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久的回忆--黑龙江嘉荫县插队知青的岁月

知青岁月是激情燃烧的流金岁月,是无法淡漠的生活往事,更是铭心刻骨的历史烙印……

 
 
 

日志

 
 

大山深处的福民人家 历史篇——剿匪斗争的战场  

2006-06-01 16:2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若干年前,我在某图书馆借阅了一本由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东北剿匪革命斗争史”。该书用大量的图片及文献资料,以史实为鉴地讲述了东北光复后大汉奸卖国贼谢文东投靠蒋介石的国民政府,被委任为东北地区保安中将司令,结集、收编盘据各地的土匪武装,以新生的人民政权为敌,残害百姓,杀害政府工作队的罪恶行径。该书的最后一章写到了在我强大的人民解放军东野部队合江军区分队把土匪剿灭于当时的乌云县福民地区永安屯的史实。大山深处的福民屯一带成了彻底埋葬土匪头子谢文东及余部的坟场,这一切被真实地记载于“东北剿匪革命斗争史”的史册中。我们为福民这片不朽的黑土地感到骄傲、自豪。
    该书讲到,在我军团队为战斗基数的合力围歼下,土匪司令谢文东纠集了上千人马,从合江地区窜到并一度占领了乌拉嘎,朝阳镇、乌云镇。在这些地方,我军兵力薄弱,人烟稀少。土匪一路烧、杀、抢,几乎所有马匹、牛、猪等牲口全部被抢光,杀光、连鸭、鹅、鸡等都不能幸免,大部份的房屋被烧毁,人民政权中的工作队及群众积极分子被害无数,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受到灾难性的空前大劫,新生的人民政权被颠覆。此事发生在1947年。
    这股土匪虽然残忍,但在我人民解放军剿匪部队的打击下,形如惊弓之鸟,闻风丧胆,抱头鼠窜,魂飞魄散,被歼灭只是时间上的问题。在乌拉嘎,朝阳、乌云等地我军每一次对土匪的剿灭战都是毁灭性的,当初的几千人马大部被歼,最后只剩下二三百人马乌云窜到隆安,福民、永安。妄图沿着刘大崮方面的道路往逊克,黑河方向流窜。隆安、福民、永安一时血雨腥风,成了敌我双方交战的疆场,可幸的是当时隆安、福民已被我军严阵以待,土匪没能进屯内,我军在屯外进行了激烈的阻击战。土匪的迫击炮击中了福民屯的数幢民房,一时浓烟四起,但没有百姓的伤亡。这场阻击战,我军牺牲了很多干部战士,但土匪也付出了上百人被歼的代价。我军虽然在福民外围进行了顽强的阻击,但还是有一股土匪烧过屯南的大草甸子向六里地外的永安屯流窜,并一度占领了永安屯,那里的百姓几乎都逃到了附近的山林深处避难,我军的战斗部队即刻向永安屯所盘锯的土匪进行总攻击,永安屯是最后的屏障,决不能让土匪窜入深山老林,并向逊克、黑河地区流窜,永安屯成了最后埋葬最后一支北满地区土匪武装的战场,其战事之惨烈,可想而知。就在这次战斗之后,永安屯被毁,民房被烧光,只有附近的田地、山林仍然郁郁葱葱,这里的每一寸土地似乎都浸透着那次战斗中光荣牺牲的剿匪烈士们的鲜血。
    永安屯当初存在于七十年代的二连附近,通往刘大崮、逊克方向的道路边上,那个地方成了当初军、匪必争之地,战略地位相当重要。永安屯的田地七十年代被沪嘉一、二连队的知青重新开垦,那荒废的田地相对来说开垦起来并不那样复杂,所以当初一连二连的知青们把大部精力都放在了建点上面,重新开垦田地只是机械的操作过程而已。不久前,在新出版的黑龙江省嘉荫县地图上我又看到了二岗、四岗附近,在原来的位置上又出现了“永安”这个新地名。原先的老永安屯被毁于战火的硝烟中,但愿一个新永安能焕发出勃勃生机。
    这段充满着血与泪的往事,时间过去已将近六十年了,可能连现嘉荫县在位的那些领导同志们都未必知道详情,笔者在此只是着重写了福民屯附近发生的惨烈战事,至于前佛山县城朝阳镇、乌云县旧城乌云镇和乌拉嘎地区的剿匪战斗,由于时过境迁,涉及到历史的真实性,我无意去重点回忆。我的这些资料均来自于“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东北剿匪革命斗争史”一书。该书九十年代中期出版,可惜最近我跑遍了各图书馆、书城、书市、书摊、都没有寻到该书的踪迹。现只能凭自已看后的回忆贡献给广大的网友,战友、同志们。但因期年代久远,可能有错误和遗漏之处,望有人能批评指正。
    谢文东其人:1932——1939年间曾是一代抗日将领,在白山黑水间和马占山、杨靖宇、赵尚志、李兆麟等抗日英烈并肩战斗过,抗击了日本侵略者。1939年在日本人的威逼、利诱、打击下投降了日本人,成了可耻的叛徒,汉奸卖国贼。东北光复后,又投靠了蒋介石的国民政府,被委任为东北保安中将军总司令,最后论为土匪大头目,被我剿匪部队生擒活捉。
    我无意去编造历史,何况如伪造,篡改历史实,那是一种犯罪,我还视到了这一点。发生在福民的这段剿匪斗争史,在整个解放战争史上,实在是沧海一束,但因我们曾在那里生活、工作、战斗过,所以也应该予以重视,这段历史,唯有当时四连支书、连长徐德生同志在一次闲谈中讲起过,只因当时无法考证,只能当作野史记在心里,现在看来这是真的。徐德生同志说过当时他也参加了那次剿匪斗争。
    “不管发生了什么,都已经成为了历史,而历史是不能篡改的”。前国务院总理朱容基同志也曾这么说过。
                                                       四连人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