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久的回忆--黑龙江嘉荫县插队知青的岁月

知青岁月是激情燃烧的流金岁月,是无法淡漠的生活往事,更是铭心刻骨的历史烙印……

 
 
 

日志

 
 

沪嘉十景(五下)  

2005-12-01 16:2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冬之冰,夏之水 (下)
到了夏天,一切都改变了。
那一年,我和张老板(张国强)进入这个山谷,大概是要从这里去备战房。这条路很少有人走,或者说根本没有路。我们认准了方向,便一头兴致勃勃地撞过去。由于在秋冬季节走过,所以觉得不会有问题。结果,险些酿成一场大祸。
天气晴好。夏天的太阳当头照着,身上有点热痒痒,但走到山背阴的地方,却是凉凉的,感觉很爽快。中午时分还没有小咬。那条浅浅的溪流蛇行在草甸子和柳树丛间,时隐时显。走过河边时,能看见平缓的水流,还有漂浮的水草、发白的石头和游动的鱼儿。途中,我们还停下来在溪水里洗了洗手,然后坐下来,吃着一路上采摘到的嘟柿。
张老板说:“我们下去游游泳吧。”
在乡下的那些年里,我们几乎没有洗澡,最多只是用热水擦擦身体。夏天到河水里泡一泡,的确是一件令人舒服的事情。
问题是,溪水太浅了,走进水里,较深的地方也只有到大腿处,除了将身体埋进去,或者往身上泼水,根本就不可能在水里划动手脚。更要命的是,水温太低,在水里站上着不动,不用多少时间,人就觉得像吃了几十根棒冰似的。
游泳只能作罢。休息过后,继续朝前走。这时候,我们发现好像走错了路。天突然暗下来,太阳被乌云遮蔽。云层还在不停地增厚,空气中充满了水汽。没有了太阳,东南西北无法分辨。放眼四周的山壁,几乎都是差不多的样子。由于是由着性子直走的,没有路,连来时的脚印也难以寻觅。朝前朝后都是路,又都不能确定是不是正确的路。
没有方法,只好顺着溪水流动的方向走。既然这条溪流是流向备战房前的那条西米干河的,跟着它走应该没有问题。于是,我们打起精神,在河道里向前走。河道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好走。有的地方水浅沙平,走起来顺当;有的地方则是柳丛藤萝纠缠,水就是底下流过,人根本无法穿行,只能绕着圈子走。心烦意乱,感觉就像热锅上的蚂蚁。
乌云越聚越厚,天色黑得像晚上。起风了,呼啸着在山谷里打转,周围的山崖变得面貌可憎。雨点下来了,一粒粒像黄豆大小,砸在身上和四周。渐渐的,雨点密集起来。我们两个人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干的地方。风挟着雨,一阵紧一阵从天上浇下来。山谷里,水雾弥漫,白茫茫的水汽像烟幕似的漂浮,目所能及仅有十几米以内的东西。气温骤降,湿透的衣服贴在身上,像冰敷似的。
在短短的十几分钟里,溪水汹涌暴涨,泛着泡沫,从树丛草棵里升起来,变成了大河。更令人吃惊的是,我们发现自己被两条河流夹在了中间,而且两条河的流向是相反的。哪一条河才是我们可以信赖的?
雨水越来越大,河水越涨越高,整个山谷成了一片泽国。
没有办法,绝望中我们决定游过河,到山崖边上的高地避一避。两个人先后扑进水里,这时候的河水已经没过头顶了,拼命在水里划动四肢,终于渡过了一条河。
我们踏上河岸,刚刚想歇一口气,突然发现,眼前还有一条河。这时候我们傻眼了。没有办法,再游过去。想不到,前面又是一条河。我们已经筋疲力尽了,人冻得缩成了一团,牙齿发抖咯咯作响。昏天黑地里,雨还在不停地下,河水还在涨。可是,出路在哪里,一点也看不清楚。
这种绝望至今回想起来,还是毛骨悚然。
这时候,我们才发觉,判断出了问题。并没有所谓的几条河,还是原来的溪流,只是河道在山谷里七弯八绕,转了好几个圈,平时被地表的植被遮掩着,大水一涨就显出了本来的面貌。
我们决定不走了,就在原地找了个有树的地方坐了下来。
太冷了,把衣服脱下来,拧干,再穿上去,还是冷。
如果这场雨一直下下去,河水再一个劲地涨上来,天一黑,我们不被淹死,也有可能被冻僵。
幸好,雨渐渐停了,天色一点点亮起来。很快,乌云散开,露出了蓝天……
我们逃过了一劫。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