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久的回忆--黑龙江嘉荫县插队知青的岁月

知青岁月是激情燃烧的流金岁月,是无法淡漠的生活往事,更是铭心刻骨的历史烙印……

 
 
 

日志

 
 

福民屯的鸡、鹅、狗、马(一)  

2005-09-19 15:0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女厕所前的大公鸡


    最初的帐篷时期结束了,当这些绿色军用帐篷被拆除时,心里多少感到有些失落和伤感。
    一连30多个女生搬进了一间用小杆和泥糊成的较为正规的房子。记的当时一连男生宿舍在福民屯较为中心的地区,而女生宿舍则在屯子边缘,靠近粮库的地方。
    宿舍前是一片空地,上面长满了青青的杂草,杂草间有一条小径,通往用小杆新搭出来的女厕所。厕所对着宿舍的门,约有20米左右的距离。
    有一天,女生中传出一个离奇的消息,说在这条通往厕所的小路上突然出现了一只大公鸡。这是一只非同寻常的鸡,生性好斗且勇猛善战,专门袭击那些正要上厕所和上完厕所出来的女生。有人形容,这只公鸡体形硕大,红冠锦毛,啄人时双目圆瞪,颈间羽毛根根竖起,喉咙里还发出一连串“咯咯咯”的叫声,样子煞是吓人。
    起先大家都不相信:世上哪有这么下流的公鸡?专啄上厕所的女生?
    但不信归不信,“鸡啄人”的事件还是频频发生。
    一天清晨,天蒙蒙亮。人们还在酣睡之中。忽然,从门外传来一声“哎哟妈呀!”的惨烈呼叫。
    我急忙起身张望(当时我睡上铺,且位置正对着门)。只见翠娟披头散发(还未梳洗)、踉踉跄跄地从外面跌进门来。她一面惊惶地回头张望,一面用手揉磋心口,上气不接下气地重复着:“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众人被惊醒,忙问怎么回事。翠娟结结巴巴叙述了她刚刚经历的惊险一幕:
    在去厕所的路上不巧与大公鸡狭路相逢,当它发起进攻时,翠娟奋起反抗,脱下脚上穿的鞋子就打。没想到这只公鸡并不惧怕,且雄风大振,愈战愈勇。只见它怒目冲冠,颈毛耸起,扑扇翅膀,跳将起来,往她身上一阵乱啄。翠娟招架不住,只能落荒而逃。它却不肯善罢甘休,仍在其后紧追不舍。结果厕所没上成,一只鞋也不知去向了。
    大家听后骇然。
    一时间,人人自危,谈“鸡”色变。上厕所亦变成一件难事。没有特殊情况,绝不敢贸然单独前往。
    一天晚上,我们中学的七个女生躺在铺上,讨论如何对付这只“下流”的公鸡的办法。有人主张最好不要正面冲突,尽量避开公鸡活动时间。上厕所前先在屋里观察好“鸡”情,确信没有危险后才出去。但也有人主张不能姑息养奸,必须与之进行坚决的斗争。
    就在大家七嘴八舌争论不休的时候,王颖在一旁开腔了。
    对于种种危言耸听的“恐鸡”论,她似乎并不很以为然。她不紧不慢、柔声细语地说道:
    “我才不怕它呢,如果哪天它敢来啄我,我就请它吃耳光!”
    说完,扬起手掌,极其优雅得在空中左右开弓的这么抡了一下,好像那只可恶的大公鸡真的已经被打败了。
    请鸡吃耳光?这不大可能吧?
    于是有人小心翼翼的问:鸡又没有面孔的,你怎么请它吃耳光呢?
    王颖用眼角瞟了那人一眼,似乎很为此君的无知感到遗憾:
    “鸡眼睛周围不都是面孔吗?!”
    大家先是一怔,几秒钟后,随即爆发出了一阵不可遏止的大笑。
    大家前匍后仰,笑作了一团,笑痛了肚皮,笑出了眼泪。
    是啊是啊,谁说鸡没有面孔的?眼睛周围那不都是面孔吗?我们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