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久的回忆--黑龙江嘉荫县插队知青的岁月

知青岁月是激情燃烧的流金岁月,是无法淡漠的生活往事,更是铭心刻骨的历史烙印……

 
 
 

日志

 
 

大山深处的福民人家 叙事篇——国境线上的往事  

2006-02-17 11:5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山深处的福民人家  叙事篇——国境线上的往事

  七十年代的第一个冬天。由于当时的种种原因,福民屯的三四十匹马,由于草料没有备齐,受到饥饿的威胁,眼看着马一天比一天吊骠,消瘦连队支部书记徐德生作出决定,去常家桦树林子买马草。于是乎,在某一天消晨,福民屯的马爬犁及拖拉机的大爬犁纷纷出动,向着一百三十多华里外的桦树林子村去运马草。本人属马,一生下来,似乎就有着与马的不解之缘。平时,福民屯正常出动参加爬犁运输的共六挂,十二马,基本上由“老把式”随风喜领头,他们分别是洪喜臣、刘果生、刘孔太、老任、老拐子驾着爬犁开展正常作业。这次去桦树林子拉草,为了最大限度的多拉快跑,随风喜临时点将找到我,要我和小国民也临时加入到他们的行列。
  我的一挂爬犁由一匹叫“红栅马”的老马驾辕,让另一匹叫“小青”的马拉帮套。据喂马的王清则老人说“红栅马”已经是十几岁的老马了,脾气很温顺,俗话说“老马识途”很容易驾赶。而“小青”则还不到三岁,几乎没有上过驾,平时很淘气。“红栅马”对于“小青”来说早已经是爷爷辈了,要不是临时增加二挂爬犁,这两匹马该是闲着的这“一老一少”也真难为他们了。听了老乡们的话,我不由得对“红栅马”有了进一步的认识,以致于后来加深了感情,从此后,我凡是赶爬犁或执行任务时,我一直用得这匹本该闲着的“红栅马”。 “红栅马”通人气,讲人情,关键时甚至救人命,这是完完全全、真真切切,在此我无意半点伪言之意,要不,我早已成了马蹄下的冤鬼了。早已陪葬在也是与马有关联而光荣牺牲的的李秋江同志旁边了。关于这事在以后的文章篇幅中,我会陆续发表的,此乃后话。
我们八个人一行,浩浩荡荡的十六匹马,驾着八挂马爬犁,一溜烟地顺着“乌云”方向的老路基一路翻山越岭,过村穿巷,马拉着爬犁打着呼哧,马铃叮铛,一跑就是十来里地。看似多么威武雄壮,严然是一支正规运输队的装扮,越过高大陡峭的隆安大岗,在隆安屯正中穿过,拐入密林,翻过一个山包,新安屯的居民似乎在检阅我们这支远道而来的马队。又进入一片河谷地,在山沟低地一路奔驰,轻驾就简,真可谓快马加鞭,在溜光圆滑的雪原上奔驰在山野空旷中,马也赚足了劲头,因为也很少有这样长途奔袭的轻驾机遇。大山的尽头处是河沿村,在村外一里多地是一个足球场大的柠木场,我们在柠木场边上下了黑龙江江道。江面早已封冻,车马任行,这五十里地,我们赶紧赶迫,只用了二个多钟头,俗话道“驾轻就熟嘛。”从河沿村下江道到常家屯又是五十华里,从常家屯到桦树林子三十华里,此时的黑龙江已是冰封干里,咆哮的江水竟然变成一条白色的巨龙,而江上高低不平,层层叠叠的冰排乃是龙的巨翼,无意去欣赏这美好景色,赶路要紧。
  我们在河沿村没作任何停留,说话间我们已经下到了黑龙江的主航道上,我们整整齐齐的一溜八挂爬犁,不久,后面又赶来胜利大队的六挂爬犁,爬犁装着面粉、豆油、粉条、豆饼、香烟等日常用品,他们是到江中心的“白毛岛”的,当时“白毛岛”成立了以生产队为经营点的居民点,并开垦了五十多晌地,种上了庄稼。这为当时中苏争议的“白毛岛”在国家级的“中苏边界谈判”的会议桌上增添了浓厚的一笔。为了我国的领土主权,胜利人作出了贡献。甚至以后出现了一首歌在当地尤为传唱“胜利人围着太阳转。世世代代不变心……”胜利人告诉我们:“白毛岛”是一个位于黑龙江主航道中心线我方一侧的岛屿,而苏联人则说成是他们的领土。于是为了维护主权,上级要求胜利大队组织基干民兵,在岛上开垦荒地,屯垦建点,总共有三十多人七八幢房子,名义是生产队,实际上公社武装部代表当地政府迎接管理,自从我们建点后“老毛子”就不来了,在事实上我们已经控制并掌握了土地的神圣主权。我们与胜利大队的人员并排行进着,互相问侯。我问胜利人:“白毛岛”上有没有上海知青了?他们说:“你们上海人千里遥遥到这里,我们不能让他们冒这个险,何况开江和封江时加起来有两个多月的光景,江上跑冰排,岛上与外界完全隔绝,一切都是封闭的,就是生了病也送不出去啊。其艰难困苦是无法排除的。”说话间,不知不觉过了个把小时,前面就是“白毛岛”,胜利人要和我们分手了。分手时,胜利人给我们讲了去常家屯的路线及老百姓在江上行走的惯例。
  胜利人离开我们登上了“白毛岛”,我们继续在所谓有争议的“白毛岛”,外侧主航道上行进着,还是八挂爬犁,八个人,十六匹马。在宽阔的主航道上,寒风扑面,卷起的雪花又打在脸上格外的难受,我们正向北行,北风正啸,顶着风雪行进,连马的头都偏向一边。人无语,纷纷抵御着这低温的严寒,赖得张嘴,生怕身上的热气从嘴里挥发,不远处,更有争议在的“葡萄岛”又出现在我们的面前,不过,我们思想上早有准备,胜利人已经向我们指出了老百姓在江上行走的惯例。此处的黑龙江象是一轮弯月,又象是人的眼睛,而“葡萄岛”仿佛是人们眼中的一颗明珠,此岛溜圆的象一粒葡萄,因而得名葡萄岛”它只有两个上海体育场那样大的面积,但如同瞪出的眼珠一样,四周低,中间高,是个山地岛,岛上树高林蜜,夏天会引来无数水鸟,无人居住,没有开垦,没有任何人踏上此岛,所以也没有任何雕刻的痕迹,何况又是中苏两国的争议岛。所谓主权未定。正因为是大江成弯月形,我们老百姓行走及夏天的航船都是“葡萄岛”外侧通过,那就是主航道,即为中苏两国分界线,可苏方却硬说葡萄岛”是他们的领土,只准老百姓和民船通过,不准我们军事人员巡逻到葡萄岛”及外侧的主航道上,双方对此有极大的争议,所以我们每走一次葡萄岛”外侧的主航道就意味着捍卫了一次我国的领土主权。根据69年两国总理达成的共识,在争议的地区双方军队脱离接触,因此双方严守协议。而我们老百姓及夏天船队的通行则依然以惯例为主导,所以我们还是无所顾忌地行进在这里的主航道上。我们是老百姓穿的便服,而且没任何武器可言,可能是苏方的了望哨早就看到我们这一行人了。不多时,从苏方的江叉子里开出来四辆巡逻车,第一辆是吉普车,中间两辆重型坦克,最后是一辆四轮装甲车,这次苏方的巡逻车队直冲我们而来。这时,老把式隋凤喜关照我们别理他们,我们该怎么走还怎么走,也不要停留,也不要太快,要不紧不慢,装做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这时我点了一根烟叨在嘴上,一切都无所谓的样子。双方的距离越来越近,最后在主航道上与苏军相会,在交会时,苏方人员停了下来,目视着我们从他们旁边经过,其中有一个可能是军官或是带队的,还拿着帽子向我们挥了挥手,看着我们的空爬犁一笑了之。由于我穿的是黄棉衣、黄棉裤,系了武装带,外面还披着黄军棉大衣,黄军棉帽子,只是没有帽微和红领章有一个士兵以为我也是当兵的,还向我行了个军礼,我给他还了个点头礼。就这样有惊无险地通过了苏方控制的所谓禁区。
  过了“葡萄岛”没多远,就能看见我方的了望哨,我们一行人快马加鞭地向着常家屯方向行进,上了江坎子,跨上了陆地,似有回到祖国大陆家感觉,脑子里一阵轻松,转眼间从福民屯出发,我们行进了一百里地,化了五个多小时,常家的供销社就在江边的第一幢房子,我们在供销社外停住了马匹,整理了一下行装,在供销社的铁炉子边拷了干粮,权作为午餐。就在歇息时,我发觉这里竟然有上海的“牡丹牌”香烟买,于是我买了一条,好久没抽到家乡的烟了,这回如愿似偿,抽着感到特有味道。不多会儿我们又出发了,还有三十里地就到桦树林子了,于是又赶起了爬犁,一路顺风在山谷中奔驰,那马也仿佛跑的更起劲了,一路小跑,三十里地只用了不到两小时就到了目的地。
在桦树林子,我们先把爬犁装满,按照东北的规矩,从来不称份量,装草按爬犁算一爬犁,八十元钱,随便你装多装少,于是乎,我们八个人合作,将草装得严严实实,一个爬犁就象一个山包,堆得少说也有四五米高,四周鼓出,从后面看过去,象蛋形似的, 那里的村民说我们真黑心哪,到时候别拉不动。我们全不顾这些,只是一个劲的用叉子往上装。然后专门有刘孔太和老任两位“长老”负责收紧绳子捆绑住整个爬犁——这哪是爬犁分明是一个大草剁。装完爬犁,我们卸了马,晚上由老拐子小国民负责添料喂马饮水等一切后勤工作。我们歇息了,住在房东的一个老大娘家里,她对我们特别客气。给我们烧小米粥,溜干粮,于是我感觉到这里的民风特别纯朴。
  第二天一早,我们便启程返回了,一切都是原路返回,如此这般,由于是重载,整个路程跑了足足十个小时,这一程,人也累了,马也累了,拉着一个小山包似的草剁,确实也够受的。回程时,只在河沿村歇息了一会儿,然后一鼓足气地返回了福民屯,二天跑了二百六十里地,回到福民屯,已是黄昏时分。过了一天,我们又出发去了桦树林子了。接连着跑了三个来回,拉回了足够的草料,为第二年的生产任务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此文系真实的写照,全为历史、人物、地理、事态的真实叙述。没有任何刻意加工。


                                    周亮
  评论这张
 
阅读(1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