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久的回忆--黑龙江嘉荫县插队知青的岁月

知青岁月是激情燃烧的流金岁月,是无法淡漠的生活往事,更是铭心刻骨的历史烙印……

 
 
 

日志

 
 

沪嘉十景(九)上,黑龙江边  

2006-07-27 15:5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九、黑龙江边
还没到沪嘉的时候,总以为要去的那个地方就在黑龙江边上,此前听说的嘉荫县沿江而列,应该是日日可见那条大江的。想不到,亲眼目睹黑龙江,却是在到沪嘉半年以后,八九月份吧?和一帮子知青在县城开“积代会”(知识青年积极分子代表大会?)。
从沪嘉去县城,先要走六十里山路到富饶公社。这不能算正式意义上的路,在山林和草甸间,各种车辙杂乱地铺陈着,泥浆翻滚,树枝横岔。人坐在履带拖拉机后面的爬犁上,要提防不时从爬犁下涌起的泥水和两边戳来的树杆。在干土地上,飞扬的尘土把人喷沫成灰人。这一路,坐拖拉机正常情况下大约要三四个小时,这还没有算上几乎少不了的陷车和各种意外耽误的时间。
过上了小河沿,下坡,拖拉机一个拐弯,便可以看见黑龙江了。远远望去,江水黝黑,水势沉稳,宽阔的江面泛着乌云似的波光。进富饶公社的所在地乌云镇,给人印象最深的是路两旁夹道排列的参天白杨,那些树似乎年年在不停地向天上长,十米、二十米、三十米,不枝不蔓,不偏不移,上下一般粗细似的。参天的白杨是一种标志,只要看到有白杨树这么成群结队耸立着的地方,大概就是有人居住的地方了。
在乌云镇上船,向下三百多里水路,便是嘉荫县城。不得不说一说江上载人的客船,它的推进系统用的不是水下螺旋桨,而是在船的两翼装了两个巨大的像水车结构一样的轮子,一半浸在水里,一半露出水面。柴油机驱动巨轮缓慢而有节奏地旋转,如划桨似的推着客轮向前。这种船称呼它“水车船”最是贴切。后来曾在好莱坞的西部电影里见过它,马上回想起知青时的那一刻,恍若身处十八世纪。
人在船上,观两岸风景,山、树、人、屋缓缓退行,山绿沙清,天深云厚,江风拂面,静寂如画,有出仙入神之感。江水浩瀚湍急,下水的客船顺水顺风轻盈畅快。迎面有上水的客船,则是黑烟冲天如牛喘气,船身颤抖,像伤寒病人打摆子。江对岸是苏联(现称俄罗斯),地广人稀,难见人踪。偶尔,江上漂过老毛子运煤的驳子,船上的水手光着上身在打水,胸前的黑毛清晰可见。寂寞的航行让这些人对客船充满好奇,老远,挥手冲船上打招呼。衣里哇啦,不知道在说什么。客船上的反映却没有他们那样热情,许多人站着,默默地看着煤驳子,看着它远去,直到看不见。
客船从乌云到嘉荫,一路上要停好几个点,好像有常胜、向阳、黄鱼屋子、雪水温等等。枯水季节,江水远离岸边,上船要走长长的跳板。许多人聚在岸上看热闹,高呼小叫,犹如过节一般。在船上的人,需抬头仰望,才能看清岸上。也许,用这种“水车船”与黑龙江江岸的坡度平缓有关,船在靠岸时船底几乎贴在沙滩上,螺旋桨根本无法插入水中。
嘉荫县城,一条丁字路,直线和横线交叉的点上是电影院,“积代会”的大会会场就设在此。我参加过两次“积代会”,会议的内容早已忘了,记忆最深刻的还是吃饭。早饭有大油条和豆浆,中午和晚上是四菜一汤的桌头饭,很亮堂的饭厅,凑满一桌就开饭,没有人在吃饭的时候聊天,因为慢了,好菜就被同桌吃完了。每天就盼望着早点开饭,早饭吃了盼中饭,中饭过了等晚饭。共产主义的好日子。这种吃法,在沪嘉的那些年里从来没有享受过。
傍晚,才是江边最美的时光,云彩变化万千,低低地压在江面,远处山影蜿蜒,脚下江水涌流。三几同道静坐沙岸,身心俱寂,莫名地想流泪,想倾述,想吟唱……
时间在流水中不知不觉逝去,天黑了。黑夜是一块幕布,将眼前的一切遮去,散场的时候到了。大家恋恋不舍地站起来,拍去粘在屁股上的沙粒,带着几许惆怅,一路晃悠,回住地睡觉。

真正细看黑龙江,是在两年以后……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