众。冰泉宛如一面大圆镜,映着蓝天、白云。
  是的,新的故乡是秀丽多姿的,这位善良的处女却是真心地爱着我们,我为她陶醉,为她歌唱。
  生活,生活真是奇怪呵。
  
    一九七四年
    一月一日
  我又重读保尔·柯察金的一生。这个具有钢铁一样性格的人的勇敢顽强精神,又一次深深震动了我。
  保尔的一生,是艰难的一生——战争造成的疾伤始终折磨着他。然而这又是充满斗争的一生,钢铁意志战胜任何困难的胜利的一生。在这光辉而短暂的一生中,保尔作了足以耗尽许多人一生的工作。他活着的时候,实现了自己的诺言:将生命和青春都献给了人类最壮丽的事业——共产主义的事业。
  我要向保尔学习什么呢?
  他的献身精神,他始终如一的工作热情,他的坚忍不拔的力量。缺少这些,是不能成为一个钢铁的人的。
  他对待同志也是朴实、平易近人的,他的处世哲学是简单的,因为他的言行无不围着革命的大目标这个轴心走。
  他是一个真正优秀的人!
  向保尔学习,在生活中时时以他为楷模、为镜子,在生活的波峰上百炼成钢!
  
  一月二日
  一天的生活结束了,夜幕遮蔽了一切光亮,又到掌灯时分了。
  有时确实感到生活无味。忙碌、疲劳、寂寞、孤独,这些对我的情绪并不是毫无影响的。我惆怅过,害怕过,悲哀过,要真正抛弃这些情感是不容易的。唉,人生多艰难……
  
  一月三日
  老任回来了,我怀着欣喜和委屈交织的心情欢迎他。在他离开食堂的这段时期中,我的工作没有得到大家的好评,这使我感到难过。
  
  一月六日
  ××、××都是很好的同志,我们彼此之间是亲密无间的。他们经常帮助我工作,为了不使我寂寞,晚饭后的一段时间里他们必要到我这里来聊天。
  我们争论的问题是很多的,也非常之有趣。有一次为了“现象反映本质是否带有偶然性”的问题一直争到十一点钟左右。我是倔犟而善辩的,虽然他们是三个人,我却总是不服。
  末了,他们除了说我哲学概念模糊以外,××还惊奇地对我说:“你真犟呵!”
  唉,犟脾气好吗?
  
    一月十九日
  晨,太阳还未露面,但山脊上已喷出万道金色的霞光。白雾在山脚漫行着。山林寂静,偶尔传来一两声鸟鸣。
  门前一条小路,悄悄的延伸到河边。
  西米干河畔的景色是迷人的,到河边取冰也是有趣的,但我的心情并不愉快。
  为什么呢?
  最近工作较多,我渐渐地开始不学习了。春节将到,人也颇感疏懒,有什么办法呢?
  
  一月二十二日
  年三十了,食堂开始忙碌了。我一边工作,一边寻思着:“红玉为什么还不来呢?她可是说好了中午十二点钟来的呀。”
    朱德发套上爬犁去拉冰,赵一鸣去剁柴火。
  一会儿,朱德发回来了,他笑着对我说:“陈红玉来了。”
  我不相信地盯着他的眼睛,大叫:“骗人!”
  “谁骗你?”
  这时候,从他的肩头出现了红玉被风吹红了的脸,棉帽边上围着一圈白霜。我欢叫着扑上去。呵,好朋友!咱们又在一起了!
  多愉快呵,又在一起了,我又一次感到我们之间是真正亲密的。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