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久的回忆--黑龙江嘉荫县插队知青的岁月

知青岁月是激情燃烧的流金岁月,是无法淡漠的生活往事,更是铭心刻骨的历史烙印……

 
 
 

日志

 
 

北地农事(开荒)上  

2007-03-09 14:4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顺着一岗的山沟,朝里深入五六里地,就是一连建点的地方。南面一条溪水常流的谷地,西北背靠漫漫向上延伸的大岗,东面是上百公顷荒坡。荒坡从沼泽地升起,起先是茫茫的衰草,随后是草和灌木的混合地带,慢慢的,随着坡度的上升,出现了连片成块的桦树、松树、柞树和槐树杂生的小树林,还有遍地半人多高的榛棵丛。这个地块就是头年开荒的地方——我们自产口粮的土地。
一本讲人类起源的书《走出非洲》说,大约在五六万年前,人类的祖先分两路走出非洲,开始向地球上的其他大洲迁徙。经过数万年无数代的不停迁移。向北的一路,到高加索山脉后,又分成两支,一支向西去了欧洲,一支则横穿亚洲,通过天山山脉到蒙古,到西伯利亚,在这些人中有的通过北极圈到了北美,有的南下,进入现在中国的北方。还有一路走向海洋,贴着陆地的边缘一直向东,其中的一支后来到了东南亚、中国的南方,以及澳大利亚。
可以想象,那些披树叶和穿兽皮的祖先,站在寒冷的高纬度地带的荒原上,面对的很可能和我们眼前大致相同的景象。他们中的有些人在这片土地上停留下来,盖房、打猎和播种,繁衍后代。几万年来,人类最基本的生存需求没有改变,所不同的是工具在变化。在我们面对这片荒原的时候,除了每人一双手,还有了拖拉机。
为了当年口粮的自给自足,必须抢在六月前把荒坡地开垦成可以播种小麦的田地。四月,冻僵的大地将化未化,冰凌和殘雪成片地停留在褐黄色地表上。两台东方红80履带拖拉机日夜在东面的荒坡上开荒犁地,巨大的轰鸣声响彻荒原。机车的钢铁履带碾压着灌木丛和胳膊粗细的小树杆,滚滚向前,摧枯拉朽势不可挡。坐在拖拉机的驾驶楼里,持续猛烈的震颤和震耳欲聋的响声,整个人似乎处于一种癫狂的状态。透过前面的挡风玻璃,只见眼前所有立着的东西纷纷倒下,被卷入车头底下;回头看身后,并排连在一起的五个犁铧,在机车的牵引下,深深地插入地表进行切割。犁铧所过之处,大地表层的黑泥波浪似翻卷,被切割成无数条状的黑色长垅,在垅与垅之间的缝隙里,隐约可见冻土上点状的冰凌。
拖拉机和犁铧过后,被开垦的土地呈现出一派凌乱的景象:粗细不一的树杆横七竖八,成三四十度角倾倒在地面,像无数箭矢倒插在垅沟里,个别稍大一些的树虽然已经折断,根部仍牢牢地盘踞在地上。
面对这样的情景,拖拉机已无能为力,它可以将树杆压倒、推开,却无法将它们连根铲除,更谈不上把它们清除出去。相反,半倒的树杆对拖拉机作业构成了巨大的威胁:无数斜插的树杆像一支支利剑直指拖拉机的车头,稍有不慎,就有可能捅穿车前的水箱,或者从驾驶楼的门旁和窗前戳进来,直接危及驾驶员的人身安全。再说,倒下的树杆和成簇的榛棵丛纠缠着犁钯,不是扭得犁具变形损伤,就是拱起越来越大的土堆,使得拖拉机寸步难行。
这时候,就要实施人工整理了。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