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久的回忆--黑龙江嘉荫县插队知青的岁月

知青岁月是激情燃烧的流金岁月,是无法淡漠的生活往事,更是铭心刻骨的历史烙印……

 
 
 

日志

 
 

大山深处的福民人家 传奇——刘崇明夫妇  

2006-08-10 17:5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山深处的福民人家  传奇——刘崇明夫妇
   文革前夕,胶东地区荣城县崖西乡,一位姓刘的革命伤残军人带着对生活的深深眷恋,永远地离去了。他的妻子带着他的四个没有独立生活能力的小儿四处奔走,他们必须寻找一个生活中的靠山,一个可以靠泊的港湾。该时,那女子才三十五岁上下,大儿子十三岁,以下分别为九岁、七岁、五岁。她娘家姓李,庄户人家,虽说已是四个孩子的母亲,可风姿不减当年,被人看来还是那样的如花似玉,标标致致,其丰满的体态不时闪烁出让人爱恋的目光。不过在一次的意外事件中被撞掉了两颗门牙,于是又补了两颗镶有金边的牙齿,从此,被外人起了个颇有贬义的生动外号——大金牙,中年丧夫无疑是生活中最大的不幸。
不久,一场轰轰烈烈史无前例的文革浩劫开始了,地处胶东地区荣城县的崖西乡也毫无例外的卷入了这场风波之中。解放前的豪门首富彭家自然首当其冲,彭家老爷子被揪斗游街,关押,最后被惨无人道的被迫害致死,彭家的儿子也未幸免,被人们当作玩物戏弄,最终成了这次运动的专政对象。当时彭家的儿子才二十五岁,解放的时候还不满十岁,谁也不知道这顶“地主”份子的帽子是什么时候被戴上的。 这一切都被刘氏夫人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她不明白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刘氏夫人住在彭家隔壁,对二十五岁的彭家儿子所遭遇的灾难同情的五体投地,他是一个帅小伙,有着极其充分的体力和精力,这样的小伙要是嫁给他,将来一定会有所发展。
   自从老刘出世后,刘氏夫人一直在暗地里偷偷地恋着这们小伙,当时三下五六岁年龄的刘氏夫人,正是水性杨花的季节。过去一位跟着一个大十几岁的残疾老头,如今他实在太需要这份爱了。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他们双双出走了。彭家儿子挑着一幅箩筐,箩筐里分别坐着不满十岁的三儿子、四儿子,刘氏夫人一手挽着小国民,一手拿着一只小包袱,只是带了极其简单的衣物和家什用品,唯有“大儿子”没有跟着离去,留了下来。他们一步一回头,家乡离的越来越远了,这似乎是一段痛苦的选择,他们要去闯关东,过好日子。
   对于刘氏夫人来说,十几年来一直守着一位双腿残疾的男人也确实已尽民自己的责任。彭家儿子为的是逃离政治,逃离专政,逃离不被人尊重丧失人格的苦难和楚痛。刘氏夫人看中的只是帅小伙能带来生活上的幸福,而帅小伙看中的是人格的尊严,虽有很大的差别,但在生活中他们还是走到了一起。
虽然,当地的所谓造反政权一度想把彭氏儿子和刘氏夫人追回,但始终未能如愿。他们唯一能够做一箭双雕的就是扣下他们的户口,不让其名正言顺地走到一起。为了不引起更多的麻烦,他们过起了事实上的婚姻生活,没有花束,没有喜酒,没有人来祝贺,甚至将近二十年没有自己的户口,没有配结的布票、粮票、油票等一系列票证,但他们闯过来了。
   彭氏儿子从此后改性刘,改为李姓女子的婆家性,而小孩子的名字不动。这就是我们知青们到福民屯后所见到的老刘——大名刘崇明。从此后,刘崇明的名字从福民屯传开。而作为刘崇明夫人的李姓女子一直被福民人称作为大金牙。二年以后,大金牙所生的大儿子——小拐子也在别人的帮助下来到了福民屯,小拐子似乎长大了,福民人把他称作为老拐子。因为福民人有大骨节病留传,小孩子走路都一拐一拐的,有好多小拐子,以示区别,所以把大金牙所生的大儿子——大名刘华德的称为老拐子。他的亲生父亲绰号老拐子,爷儿俩同用一个绰号,事实给他们开了个玩笑。
其实,他们的这种事实上的婚姻并不是十分幸福的,只是在当初的那种特殊的环境下,在各自怀不同的目的情况下使他们走到了一起,他们过的只是一种没有法律保障的同居生活。何况刘崇明要比大金牙小将近十岁,大金牙的大儿子老拐子只比刘崇明小一个年轮。他们必须在长期的生活中慢慢磨合,真正的感情,炽烈的爱情欲望似乎有待于他们进一步去开发。刘崇明与大金牙的婚姻一直持续到刘崇明因病去世,持续了三十多年,不过他们俩在结合在一起的那段日子里也确实没有生过一儿半女,谁也解不开他们俩的生活中的真正秘密。
   自从那个叫刘华德绰号老拐子的年青人也来到福民后,与他的生身母亲关系并不好,并在背后指指点点地经常道他妈的不是之处。不过在众人面前他还是认了这个妈。但从来也没有认刘崇明这个事实上的后爹,在公众场合称呼刘崇明为叔。老拐子和刘崇明他们分开过,他一个人住在在村最东头那间破又旧的马架子屋里,自己做饭,自己料理生活,那时他也才18岁,与我们知青是同龄,经常饱一餐,饿一餐的,穿着破烂不堪脏外衣,完全是一个十足的叫花子打扮。他母亲似乎从来不去管他。老拐子虽然在经济上是贫穷不堪,但在精神外表上还是很有魄力的,似乎从他的身上仿佛还能看到他那亲生父亲所拥有的那一份顽强而健康的精神德性。有次“过年,我妈请我吃饺子,我一口气吃了三大碗我不吃白不吃那个屁养的”这就是老拐子对他亲妈在生活中的一种态度。他看不惯他母亲在他爹死后的一切所作所为。他似乎也知道大金牙在闯关东到福民屯后他母亲不光是和刘崇明事实上的婚姻关系,还有别的好多说不清道不明的种种丧失理智的和别的男人间的勾勾搭搭,做出了众所周知的但在当时的福民屯足以让人们震惊的甚至难以启齿的丑事——大金牙名声远扬。
   有一次,不知是为了什么,老拐子和刘崇明发生了矛盾,而且是在一个相对人多的公众场合,刘崇明被老拐子骂得狗血喷头,简直看来是一对冤大头。可刘崇明却默默地忍受着痛苦的熬煎,没有对老拐子进行应的拼击,两眼含着泪水说:“咱们家里的事什么都好说,但家丑不可外扬”。老拐子似乎实在是太不懂事了,还是一个劲地数落着这个不是那个不是。这时老拐子的嫡亲弟弟小国民出场了。
国民理所当然地护着他现在的爹。小国民对抚养他们一家的后爹刘崇明有着深厚的感情,要是没有刘崇明,他们现在的日子,谁也说不上该是咋样。小国民一五一十的哭诉着刘崇明是在如何艰难困苦的条件下,把他们带到福民,并抚育了这个家庭,说的在场的人都为刘崇明而感动,人们同情刘崇明的遭遇,特别使人催人泪下的是当初下了火车到马伊岭后,由于汽车只能到河口,于是刘崇明用箩筐挑着两个不满十岁的孩子——小国民的两个弟弟,还背着一个很大的包袱,领着大金牙,挽着小国民一步一步走了五十多里的山路,来到了福民屯后又进行了一番艰苦的创业,用自己勤劳的双手,并在善良的福民人帮助之下盖起了新房,才有了今天的安顿生活。小国民的一席话使得他哥老拐子变得一付尴尬,不知在什么时候,他悄悄地溜走了。需要在此指出的是当时笔者也在场并完全被小国民深情的叙说而打动,以上很多的事实资料均来自于小国民那次的哭诉。
    七十年代,上海知青来到了福民屯,刘崇明便自然地成了我们知青领头人,当时我们知青对老刘很有好感,至少在我们四连知青中,老刘是我们知青崇敬的对象。他在我们知青中有很高的威信,只要老刘本身站得正,立得直,我们知青可不管那么多乱七八糟没有任何价值意义的所谓立场、观点、方法。虽然我们从别的老乡口中得到了一星半点关于刘崇明的身世。但至少本人只是当作模糊状听之任之。
那时我们知青经常到老刘家玩,老刘待我们知青真是待客如宾,由于老刘爱喝酒,由于老刘爱喝酒,有一次有两位男知青去他家玩,正好撞上了,于是老刘热情相邀,直到一醉方休,结果两位男知青迷迷糊糊地睡在了老刘家里的炕上。有男知青睡在自己的家里,大金牙当然是最高兴不过了。两位男知青在大金牙眼里,如同猎物一般不肯放过。老刘有早起的习惯,早上五点来钟,老刘就拿起家伙去收拾自己的小院去了,小院是他家的自留地,一家人一年四季的蔬菜全靠这一亩三分的自家院子,在此,老刘把这院子处理得井井有条。两位知青,此时正是睡得最香的时段。此时的大金牙不知从哪里来了一股歪脑筋,大金牙吻了两位男知青的脸频,并用手伸进了两位男知青的被窝……。
两位男知青惊醒后,纷纷逃离刘家,回到了知青宿舍。由于时间尚早,知青们大都还睡着,两位男知青一夜未归,有人自然会问,两位男知青对他的密友道出了这一切事情的真相,并告戒密友以后再也不能去老乡家过夜了。
   据可靠人士传来信息说,刘崇明晚年得了脑梗塞,衣食住行全靠大金牙照顾,多亏了大金牙的照料,看来在他们风蚀晚年的时候,还是真正地走到了一起。另据网上信息说,刘崇明在04年的时候已经世了。辛苦了一辈子的刘崇明也实在应该歇一下了,苍天有知,老刘走好。又据说,大金牙在刘崇明去世后又嫁给了一个老头……
   此文所有资料均来自于本人在福民屯时人们的传说,并对传说进行了再整理,难免有错漏之处,望请知情人指正,谢了。同时,我告知那两位密友:“千万不要作出此地无银三百两的事来!”

                                                                           作者:ZL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