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久的回忆--黑龙江嘉荫县插队知青的岁月

知青岁月是激情燃烧的流金岁月,是无法淡漠的生活往事,更是铭心刻骨的历史烙印……

 
 
 

日志

 
 

修筑沪嘉…卫东路  

2007-04-26 16:2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连串沪嘉的故事,唤起了我在筑路时的往事。那是1972年的初春,我离开二连(四岗)营地,外出筑路。是受场部指令;分段修筑沪嘉到卫东的一段路。我们背着简单的行装,带了些面粉、食盐、土豆和西葫芦干等食物,带领筑路队伍向目标地区挺进。
 因为西米干河阻挡(还没建桥)我们走永安绕道而行,踩在新开辟的蜿蜓曲折的小路上,心中默念着“地上本没有路,路是人走出来的,走的人多了,便成了路”的名言,义无反顾地向前艰难地行进着。我穿着半高帮的跑鞋,爬过永安岗顶,抬头看到的是蔚蓝的天空、雪白的云朵,色彩分外鲜艳;两边成片的白桦树中野莺啼鸣,满山遍野的鞑子香(映山红)象一条的红色地毯,覆盖在满岗峻岭上;布谷鸟清脆的叫声,布谷、布谷、布谷……响彻山谷;远处传来大自然清香。我陶醉在这秀色迷人、充满野味的山岗间,一路上辛苦劳累,随这秀美景色而遗忘。口渴了,干脆就四肢卧地喝上几口牛蹄水(牛走过留下的脚印,盛下天然雨水),就这样地赶了三、四十里山路,在中午时分到达了我们筑路的目的地。
 到达目的地后,我们用略粗的落叶松在半天之内就盖起了我们的临时帐篷,外加伙食房。室内搭起床,这种床顾名思义就是用一根根树条排成的,反正大小树木,应有尽有,天然资源取之不尽,门口有一棵“歪脖子”树,很有诗情画意,没舍得砍她。我们还用土坯垒起了一个大锅台,夜幕降临之时,周周根做的小米粥清香扑鼻而来,当时的情景,和我童年想象的美梦仙境没什么区别。
 正式投入筑路战斗开始了,我们队被分在离卫东3公里处二个山岗间的2公里段,初春的小兴安岭,冰雪融化,万物苏醒,正是筑路的最佳时机,为了抢时间赶任务,我们可称得上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挖土、填平、筑涵洞,大伙儿干得热火朝天。记得有二位老乡,从山东来的,一个叫高玉勇,他斗大的字不认识一个,人长得又高又壮,工作中是名符其实的能手,什么点子都能出,什么困难都有法去克服,在筑路过程中,他是功不可没的,我们知青都很佩服他。然而在他的生活中只需用七个字来概括,也是他简单的人生哲学,那就是:“干活、赚钱、娶媳妇”。(很不幸的是,我们返城后他死于黑瞎子之手)当时的工作的确很艰苦,吃的是土豆汤、卜留克咸菜,每天全靠面饼过日子,偶尔能吃上一顿白菜面条,加上一丁点儿的猪肉,那就是半个月中最大的奢侈了。林子里筑路可不一般。蚊子小咬实在太多了,我们必须全副武装,头上戴着自制的防蚊帽,就是在军帽上缝一条毛巾和一块纱布,遮盖住脖子和脸,戴上长手套,袖子塞进手套里,脚穿长筒靴,裤子塞进袜子里,以防蚊子小咬。尽管精神、物质条件是差了些,然而大伙儿的面貌还可以,除了我、夏德龙、黄志发外清一色剃了光头!周智民,干脆连眉毛也一起剃掉,整个脸象一块肉瘩答,干活,头上汗水直往眼睛里流,这才知道眉毛的重要!乐观的他,在工地上比学着布谷鸟的叫声,唱者“布谷、布谷、光棍好苦、布谷、布谷、衣裳破了没人补”招来我们(清一色男生)一片笑声。到了晚上,我给他们讲故事,关键时候我总要“卖关子”急的陈贤平连忙冲糖水……
 经过大伙齐心协力苦干,用了近一个多月左右时间,一条能开汽车的路象一条彩虹呈现在树林中,我们为之呼唤,成功的喜悦漾溢在每个人的脸上,更重要的是那条用我们辛勤筑成的路,为我们回上海提供了方便,而且永远地留在遥远的小兴安岭的北坡上。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