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久的回忆--黑龙江嘉荫县插队知青的岁月

知青岁月是激情燃烧的流金岁月,是无法淡漠的生活往事,更是铭心刻骨的历史烙印……

 
 
 

日志

 
 

大山深处的福民人家 知青篇——深山伐木的乐趣 [原]  

2006-01-26 19:0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山深处的福民人家    知青篇——深山伐木的乐趣
    小兴安岭的冬季,大雪像棉被一样覆盖在高高的山岭上,由下至上一片白茫茫。稍长读诗,又有了“山舞银蛇,原驰蜡象”的壮阔意向。白雪皑皑的山峰,造就了顶天立地的的青松,构成了一幅真切而壮丽的画卷。1972年的11月,我们来到了大砬子伐木场,这里山势高耸,陡峻,其中“守虎山”高达737米。群峰连绵犹如横空出世,浑浑茫茫,端的是大气磅勃,撼人心魄!这里是一片原始森林,人迹罕至,二个人合抱粗,十层楼那么高的青松,被当地人称为鱼磷杆子的长满松果的参天大树,随处可见。这里的大山,遍体皆雪,一派晶莹透亮,茫茫林海间,大风吹过,又像是浪涛奔涌的大海,而凝积的冰雪,便是飞卷着的洁白浪花,多么壮观,好一派北国风光,这又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功,这是大地献给人们的神圣礼物,我们不忍心去破坏它。这片森林,如进行正常的采伐后,必须经过上百年的沧桑巨变才能恢复原貌,但是我们又不能不伐,大地既然把礼物贡献给了我们,我们没有理由拒绝、放弃,何况,这片林子正度过他的更年期,采伐,乃正常的新陈代谢。大自然每时每刻总是在不断变化着,无须杞人忧天。
    我们福民人家,沪嘉农场的四个连队在山坡底下盖好了地营子,加上县工程队的伐木组,共五个作业面,基本上按一字排开,每个作业面分包几个山头,大约有二、三平方公里的面积,整个伐木组,共十五平方公里。我们整个嘉荫县面积有6740平方公里,其百分之八十全被森林覆盖着,大砬子一带是主要的伐木采集点,据说那里的原始林区可采面积达上千平方公里之多,采伐掉十五六个平方公里面积,如同拔掉一根牛毛。这些原始林区之所以能保留,主要是因为运输方面的原因,所以采伐只能选择在冬季大地冰封后。
    我们四连由支部书记徐德生亲自带队,组成伐木工程作业面,按以老带新的常规作业法,又分成若干个作业组,我和一个叫刘孔太的当地人和一个女知青杨治萍三人组合,每个组各占领一片山林,以免发生碰撞。刘孔太把特大号的双人大锯锉得棱牙齿锋,又带上了大斧子上了山。看准了树倒的方向,先在倒向面上用锯拉出五分之二,再反过来在倒向面上方二至三公分处拉出一道口子。一棵树的底部直径少说也有七八十公分粗,特大号的长锯有时候两端只露五个齿,而且有时锯齿上会粘满松油,拉起来还特别费力。不一会儿,人就出汗了,在零下三十多度的冬季,由于工作量大,后来干脆只穿了一件毛线衣和内衣,由于气温极低,毛线衣上染上了一层霜,胡子上、头发上都结成了霜,一点儿都不用打理就成了圣诞老人,一点儿也不觉得冷,还气喘呼呼。令人心惊肉跳的时刻终于快来临了,大树响着“嘎、嘎、嘎”的回声,示意我们快倒下了,这时,我们全然不顾颜面,放开嗓子大喊“顺山倒”一连叫了三四声,这是伐木的规定一则防止有人过来,二则说是为了憾动山神爷让我们一切顺利。在大喊“顺山倒”时,整个山林确实振憾了,山谷里响着无数个回音,无数个“顺山倒”响彻云霄,它惊动了大地,几人合抱粗的,足有十层楼房那样高的大树,如惊雷般地怒吼着,荡气回肠般地轰然倒地,它只能驯服于人类,为人类造福。我们把大树锯成一段段,合理制材也讲究一定的分寸,主要是为了便于运输。女同志杨治萍用斧子打掉树上的枝杈,堆成一堆堆。我们这个作业组干了仅有半个月的工夫就发生了变化,那是由于当地人刘孔太要去聚亲走了。不过就是在这十来天里,我们学会了伐木的基本原理,我又不得不担任起了“锯长”这个“重要的任务”,领导上又把另一位女知青郑伟明同志也分到我们这里,我们还是三个人。而我们三个人全是上海知青,由毛头小伙任“锯长”,带着两个“黄毛丫头”,那时的县林业局“翟科长”说我们“最佳组合的绝配”。在我们三个人的共同努力下,我们绝没有完不成指标任务的情况发生,而且在我们整个连队的作业面上,始终处于中上等状态。那是因为我和杨治萍及郑伟明同志都是有着好胜性极强风格的人。
    其实,伐木并不难,只要看准倒向,按照常规是不会出什么危险的,但有时也有例外,两三棵树纠缠在一起,如这棵倒在了那棵树上,在伐木中的术语叫“摘挂”,需要担大心细,绝对注意安全,预先必须考虑好逃生的方向,打好安全道,这种情况也会经常发生,好在杨治萍和郑伟明两位女同志也不是等闲之辈,关键时刻,心不乱,胆不慌,敢于挺身而上,把危险和胆怯放在一边。“摘挂”,对于伐木来说更有刺激,因为得到的收获往往都是双倍的,每当完成一次“摘挂”,都会感到如释重负,无比高兴。不过,在大砬子,也确实有过一位当地的青年因“摘挂”,而被大树压死的惨剧。在我们四连,也有一位叫“蔡福全”的当地青年因“摘挂”过程中被树上的“吊死鬼”砸到头上面引发了“精神病”。“吊死鬼”为当地土语。意思是树倒下后,有枝杈吊在另一棵树上,一阵风吹过,掉下来,砸上正巧。
    我们在大砬子的山林里迎来了1973年的元旦、春节,虽然物质上亏贬了点,不过也很别具有风味,另叙,东北有句俗语:“好吃不如饺子”大年三十之前,伙食已经作了很大的调整,最大限度的也满足了人们的需求,年三十那天,煤油灯换成了蜡烛,红红的火光,映红了整个地营子,人们有说有笑,喜笑颜开,凡是会点儿文艺的同志,都拿出了自己的好戏。白酒饺子宴,管吃、管醉、还有冻梨、冻柿子、放在凉水中随时化着,别说风凉话,这玩意还真能解酒,兴头上,就象剥鸡蛋似的把四周的冰敲掉,放在嘴里一咬,甜到心口。大块吃肉,大碗盛冻豆腐、猪肉炖粉条、干豆腐炒肉片、管够。林业局的“翟科长”又不知从哪里弄来些锡纸烟每人两盒,给过节的气氛又增加了些侬意。总之,人们都很快乐,都能满足于现实。在深山密林中,我们男女知青住在一个地营子里,只是用帆布隔离了一下,如同一家人一样,圆圆满满,度过了这终身难忘的岁月。“巍巍群山,红日高照,茫茫林海,霞光万道……”熟悉的旋律如今还在耳边回荡。

                                                        

                                                          周亮  完稿于2006年除夕前夜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