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久的回忆--黑龙江嘉荫县插队知青的岁月

知青岁月是激情燃烧的流金岁月,是无法淡漠的生活往事,更是铭心刻骨的历史烙印……

 
 
 

日志

 
 

沪嘉十景(七)下  

2006-05-08 11:2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接下去说泥巴。
黑龙江小兴安岭农村,住房基本上都是木拌子垒墙,茅草苫顶的土屋,木头墙的里外,用泥巴糊得严严实实,不漏一丝缝隙。在冬天,零下三四十度,保暖是第一位的。俗话说:针大的缝牛大的风,一旦房间漏气,很快就会成一个冰窖。
下乡头一年,先是住帐篷,接着为自己盖住房。从树林里放倒在直径二十公分左右的树杆(松树、槐树、柞树均可,但不用桦树,因为桦树易朽),拉回来当立柱、横梁和屋脊;砍下胳膊粗细的小杆,用来当檩子、隧子和固定木拌子的横格。立起了四角的柱子,架上横梁和三角屋顶,用木拌子(木头块)垒墙。随后便是糊墙。
在墙上糊泥,在东北叫“甩大泥”。干活的时候,在旁观看来,无疑就是一场儿童的肆意玩耍。
一伙人在初显轮廓的房子边上,就地翻土掘泥制造抹墙的材料。地表一尺左右是黑黄相间的粘土,往下是微白的沙土,翻松泥土以后,再将干草或麦桔铡成二寸长短洒在上面,然后浇上水,用铁锨、钉钯搅拌。为了使泥、沙、水、草均匀粘和,稀稠合适,最后还要赤脚下去反复踩踏,就像在揉一池黄褐色的面团。
接下去,便是甩大泥了。四股岔和铁锨将泥巴运到墙下,糊墙的人双手捧泥,举起来,用力向拌子墙上掷去。“啪”,泥巴贴在了拌子上,借着甩出去的力量,泥巴牢牢巴在拌子与拌子的缝隙间。这时候,不讲究规矩,不需要技术,只要将泥巴甩向墙上空白的地方,甩向你认为需要填充的地方。
啪、啪、啪,泥巴撞到墙上溅起的沫子四处飞扬,粘在了脸上、身上,但没有人会顾忌这些,反而激起了内心深处释放的欲望。一群人放肆地扭动,手舞足蹈,热力奔放。
劳动成了游戏,不但是生存的需要,也满足了娱乐的渴望。
有时候,过度的堆积,泥巴粘力无法承受自身的重量,便成片成片地从墙上掉下来。于是,只得重新来过。
当拌子墙被泥巴盖得严严实实,抹墙的第一步便算完成了。随后,用泥铲或木片,损有余而补不足,将高低不平的墙面抹平……
甩大泥以后,整个人都成了泥猴。那时候,几乎不洗澡,洗一洗脸,剥去头发上干结的泥星子,把粘满泥巴的外衣脱下,就算结束了。晾干的外衣,第二天搓去上面泥巴,再穿上,又可以去盖房子了。
糊得严严实实的墙面,经过一个冬天的热胀冷缩,又会现出纵横交叉的裂隙。所以,每年都要甩大泥抹一遍墙,茅屋的墙便一年年地厚起来,一年年地沉下去……只要房子里住着人,每年抹墙,这样的房子能永远的存在下去,起码在我们这一代。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