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久的回忆--黑龙江嘉荫县插队知青的岁月

知青岁月是激情燃烧的流金岁月,是无法淡漠的生活往事,更是铭心刻骨的历史烙印……

 
 
 

日志

 
 

初到农场  

2005-09-16 21:5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四天四夜的昼夜兼程并不感到累,旅途的快乐已补偿了一切。途经每个大城市的车站,都受到人们鲜花和锣鼓的夹道欢迎,光荣感、使命感油然而升。
    愈往北走,景色愈见萧瑟。某天,列车停在一个小站,白色站牌上写的是“伊春”两字。这个曾在地图上见过的地名,使人联想起寂静的山林、树梢的鸟窝、还有林深处简陋的小木屋。
    第五天的早晨,列车终于在铁路尽头一个荒凉的小站上停了下来。那就是乌伊岭。
    之所以说是铁路尽头,是因为乌伊岭站牌上指示前方站的标识为空白。
    乌伊岭是终点站。
    后来听说有个同学到乌伊岭后坚决不肯下车,要求原车返回上海。大家费了好大劲才把他弄下来。这个同学到农场后曾好过一段时间,但后来还是不行,不吃不喝,病的不成样子,最后被病退送回了上海。

                                            二

    从乌伊岭到卫东农场我们乘的是敞蓬卡车。
    四月的北方,积雪还未化尽。奔腾不息的汤旺河水流湍急。浮游的冰块顺流而下,撞在黑色的岩石上,发出震耳的轰鸣,景象蔚为壮观。公路边、山坡上,到处可见参天的松树和未长新叶的白桦。当时觉得好生奇怪,上海只在树身上刷白色石灰,这里怎么连树梢上都刷成白色呢?
    到卫东农场已近黄昏。深蓝色的天空下,一片广阔无垠的黑土地展现在眼前。
    夕阳尽情挥洒着金色的余晖,一排排整齐的垄沟从脚下延伸望不到尽头,远处,一台红色的“东方红”拖拉机正在辛勤地耕作。
    这就是向往已久的北大荒的黑土地!
    她静静的躺在那里,那样的辽阔广大,那样的深厚醇美。我久久伫立,感到了深深的震撼,激动的不能呼吸。

                                            三

    卫东到农场还有18里路,有消息传来说行李可以装车,人却必须步行。为减轻负担,我把随身携带的半导体收音机放进了旅行袋。
    天色渐暗。面对卡车上卸下的一大堆行李和吵吵嚷嚷、秩序混乱的队伍,宋少平表现出了一贯的领袖素质和大将风度。他果断地决定:将我们中学10个人的行李袋用绳子栓在一起,以免在运输途中丢失。
    行李很快被拴好了。可问题又来了:怎么搬动它呢?它既不是一个整体,也不是分散的个体,而是用一根细绳联结起来的独立联合体。要搬动这样一个庞然大物谈何容易?
    没有别的办法,还是大家一起抬吧。
    大家各执绳索一端,一起用力抬起这个庞然大物,艰难地向拖拉机方向移动。这时,红玉忽然想起手电筒 在旅行袋里忘了拿出来。于是她一面大声嚷嚷,一面迅速跳到张艺兵面前,使劲儿拽他手中的绳索想把它解开。
    张艺兵平时性格温和,不爱多说话,是出了名的“烂好人”。此刻却一反常态。只见他涨红了脸,瞪圆了那双玻璃镜片后面的眼睛,提高嗓门厉声说道:
    “你怎么那么烦?一路上都是你的声音,一会儿要这样,一会儿又要那样!”
    这一吼着实把大家吓了一跳,随后便是一片寂然。
    最终,拴在一起的行李还是被解开了,旅行袋被分别扔到了满是泥浆的拖拉机爬犁上。红玉突然哭了,说看见一个人把“老万”的旅行袋重重的摔了一下,里面的半导体收音机肯定摔坏了。我赶紧安慰说已经采取了预防措施,不要紧的。
    我知道,那不过是她对严酷现实感到恐惧的一个借口。是啊,面对即将来临的黑夜和崎岖坎坷的前路,每个人的心中都感到了一丝隐隐的不安和莫名的恐惧。

                                              四

    苍茫暮色中,队伍向最后的目的地进发。
    首先迎接我们的是一片沼泽。记的在小学课本上读到过,那是红军长征时曾经走过的路。后来听老乡说那叫“塔头甸子”。我们象走跳棋那样,从一个塔头甸跳到另一个塔头甸,一不小心没踩稳掉进水里,冰凉的草甸子水就象刀子一样刺得脚底发麻。
    夜幕降临,没有月亮,也不见星星。天非常非常得黑,黑得伸手不见五指。队伍在黑暗中蜿蜒前行。点点手电光象萤火虫游动。
    不知这样走了多长时间,前方突然出现了一个燃烧的火把,有消息说前来接应我们的人到了。就在一霎那间,我们同时发现不远山坳处有一大片如星星般闪烁的灯光!疲惫的队伍顿时士气大振:“农场到啦!”“光明就在前面!”“我们胜利啦!”

                                            五

    到农场已是晚上八点以后,60几个女生被安排在一个帐篷内。许多女生一倒在干草铺成的铺上就哭开了。一开始是几个人,后来不断有人加入,最后变成了集体的大合唱。哭声连成了一片。
    我惦记着旅行袋里的收音机,忙着解开检查。哇,还好,没坏!迫不及待的打开,电波中传来了我国第一颗人造卫星上天的消息。
    就这样,我国第一颗人造卫星遨游太空时奏响的“东方红”乐曲,陪伴我度过了北大荒的第一夜。
    那天是1970年4月24日,正好是我十六周岁的生日。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