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久的回忆--黑龙江嘉荫县插队知青的岁月

知青岁月是激情燃烧的流金岁月,是无法淡漠的生活往事,更是铭心刻骨的历史烙印……

 
 
 

日志

 
 

沪嘉十景(之九)黑龙江边(下)  

2006-08-07 14:1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九七七年,我离开沪嘉,去安徽芜湖农村插队。走之前,我再次去了嘉荫,与几个一同来黑龙江的中学同学道别。这一次,去了县造纸厂,乌拉嘎金矿和马连木材厂——这几个工厂好像是为安置知青就业特地开设的,都属草创阶段,除了县造纸厂其它两个地方都还是住帐篷睡通铺,是上海知青的又一次创业。时隔三十年,这些同学大多回了上海,而徐解平和李明华却英年早逝,跟我们天人两隔。
从嘉荫县城上船,顺流而下,行半日到马连。由于是下水,船体轻盈,两边的水车轮子慢悠悠地转动,分不清是轮船自身的动力还是江水在推动。
这一路我见识了黑龙江的壮美和奇丽。乌云至嘉荫这一段江面,地势平缓,两边大多是平原和丘陵,登高远望,可看到两岸纵深很远的地方。然而,嘉荫而下,风景陡变,时而河汊、河湾环绕,时而山峦、奇峰夹峙,山水美景变化莫测令人目不暇接。此地正在中国版图的“鸡冠”和“鸡嘴”之间的皱折里,似乎小兴安岭至此突然止步,踉跄了一下,踩出了一地碎步。
船行途中,江面渐渐变宽,山峦怀抱之中,突现一片湖泊,江中沙渚、小岛星星点点,小岛上草林葱郁。若不是船在江中的主航道行驶,若是阴天,几乎很难辨别东西南北。湖面如镜,波澜不兴,如入仙境,如临异域。在船上远眺江岸,却是茅草、芦苇茂盛,绵延数里,却是江南景色。听说早年这里有鄂伦春人的独林舟出没。估计这段江中,鱼是不会少的。在黑色的江水衬托下,这段风景竟然让人有童话世界的联想。如果这里不是边境重地,人烟罕至,放在江南,又是一处旅游之佳胜。联想冬日冰封之时,这片辽阔的雪原,将会给人带来多少欣喜。
船近马连,山势逐渐逼仄,站在船舷,江边的山体清晰可见。崖壁上的危岩似乎随时都可能倾倒下来;石缝间的小树向江中伸出枝桠,在船上仿佛触手可及。江水冲刷崖脚,波涛声变得响亮起来,在崖壁与江水间回荡。两岸陡崖夹得江面变窄,水随山转,如影随形。此地的江面大约只有上百米宽,冬天冰封以后,估计用不了几分钟便可过江。好在这里山高水险,不是熟悉地形的当地人不可能涉足。
“水车船”就在山缝间的一小片沙滩前停了下来,听了广播才知道,这里就是马连木材厂。下船以后,看不出一点村庄、工厂的影子。勇章在江边接我,跟着他顺着山沟朝林密处走去,才知道木材厂还在谷深处。
将木材厂设在这么一个人烟罕至之处,唯一的可行的说法是,这里江面狭窄,上游春天开江后放排的木头,在此易于集中打捞。原木归拢以后,运入厂内加工成材,再装船运往各地。这也是靠江吃江吧。写此文时看了一下黑龙江地图,却见在木材厂的身后,就是马连林场。嘉荫县在国营林场边上开一个木材厂,显然是因人设事,为解决知青就业而为之。
马连木材厂的几个帐篷在山沟中若隐若显,有人在走动,但没有听到锯木材的声音。幽深,林树杂芜,行数百米,到勇章的帐篷——工厂的食堂。他是食堂的管理员,食堂就是他的家。
在马连的几天里,印象最深的是吃鱼。顿顿是江中的鱼,什么名字叫不上来了,各式鱼大大小小清炖一大脸盆。煮鱼好像不加佐料,只是盐和葱花,清水煮,汤色乳白似牛奶,还未端上桌来,鱼香先将人醉倒。待到吃时,伸筷子夹一段鱼肉,塞进嘴里,鲜味顿时弥漫口腔,精神为之一振。这里的鱼脂白而少刺,肥而不腻,似有入口即化的感觉,而且没有泥腥味。如此佳肴,我以后再也没有吃到过。
在马连唯一可去的地方还是江边。入日晚霞里,坐在江边的巨石上,静静地看江看山。江水苍黑湍急,岸树碧绿如烟,远山隐显若云,人生在这般恒古不变的自然面前,渺小得不值得一提。万般不如意,此时化作一丝轻烟飘散。人也渐渐变成了一块石头,成了江边的一景。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