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久的回忆--黑龙江嘉荫县插队知青的岁月

知青岁月是激情燃烧的流金岁月,是无法淡漠的生活往事,更是铭心刻骨的历史烙印……

 
 
 

日志

 
 

1977年的四月(日记摘抄)  

2007-04-20 15:1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77年4月2日-----4月10日
  近年,在老房子发现了早年的近十本日记,大多是记当年下乡生活的。
4月20日,是我们离开上海去黑龙江38周年的纪念日,在“日记”里摘抄了一节,以志纪念。
  
  1977年4月2日    晴
  今天,又一次离开上海的一天。细算下来是第四次往返的结束,第五次的开始。天特别好。
  早上起来,因行李都已扎好,没什么事可做,就去走了几户人家。午饭以后大批的同志来送行,大家骑车的骑车,坐车的坐车,开向公平路。行李总计是四只(一只是棉衣裤,一只是零碎的吃的东西,一只是带到东北的,一只是给同事们带的)。
  公平路码头依然如旧,六年来没有什么大变化,人挤在码头的外面。大多是送行的人。这个码头专供去大连、青岛和温州的船只使用。
  我们三点进了码头,马上上了船。这是“锦绣河山”四只船中的一只,叫“长山”号。还算比较漂亮。人们在船边相互道别,走的人在船舷边依恋着,直到船启锚,掉转头,离开码头。等码头上的人头已模糊成一片的时候,还能看到无数挥动的手。
  我,志忠,玉宝,虞天云(虞天安的妹妹)和一位山东的吴大爷,很快在船上安顿好了,还遇上了钱金秋和徐菊芳。
  ……
  六时,船出了长江口。天黑了。
  吃饭以后,船上有电影,可惜买不上票。大家玩了一会牌,躺下。但是舱里真闷,现在已经浑身出汗了。
  
  4月3日  晴
  早上醒来,“长山”号已在水天一色、无边无际的黄海中。虽时值四月,然而海上还是很冷的,在船舷上站不一会,强劲的像要把人吹倒的海风,就会把你赶回船舱。由于这是多次在海上乘船了,观景的兴趣也不如以往。这一天就在舱里聊天闲扯中过去了。
  中午,趁大家都休息的时候,借了邻铺一位同志的一本斯诺夫人写的《西行漫记续》,1939年版的老书,大概地浏览了一遍,大约二个多小时。
  明天清晨就到大连,晚上都早早躺下了。
  
  4月4日   晴
  凌晨一点多,人们大多睡醒起来,准备上岸。船已驶进了大连港。引路的航标灯在黑夜里一闪一闪地亮着,一个接一个,格外耀眼。不远处,一片灯火,起先是模糊的一片,逐渐地分明,看得出大船码头和大楼。不一会船泊上了码头。
  我们带的行李都很沉,等搬到出口,浑身湿了。时间是凌晨三时。为了能签上快车票。我和志忠去火车站,其余人留着看行李。没有汽车,只得驱动“11”路。这时,大连整个城市还在沉睡。夜幕下的大连市显得宁静、宽广,干净的大马路,整齐高大的建筑物,加上灯光温情的马路花园,给人一种庄重和富有诗意的好感。从码头到火车站要走四十分钟。
  ……
  天亮的时候,我们把一切基本上安排妥了,行李搬到了火车站,签上了车票。然后,到大连动物园、老虎滩这两个地方走了一趟。人困得很,头重脚轻,但难得来一次,不玩玩是可惜的。
  下午三时,上了火车。车厢里很挤,没有座位的人站着或坐在行李上,堵满了一切空地。人走动的话,先要和地下的人打招呼,才能插下脚去。大概是累了,也可能出汗受了凉。头痛的厉害,想吐。
  ……
  
  4月5日  晴
  早上七点多,到了哈尔滨。虞天云和另外两个女生下了车,她们在这儿转车。我们一直坐到南岔。下午一点,在南岔换上了42次到乌伊岺的火车去伊春。由于晚点二个小时,到伊春已是傍晚六时。陆义在车站接我们。
  晚上,我们就睡在地委的小招待所。在那里遇见周兰中和另外两个上海青年。
  
  4月6日   阴有雪
  一宿睡得很舒服,浑身发出旅途积下的酸疼。
  上午,我们四人在伊春市里转了一圈。虽说是市,然而只有二条街,和我四年前见过的差不多,变化不大。正是化冻的时候,街上显得烂糟糟的,不舒服。季节也是青黄不济,菜蔬很少。不过听说今年这里的春节供应还是不错的,比往年多。
  中午,在小招待所吃包饭,四菜一汤,有肉有豆腐。
  下午,飘起了雪花。在住所翻看《三国演义》。
  明天清晨,志忠要上铁力。大家早睡。
  我睡在陆义处。
  
  4月7日   睛
  在伊春文工团,看陆义他们练功和排练节目。文工团不是平常想象的那样整天玩乐,“舞台一日,三年磨炼”,确是如此。
  晚上,为我们送行,陆义特地自己做了饭和菜。喝了酒。正喝的时候,周德源来。他正在军分区教导队学习。大家谈了好久。
  睡前还打了一个行李。
  
  4月8日   晴
  凌晨四时,我们上了往乌伊岭的火车。
  很快到了汤旺河,送吴大爷下车,他孙子把他接着。我们三人直到乌伊岭下来。这儿查边境居民证,卡得很紧,我由于去年回去得早,没有盖上“验”章,被盘问了好一阵,费了口舌,才算放行。
  下午,志忠和玉宝带着行李,坐送粮的汽车回沪嘉。我因为还要在乌伊岭开个证明,只得明天坐客车走。
  乌伊岭比我们刚来那年阔多了,人口明显增多。晚上在电影院门口一站,这里就像一个闹市。
  宿在浴池。晚饭吃了一大碗饺子。
  
  4月9日   晴转阴有雪
  起早,到汽车站买票。同行的有十连的曹文忠和刘永轩。汽车七时半开出。
  当汽车在公路上飞驶,两边闪过危耸的石磖子和茂密的树林的时候,心里才算比较地安定下来。扣在乌伊岭找不到汽车的话,困上四、五天不算稀奇的。
  车到卫东。我们几个下车。接下去的二十里地全是二条腿的任务。此时,天铅灰色地阴沉下来,飘起了雪花。很快天空就成了迷濛的大纱网。好在刚下雪,地上未曾湿透。三人紧赶,二个小时到了农场。衣服湿了,远望一片皆白。时间已是十二时了。
  在学校志忠处吃了饭。
  晚上,和志忠、永年、玉宝一起,喝了一盅酒。睡在周锡良处。庆幸的是,我们赶在这场大雪之前到了农场。要不然,很有可能被雪阻在乌伊岭。
  
  4月10日   阴
  雪停了。道路烂糟糟的。
  上午走访了一些熟人。场里的人事变化很大。离开几个月,这儿人又多了一些,房也盖了一些,但却少了建场时的生气。听说,去年的收成不妙,今年也够呛的。
  ……
  下午,搭上二连的大罗马车。回到连队。南岔青年们在村口就迎上了。到家了。
  宿舍里没人经管,到处是土灰。晚上只得睡在南岔青年处。
  ……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