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久的回忆--黑龙江嘉荫县插队知青的岁月

知青岁月是激情燃烧的流金岁月,是无法淡漠的生活往事,更是铭心刻骨的历史烙印……

 
 
 

日志

 
 

大山深处的福民人家:自然风情篇——春天放牧图  

2006-05-04 11:3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山深处的福民人家:自然风情篇——春天放牧图

    七十年代的一个初春,寂静的群山退去了银白色的素装,田地已披上寸把高的绿色地毯,小草从草甸子里,林地里间露出了尖角,树木开始返青,曝出了嫩芽,一派郁郁葱葱、万象更新。那时,连长、支部书记徐德生给了我一个美差,通过这个美差,让我体验到了什么是“清情雅志”。同时也领略了“广阔天地”的无奇不有。我的新任务是放牛兼牧马,平时,福民屯的马与牛除了正常的生产作业之外,其余都是散着的,一切任其自然,让马与牛悠然自得寻找食物,不用管理。可到了麦苗返青的时候就不同了,要加强管理,不能让牲口去损害庄稼田地。
   福民屯的牛栏设在粮库西南面,李秋江同志墓地的正东方大约二百米处的山岗上,牛栏里有着百十头大小不等的公牛与母牛。牛栏底下是一片开阔的河谷地,这片草甸子东起伪满时期的惠民屯遗址,西至靠近二连附近的同样是伪满时期的永安屯遗址,东西长约七至八华里,宽约二华里。河谷地中央流淌着发源于永安大岗的福民小河。这片谷地里的大草甸子,水草肥美,是放牧的绝佳之处。我每天早上从马棚里牵出我的坐骑红栅马,然后把闲着的马赶到那片牧场后,再去牛栏放出百十头牛到大草原上,傍晚时再收拢,赶回牛圈、马棚,只要牲口们不去损害庄稼地就算是完成了我的工作。
    春天是大牲口们发情交配生育的大好季节,在我放牛牧马兼之的任务段中,牲口们将度过怀孕和出生期,我有幸目睹了这一美好事物的全过程,当可爱小宝贝生出来时,那种闪灼着纯情和緾绵的母爱,化作一片深情的海洋,它们和春天的太阳一样,温暖着这片热恋的黑土地。闲时,我坐在岗地上,环视着牲口们的活动情景,它们三五成群,散懒地布满了目视中的整个甸子,它们中分别有百十头牛和三四十匹马。有的卧着,有的静立,有的慢慢走动,不论何种状态,皆很悠闲自得,一付和平共处的生态环境,使我的心情格外爽朗,时不时哼着小曲独自欣喜,天底下竟有如此好的美差,让我彻底的放松着心情。
    小牛犊和小马驹接二连三来到世上,牛群和马匹又生活得近似于完美,野鸭与水鸟不时与牲口们作伴,山青水绿的瑞丽之处平添了几份清闲与雅趣。果真,天空中不时扬起片片银光,那是一群鸟展开的翅膀,天空倾斜了,阳光倾斜了,鸟儿们的翅膀倾斜了,鸟儿们转了几圈,突然转向朝着牲口们栖息的地方落下,正沉浸在安闲之中的马和牛显然已经习惯了鸟儿的飞翔和降落,不受任何惊扰,很快鸟儿的叫声就像打破了的生铁,此起彼伏的欢唱起来。这对牲口们没有丝毫影响,它们还是那样悠闲自得地或卧、或站、或走。有些鸟儿竟然胆大包天地跳到牛背上或马身上啄着,象是在消灭它们身上的寄生虫。而那些马或牛以为是在抓痒痒呢。牲口与鸟儿的这种友好相处,完全是它们之间的相互依赖关系,共求生存。
    不过,有时这些牲口们也会有越轨之处,只要一不留神,就会往返青的庄稼里跑,那些个麦苗,豆苗等都是牲口们的美味大餐,引得它们在庄稼地附近留连忘返,需要我随时警惕,有进还把我忙得不亦乐乎,刚把牛赶出去了麦地,那马群却又窜进了豆苗地,确实增添了不少麻烦。好在我平时放牛、牧马时都骑着那匹忠厚、老实、温顺听话的红栅马,一旦我举着鞭子,骑着红栅马跑过去,那些牲口们会赶紧地返回到那片草地里。小牛犊和小马驹整日活蹦跳,淘气的可爱地在牲口间跳来跑去,格外引人爱怜。这些小家伙们有时也会显示出它们的野性,不时打架斗殴,以牛角顶来撞去,以强凌弱,不服管理,但必竟它们还小,只是顽皮的表现,一旦看到鞭子,它们会惧怕地躲开。
    在我放牧期间,各种情况也会不断发生。一次,三只灰狼神秘地出现在牛群周围,它们对着小牛犊虎视眈眈,我骑着马用鞭子赶了多次,那狼始终在附近俊巡。起先我还以为是村里的狗,等我跑近一看,才知道那是,狼耳朵垂下的,尾巴硬硬的。我也顾不上害怕,牧群的安全是我的职责,再说,我骑的马要比狼跑得快许多,狼也见人害怕,狭路相逢,勇者胜。连长徐德生当初曾交待我时说过“放牧,不用怕狼什么的,只要人往牲口中间钻,牲口就是自然的保护屏障”。我按照此方法,骑着马,钻到了大群牲口的中间。那些大牲口们显然还没发觉当前的危机,趁我顾头不顾尾时,那三只狼开始集中攻击一头牛犊,眼看着牛犊就要落入狼口,这时一头色彩斑爛的高大猛威的大公牛,从牛群中突出,它那足有一吨重的身躯,如同一辆重型坦克,那两只牛的触角,好比是炮塔,它低偎着触角对着狼猛顶过去。那狼退却了,暂时的危险解除了。牛群还在那里悠闲地吃草,似乎什么事没发生,简直是不屑一顾。不过狼还在四周窥视着,颇有卷土重来之势,突然间,狼奔跑着又扑向一头牛犊,那牛犊一边急叫着,一边逃入牛群中,在自己母亲的身边徘徊。那狼还在向牛群步步逼近。说时迟,那时快,还是那头领头的大公牛冲在前面,其后跟着百十头福民屯的大小牛们,以排山倒海之势,对着狼群冲过去,这是一幅壮美的奔牛图,似一道美丽的风景线,其波澜壮阔,势如破竹,不可挡之势,“咚咚咚”的啼声很快压过了狼的嗥叫,真个气惯长虹,惊涛拍岸。我在旁边,骑在马背上为之震惊,只感觉大地震颤,草根翻飞,泥土飞溅,那三只狼哪是牛群的对手,只能惊慌地一哄而散,落荒而逃。如慢了,定会在瞬间被牛蹄踏成肉泥。这惊心动魄的一幕活剧足以让我领教一辈子,这就是牛啤气,如同中华民族的气节一样,侵略者一旦入侵,在团结一致的群体面前,势必被淹死在汪洋大海中。而马群因为其机灵的的性格和极快的奔跑速度,使狼等天敌无法接近,也不存在这种险情。
   “我骑着马儿过草原,清清的河水蓝蓝的天”。这一幅幅壮丽的美景,时不是的勾起我对往日的回忆,我爱福民这山、这水、这物、这人、这一切……等小麦抽穗以后,我结束了放牧生涯,牲口们也回到了无人管束的自然状态。它们还是那样团结合群,悠闲自得,繁殖后代,增强种群而悍卫自己的生存空间。
    世上一切生物皆如此,人也是这样,此乃真理也。 

                                    周亮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