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久的回忆--黑龙江嘉荫县插队知青的岁月

知青岁月是激情燃烧的流金岁月,是无法淡漠的生活往事,更是铭心刻骨的历史烙印……

 
 
 

日志

 
 

沪嘉"十景"(四上)  

2005-09-28 15:5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山林中的备战房(上)
三连徐志龙去世的消息传来,我正在“备战房”看木耳营子。
寂静的山谷,一边是陡峭的山崖,一边是渐次延伸的山坡,夹出一条窄窄的L形转弯。转弯的凸面有一片平地,平地上盘距着两排木块砌成的茅屋。听说是当年富饶公社为了备战而建的一个点,但是一直到我们离开,这些房间也没有真正因战争而起用过。只有打草、伐木或路过的人,偶尔在这里住上几天。没人居住的房子会很快地衰败,风吹雨打,墙面上的土日甚一日地在剥落,有的房间的墙角已经坍下去,坐在里面,晚上能看到天上的银河。
山谷里有一条只能听到水声看不到水面的河流,高低不平的草塔头掩盖了河面,只有遁着水声走近河边,才能看到没有河道的山溪,时而平缓时而激越地流淌着。河底的卵石和游鱼清晰可见,河水在跌宕中激起水花和旋涡,动静之间充满了活力和温情。每次去河边打水,在水边的山石上坐下,低头看看河水,抬头看看紧贴着水边的陡崖,可以一待待上半天,物我两忘。
那面陡崖,在我的眼里是笔立的,最缓的坡度大概也只有二三十度吧。崖上只有疏疏落落的小树和绊脚缠腿的榛丛。曾经攀岩上去,沿着崖口的边,一直往河的上游走。极目望去,山势蜿蜒,河谷浩荡,与在崖底下所见另是一番景象。
不知道这条河的名字,应该是有名字的。听说顺着河道往下游走,就是汤旺河。它的上游好像是逊克县。那时候,有的是时间,但没有想到要去走一走。什么事情都是过了这个村没有这个店,人生有时就这么蹉跎了。
离备战房不远的林子里,有一片一连的木耳营子,临近收获的季节,需要每天有人去看看,吓唬吓唬那些想采木耳的人。让我去是老彭头的主意,可能是顾怜我身体虚弱。(经常有人以为老彭头和我过不去,实际上许多事情并不那么简单。几年前,有一个上海干部还就当年我的处境给我写过一封信,有道歉的意思,这让我反而有点过意不去,为了我,他居然内疚了这些年。其实,他没有必要这样做,过去的事宜忘不宜记,特别是不愉快的记忆。)
我刚在备战房安顿好,三连也来了几个人,是来打草的。我和赵祖良就是在那里认识的。在他那里,我借到了一本俄国人写的《论艺术》,作者是谁已经忘了,但那时候却是认认真真地读了下来。我自己手头有一本《反杜林论》。还有几本书,现在记不起来了。在那几天里,我们谈得很投机。后来,他调到二连去了。去二连要路过我们一连,有时候他会上我们的房间里坐坐。他一般不会空手来的,手里总要拿着点吃的东西,比如鸡、罐头,或者水果。可见这是一个看重礼仪的人。
这一天,我刚刚准备进林子,三连打草的那些人也已经扛起了钐刀。屋后的山道上跑下来一个人,不停地挥手让我们停下。那个人来报信,说是徐志龙死了,拖拉机翻车压死的,就在前一天的傍晚(?)。
在我的记忆里,他好像是死在沪嘉农场土地上的第一个知青。
那时候,我们年青,不知道死亡为何物,好像那是非常非常遥远的事,与我们没有关系。但是,我觉得应该去见他最后一面。实际上,我和他只有点头之交。他在三连当连长的时候,因为独立班不去三连留在一连,我和他有过一次交谈,问他哪个连队会去黑龙江边上,结果他也说不清楚。这是一个精力旺盛的小个子,看上去人缘不错。
直到站在徐志龙的遗体面前,我才真切地感到了,死亡是那样的平常,就像一个人的吃喝拉撒。他静静地闭着眼睛,躺在车库油腻的地上,身下是一张干净的炕席,脸色白得如同一张薄纸,嘴唇是紫色的。他的脸上看不出对死亡的恐惧,仿佛只是人生一次短暂的离别。我们太年轻了,年轻得一无所知。
没有哭声,没有啼泣和哭号,事情是如此的突然,让人束手无策。周围的人都在等待,一脸的茫然。不知道他们在等什么。
许多年后,我看到了三连的一盘录像,他们连队知青重回故地的全程记录。上面有徐志龙墓前的一幕,许多人在哭,有一个人甚至趴在了地上,呼天抢地,痛不欲生。这是三十年积淀的结果,太多的人生牵扯,才知道了痛,真心的痛……
沉默了许久以后,我对无语的徐志龙作最后的道别,然后离开,独自回到备战房。我知道,这个人再也见不到了,他将活在每个与他有关的人的记忆里。直到这些人全部离开这个世界,他才会彻底地消失。
那个晚上,下弦月,一勾如镰。
深夜,河里有哗啦啦的响动,那是鱼儿跃出水面的声音。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