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久的回忆--黑龙江嘉荫县插队知青的岁月

知青岁月是激情燃烧的流金岁月,是无法淡漠的生活往事,更是铭心刻骨的历史烙印……

 
 
 

日志

 
 

我们的父辈  

2007-12-24 12:5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忆叔叔彭永才
           我将沪嘉人视同自己的亲人,愿籍《永久的回忆》一席之地,寄无尽哀思于浩渺天地。——题记
                      彭守振

  叔叔走了,离去了一年,弟妹们至今还沉浸在痛苦中,足见他对家人的亲情至深。上对起父母,下不负子孙,与老伴相濡以沫共渡人生,力所能及地帮助他人,他便是这样一个好人。正所谓:投身赴疆场虽未捐躯历千劫,抱病事业中最是忠孝重一生。
  听母亲讲,叔叔是替兄参军,老哥三个:老大(伯父彭振东)闯了关东,本该老二(我的父亲)应征,可他刚刚结婚,于是十六岁的叔叔便替兄从军,随大军南下了。在我的记忆中,爷爷后来去过一趟南京六合县,探望当时在那里住防的叔叔,带回一些糖做的大米花。他常常对村人说起六合之行:“骑着部队高头大马逛夫子庙,有警卫保护……”坐骑虽然是同村老伯彭永湘的,却是沾了小儿子永才的光,才得到这份荣耀。
  奶奶去世后,爷爷和我们一起吃饭。那时他已七十多岁,每到年前叔叔便寄钱来家,爷爷一年便能每天吃上一个四两馒头。那时的馒头六分钱一个。他全年抽的烟则是伯父寄来的关东烟。春季里叔叔从南方寄一些面碱,他知道家乡吃地瓜干需要用它来煮。
  母亲病了,她是留守在老家唯一代儿子行孝的媳妇,也是家中的主心骨。那时我们这一辈的都已迁居沪嘉十连。叔叔着急了,从南京寄回一些治疗中风的好药,一定要挽救嫂子。他说嫂子的功劳比哥哥还大。
  父辈们的相聚是亲情的会餐。荣成老家条件并不好,但每次都相聚山东。煮上一锅干饭大家吃,吃到后来不够了,母亲常常会兑上些开水变成米粥,让孩子都能吃上“大米饭”。
  条件虽然艰苦,相聚是快乐的。
  老家东屋墙上贴有《劈山救母》年画,婶子朗朗读着“华山陡,华山峭,玉女峰前圣母庙……”婶子那时留有两条大辩。听母亲讲,婶子家成份高,是六合县书香门第,叫刘广淑。叔叔冒着丢掉公职危险与婶结婚。1967年家人相聚时,堂弟小涛只有二岁,堂妹妹们都讲南京话,她们叫鞋子是“孩子”,叔叔则一口地道的荣成腔。我那时已辍学“文化革命”,晚上便去钓了些鱼来改善生活。叔叔身体不好,那次是躺在火车座椅底下回的老家,途中没少遭人白眼。他本应享受残废军人待遇坐卧铺的,可他偏不那样,怕花公家钱。走一趟真是不易!
  一九七五年,伯父彭振东腿受伤回老家治疗。父辈们又相聚山东,讨论举家迁移东北一事及老屋处理问题。他们都是高姿态:我的母亲仍愿留守老家,尽心侍奉爷爷寿终(那时爷爷已八十多岁了,经不起路途颠簸),小弟小妹相伴母亲爷爷。一家人为了追求生活的美好,不得不做人生的别离。我想这样的做法对小弟小妹伤害极大,因为她们还不谙世事,认为我们都去“享福”了。老屋处置下来的钱,便做了我们的路费和留给爷爷及母亲弟妹的生活费用。
  母亲去世后,我们从炕席底下找出700元,都是从父亲后来邮的生活费中她们省吃简用积蓄下来的。小弟说,这是母亲留给闯关东的哥哥们,一旦在那边过不下去,好回老家盖房用。
  一九九七年冬,亲人们又相聚。母亲不在了,叔叔一家住在表姊妹家。母亲如果健在,叔叔是决不会住到别处的,那怕喝“用筷子抄不起的面条”。亲情会餐不在乎吃什么。那一年的除夕夜,看叔婶伯父母都双双回老家团聚,唯有母亲离我而去,想蟾宫冷冷银河宵寒,不知她能否看到守岁的儿女?愿苍天有灵!
  我悲伤地写下三首悼念母亲的诗:
  
     尘世岁将尽    一碗饺子三支香   生前修得天堂路
     鞭炮请鬼神    瑶池莲台敬老娘   清风轻扬倩影亮 
     不敢点烟火    大年除夕团圆夜   举目遥看星宿座
       恐惊慈母魂     天上人间两茫茫   朝我眨眼是老娘
    
     发表在《永久的回忆》——沪嘉人网站上的《亲情》也是那时所作,酒喝多了,我叫女儿彭燕朗诵。她抑扬顿挫的语调更加重了大家的伤感。伯父已老泪涕零,多亏小堂妹彭玲放起舞曲大家跳舞,才冲淡了悲伤。
     最后一次与叔叔的见面则是在南京。那年胶东正是百年不遇的大雪天气。我和小弟、弟妹、侄儿一行四人,车子挂上防滑链赶到烟台乘火车,坐的是卧铺,享受的是残废军人待遇,小弟出的钱。来匆匆去匆匆。那一年,叔叔的个头已不像先前那样修长,矮了很多,但因了我们的到来,他显得精神灿烂,说话响亮,吃饭总叫端大碗。小弟买了很多海鲜,我则带了一点家乡草莓和祖坟泥土。别的东西叔叔都不感兴趣,唯有家乡泥土他说比什么都珍贵。这便是一个游子对家乡对父母的感恩之心。
     我们中华民族不幸的是前段时期批判孔子,淡漠了孝的作用。西方人有“一个牧师有时抵上一个警署作用”的说法。像我们这样的家庭,父辈晚辈做到了这一点。如果大家都这样,整个中华民族便是和谐社会。叔叔走了,希望弟妹们不要过分悲伤。我们已做到了于心无愧。婶子也不必太伤感,西湖的传说“百年修得同船渡”,婶子是“百年修得留广淑”。
                                                             12月11日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